「我冰冷僵硬的緊握著,求他留下;我點亮船舶燈火,求他留下。
 他必須離開,我對抗他,如對抗曙光;海浪襲來,偷走了他,將他帶往戰場。」

 Begged him to stay, in my cold wooden grip
 Begged him to stay, by the light of my ship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身為眾多網球人口與電影成癮者之一,毫無疑問相當期待《勝負反手拍 Battle of the Sexes》,劃時代的兩性平權議題加上美國網球場上的廝殺,光從消息釋出、聽聞主題就勾起非常濃厚的興趣,而且又是由新科影后 Emma Stone 與 Steve Carell 打對台,沒想到看完之後竟然無法喜歡,觀賞的整個過程從節奏到比賽都有些失去耐心,但最滿足的還是的兩位主角精湛詮釋與演技了。

這是一部運動主題的電影,卻沒有呈現出比賽場上的情緒激昂;這是一部傳記改編的電影,卻少了刻劃主角如何克服困難與心魔;這是一部探討兩性議題的電影,卻在題旨上只是保守帶過蜻蜓點水;然而花上非常大的篇幅敘述性向,也就是 Billie Jean King 與女造型師的戀情,除了 Bobby Riggs 角色形象鮮明以外,有點難以對其他人物的性格產生共鳴,缺乏運動電影熱血沸騰的張力,在球場上打球比重更是少得令人失望。

其實不知道該以什麼心態看待《勝負反手拍》,也不太明白導演想傳達的主旨,人物傳記應當強調心境轉折,運動電影應以打球為重,愛情故事則需引發共鳴,兩性平權則應深度闡述,但似乎所有元素都輕描淡寫。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這麼想了解他的死,但你有多了解他的人生?」

  ─ ─《梵谷:星夜之謎 Loving Vincent》

能突破現今日新月異的科技之下,所帶來五花八門觀影體驗的作品少之又少,而《梵谷:星夜之謎》就是集眾人之力一筆一劃悉心繪製而成油畫動畫,在經典中尋求突破,從筆觸體現藝術生命的美麗奇蹟,如果你熱愛藝術,如果你曾被「星夜」感動,這部電影將會告訴你有多麽的與眾不同。

一般人對舉世不可多得的荷蘭畫家 Vincent van Gogh 所知有限,印象中認為他是天才、是瘋子、精神異常、情緒不穩、妄想自殘,最終走上自我毀滅一途,從 28 歲左右才開始繪畫,37 歲就終結了戲劇性的一生,生前只賣出過一張畫作,卻在這十年間畫出超過兩千幅的作品,世人卻從未真正理解他孤獨的內心世界與背負的掙扎苦痛,為了走上藝術家一途勢必得付出昂貴龐大的代價。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們總畏懼自己無法理解的事物,輿論躍升成為公審,離經叛道的下場便是面臨千夫所指,悖離常規的後果便是落的天地不容,但可曾思考過,何謂「正常」、我們「正常」嗎?

大家常說天才與瘋子只有一線之隔,普通人如你我無法跳脫框架,但偉大的創造與突破則需要與眾不同的思考模式和靈感來源,無論是梵谷、圖靈、沃爾夫、沙林傑、達文西、米開朗基羅無數個創下偉大貢獻與作品的發明家、文學家和藝術家幾乎逃不出敏感、神經質與反社會傾向,一手發名部分測謊機、孕育神力女超人的William Moulton Marston 也是與眾不同。

《神力女超人的秘密》講述真實的傳記故事,哈佛心理學教授和發明家的William Moulton Marston,其太太 Elizabeth Holloway 是一位律師也是心理學家,兩人的伴侶 Olive Byrne 則來自於風靡於當時社會、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女權世家,家族成員不僅倡導女子節育,更鑽研性學和宣揚身體自主權等議題。在這樣兩個能幹傑出的女性陪伴之下,神力女超人便以此二位重疊結合的影子為雛形,在遭逢二戰的 1940 年代,如何在一個引人側目的多元家庭背景之下,讓全新女英雄誕生於沙文主義制霸全球時期的過程。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從來不認為《銀翼殺手 2049》是引領時尚潮流的電影,只是為Denis Villeneuve 所打造陰暗潮濕、悲慘淒涼而飽受汙染的世界設計服裝,我必須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加入任何太過誇張與前衛的元素,因為對故事本身毫無幫助,不會有任何超級英雄的盔甲裝備,因為這個世界必須非常真實,而每個人物也必須合乎常理。」

  ─ ─《銀翼殺手 2049》服裝設計師 Renée April

雷利史考特 1982 年的《銀翼殺手》一直被視為影史上最成功也最經典的科幻傑作之一,在文化上、歷史上或美學上都具重要意義,而這部電影不只開啟後世許多相關作品的先河,也在時尚圈與名設計師之間掀起一波難以抗拒的前衛風格和潮流。

被封為時尚頑童的前愛瑪仕設計總監,法國高級時裝大師 Jean Paul Gaultier 公開承認《銀翼殺手》豐富多元而神祕的氣息是他在著手《第五元素》服裝時最好的模範。在兩年內讓義大利品牌 Moschino 獲得重生的創意總監 Jeremy Scott 也表示,在看完《銀翼殺手》後自己已經不是過去的自己了,接著,龐克教母 Vivienne Westwood 與英國鬼才設計師 Alexander McQueen 都曾設計出與電影角色穿著不謀而和的類似調性作品。而在相隔 35 年後的續集《銀翼殺手 2049》,則被認為有可能成為今年最佳服裝設計的電影之一。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論如何,我總是會想像,有那麼一群小孩子在一大片麥田裡玩遊戲。成千上萬個小孩子,附近沒有一個人 —— 沒有一個大人,我是說 —— 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帳懸崖邊。我的職務是在那裡守備,要是有哪個孩子往懸崖邊跑來,我就把他捉 —— 我是說孩子們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往哪裡跑,我得從什麼地方出來,把他們捉住。我從早到晚就做這件事,我只想當個麥田裡的守望者。」

Anyway, I keep picturing all these little kids playing some game in this big field of rye and all. Thousands of little kids, and nobody's around - nobody big, I mean - except me. And I'm standing on the edge of some crazy cliff. What I have to do, I have to catch everybody if they start to go over the cliff - I mean if they're running and they don't look where they're going I have to come out from somewhere and catch them. That's all I do all day. I'd just be the catcher in the rye and all.

  ─ ─《麥田捕手》J.D. Salinger

以前讀沙林傑筆下充滿憤怒的 Holden Caulfield,能夠理解這些大人世界裡虛偽的惺惺作態有多麼令人反感,但有些也是青春期純粹對一切現狀沒由來的不滿、批判、躁動和呻吟,曾經我們都對世界深感不耐嗤之以鼻,痛恨週遭的人把自己視為孩子,然而總是無力反抗,渴望做些驚人之舉卻提不起膽量,期待證明自己卻總臨陣退縮。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時候,為了愛,你必須成為陌生人。」

Sometimes to love someone, you got to be a stranger.

  ─ ─《銀翼殺手 2049 Blade Runner 2049》

原來真的有一部科幻電影可以像首來自未來的詩一般美到令人屏氣凝神、難以置信,這個高科技的世界裡孤寂荒涼而殘敗,卻在虛實交錯真假縱橫之間帶來疏離凜冽的淒美。這依然是充滿種族歧視的環境,但卻是人類與複製人的階級,這依然是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但卻是企業與貧民的鬥爭。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社會後你就會知道,成功是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大家都在同一個起跑點,只是你用跑的,別人用開車的。」

  ─ ─《大佛普拉斯 The Great Buddha +》

沒有想幫這部國片造神,也沒有意圖跟風討好,要論不完美的缺點當然存在,不喜歡的地方更無需刻意忽略。但個人不覺得黑白比較遜色,也不覺得命案比起《目擊者》無聊,不是每一道菜都需要五花八門的調味料才能突顯美味,也不是每一部電影都需要灑狗血和裝神弄鬼才稱作有娛樂效果,最厲害的講者是有十成功力展現六成的人,最美味的菜餚是突顯食物原味的料理方式,而真正出色的電影則會留下餘韻給觀眾帶出影聽細細品味,這更是體現藝術一種方式。

整部電影通篇圍繞「荒謬」二字,帶著台灣特殊的鄉土風情,戲謔諷刺地打破第四牆,將紀錄片的拍攝手法帶入其中,在幾乎都是黑白的鏡頭下綻放出一種由情入景的藝術美感,以強烈的黑色喜劇呈現社會邊緣的小人物悲劇,自嘲調侃背後顯現的盡是底層社會的淒涼與悲哀。就像之前所說,台灣有沒有文化或國際觀,取決於我們看待自己和世界的方式,從頭到尾使用台語或許草根味很重,但論格局大小或議題深度卻是完全兩回事,如果想看與以往不一樣的台灣電影,請別錯過《大佛普拉斯》。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很想告訴你一切都會慢慢好轉,但其實並不會,最好的安撫方式就是讓你自己習慣傷痛。我曾經去參加一個治療團體,別問我為什麼,因為真的太痛了,只想找到一個方法化解這些哀傷,有一次結束後講師坐在旁邊跟我說:

『我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壞消息是你永遠無法走出傷痛,永遠,你女兒已經離開了,沒有人能取代她在你心中的位置。但好消息是,當你開始接受事實、習慣折磨並適應傷痛時,將能在腦海裡喚回她曾帶來的所有愛與喜悅。而現在你還無法做到這一點,對吧?但當你拒絕接受事實,將一點一滴奪走這些珍貴回憶。』

如果你逃避痛苦,那你對你女兒僅存的記憶也會慢慢消失,每一個瞬間,從她所踏出的第一步到她所展現的最後一個笑容,你都會一並抹煞,接受痛苦吧,這是唯一能讓她繼續留在你身邊的方法。」

  ─ ─《極地追擊 Wind River》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能想像觀眾會問我為何帶來這麼黑暗的電影,因為《噩夢輓歌》的原作者 Hubert Selby Jr. 曾告訴過我,凝視著我們內心最黑暗的部分就能找到光明。」

I imagine people may ask why the film has such a dark vision. Hubert Selby Jr., the author of Requiem for a Dream, taught me that through staring into the darkest parts of ourselves is where we find the light.

  ─ ─《母親!Mother!導演 Darren Aronofsky

這部電影,引發了很多爭議,充斥無所不在的聖經隱喻,挑戰道德底線的情節敘事,都造成相當兩極的反應和評價。其實看完之後回頭思考,或多或少能稍微體會導演的動機與目的,一個全然黑暗的故事,一部需要消化情緒的作品,給觀眾的是精神上的絕望與衝擊。其實也可以明白教徒與許多人不能接受的原因,但以我個人而言,雖然看過一次已足矣,卻令人打從心底深深讚嘆,以聖經結合人類物種的寓言式故事情節全然是巧奪天工的精雕細琢。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