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打她,沒這回事,胡扯,我沒打她,我沒有,(把水瓶丟到地上),喔嗨,馬克。」

I did not hit her. It's not true. It's bullshit! I did not hit her. I did not. (throws water bottle on the ground). Oh, hi Mark.

  ─ ─ 《大災難家 The Disaster Artist

從成癮般的大笑、重複不停按下播放預告開始,很少有獎片可以讓人如此開懷又抒壓,《大災難家》神還原讓人在捧腹大笑之餘也徹底五體投地,矛盾突兀、違和極致到無以復加的 2003 年影史爛片《房間 The Room》歪打正著的憑著口耳相傳搖身變為另類神作,當今的頂尖導演一字排開也沒人能拍出這種電影,然而這樣災難瘋狂的拍攝過程卻在今年成就了一部精彩幽默的改編傳記,簡單直線又諷刺討喜,實在是令人拍案叫絕。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年經歷了一陣子文學改編電影的低潮時期,多部都雷聲大雨點小,甚至被到體無完膚慘不忍睹,而今年才開始半個多月,就觀賞兩部非常出色的改編電影,一部莫屬今年奧斯卡熱門《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而另一部就是 2013 年榮獲法國文壇最重要的龔古爾 Prix Goncourt 文學獎的同名改編作品《天上再見 Au Revoir Là-Haut》,出自於法國當代犯罪小說大師皮耶勒梅特 Pierre Lemaitre 之手。

去年翻開書本後那週都死活抱著不肯放下,小說相當符合個人的閱讀喜好,終於盼到了金馬開出佳評的電影正式在院線上映,演而優則導的 Albert Dupontel 在既有架構之外,綻放出另外一種不同於文字本質的衝突畫面,在紙上的繁花之中再生視覺的繁花,在幻想的夢境的之上再現真實的夢境。

猶如席慕蓉筆下宛如煙火的頃刻,在生命的狂喜與刺痛之間,在世界的荒謬和瘋狂之間,在人性的愛恨和殘酷之間,呢喃著天上再見。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時候,老天總能狡猾的發現我們的弱點。」

And when you least expect it. Nature has cunning ways of finding our weakest spot.

  ─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Call Me By Your Name

我們看過《斷背山》的悔恨壓抑,我們走過《模仿遊戲》的孤獨哀悽,我們跨過《因為愛你》的掙扎抗拒,我們也經歷了《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成長蛻變,而如今終於坦然迎接《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到來,一年褪去一層不必要的偽裝,如果說同志電影不同之處在哪,那就是彼此心底最深處的情感和欲望本質,在人與人最親密的互動之間,帶著理解和釋懷宛若灑下一種你我生命的救贖。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從高空俯瞰被染成鮮紅的塞納河,順著蜿蜒曲折的河道汩汩流動,宛如年輕世代滿是憤怒的血液,滿腔躁動的求生意志,彷彿抗議著巴黎的冷漠,哀悼著逝去的靈魂,那不是人們記憶中流動的饗宴,也不是玫瑰色的美好年代。

身為坎城影展的評審團大獎、代表法國角逐本屆奧斯卡外語片的《BPM 120 battements par minute》是一個相當寫實殘酷而悲哀沉重的故事,在 1990 年代的巴黎,每年平均都增加六千名感染愛滋的病患,那時候同志平權意識高漲,然而愛滋病毒卻迅速蔓延,對於這樣的現代瘟疫,政府選擇漠視、世人百般歧視、同性戀者恨不得切割,最無奈的是,抑制病情的藥物受企業壟斷,面對嚴重的副作用,藥廠更隻手遮天的隱瞞臨床實驗結果。

這一群受愛滋病所苦的族群宛如被上帝遺棄的生命,面對自己逐漸凋零的軀體和視若無睹的社會,只能串起同病相憐的將死之人設法喚醒世人的共鳴,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轍。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將戰鬥到底,我們將在法國作戰,我們將在海上和大洋中作戰,我們將具有愈來愈大的信心和愈來愈強的力量在空中作戰;我們將不惜任何代價保衛我們的島嶼。我們將在海灘上作戰,我們將在登陸點作戰,我們將在田野和街頭作戰,我們將在山區作戰,我們決不投降。」

We shall go on to the end. We shall fight in France, we shall fight on the seas and oceans, we shall fight with growing confidence and growing strength in the air, we shall defend our island, whatever the cost may be. 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 we shall fight on the landing grounds, we shall fight in the fields and in the streets, we shall fight in the hills,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 ─ Winston Churchill

原本在《贖罪》、《傲慢與偏見》和《安娜卡列尼娜》都是很喜歡這位導演 Joe Wright 的,直到前年《彼得潘》莫名出現之後決定要開始觀望他接下來的作品,平心而論,《最黑暗的時刻》絕對是一部非常難拍的傳記電影,除了邱吉爾本身的爭議評價之外,二戰時期的英國議院政治鬥爭主題,不但無法呈現另一端西歐戰線的精彩度,可想而知也會缺乏吸引觀眾的故事性。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癱瘓、二食慾不振、三雙眼流血、四死亡,一二三四我用我最快的速度說完了。」

  ─ ─《聖鹿之死 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

其實在《單身動物園》後對 Yorgos Lanthimos 這位風格極度詭譎的希臘導演有些怯步,猶豫了一下才下定決心,《聖鹿之死》卻意外成為這幾個禮拜內最令我驚喜的電影,整部作品色調冷峻,配樂突兀,音效強烈,取鏡獨特,神聖又黑暗驚悚,肅穆又震耳欲聾,驚豔四座的更是《敦克爾克大行動》裡少年 Barry Keoghan 的演技。

宛若《母親!》的扭曲警世,投以《夜行動物》的復仇姿態,《聖鹿之死》名為正義的血債血還更為殘酷,卻是唯一能讓痛苦稍微舒緩的唯一方法,華美泡泡的美滿家庭表象下暴露了人性的醜陋虛榮,彰顯了社會的病入膏肓,眼科醫生被蒙蔽雙眼,心臟科醫生的冷血無心,在神的面前一切都無所遁形,這就是天譴,人類永遠都別以為自己凌駕上帝有能力掌控生死。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有人要你在正確與仁慈之間做抉擇,選擇仁慈。」

When given the choice between being right or being kind, choose kind.

   ─ ─ 美國作家 Dr. Wayne W. Dyer

《壁花男孩》一直都是銘記在心的電影之一,Stephen Chbosky 在睽違五年所帶來的新作改編自 2012 年 R. J. Palacio 的童書, 雖然直覺會是觸動淚腺的故事,導演卻是更吸引我買票進場的原因,可能一部分也是暗暗抗拒在外頭哭得太醜會嚇到路人,但燈光亮起時依然頂著紅腫的雙眼和未乾的淚痕走出影廳。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冰冷僵硬的緊握著,求他留下;我點亮船舶燈火,求他留下。
 他必須離開,我對抗他,如對抗曙光;海浪襲來,偷走了他,將他帶往戰場。」

 Begged him to stay, in my cold wooden grip
 Begged him to stay, by the light of my ship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身為眾多網球人口與電影成癮者之一,毫無疑問相當期待《勝負反手拍 Battle of the Sexes》,劃時代的兩性平權議題加上美國網球場上的廝殺,光從消息釋出、聽聞主題就勾起非常濃厚的興趣,而且又是由新科影后 Emma Stone 與 Steve Carell 打對台,沒想到看完之後竟然無法喜歡,觀賞的整個過程從節奏到比賽都有些失去耐心,但最滿足的還是的兩位主角精湛詮釋與演技了。

這是一部運動主題的電影,卻沒有呈現出比賽場上的情緒激昂;這是一部傳記改編的電影,卻少了刻劃主角如何克服困難與心魔;這是一部探討兩性議題的電影,卻在題旨上只是保守帶過蜻蜓點水;然而花上非常大的篇幅敘述性向,也就是 Billie Jean King 與女造型師的戀情,除了 Bobby Riggs 角色形象鮮明以外,有點難以對其他人物的性格產生共鳴,缺乏運動電影熱血沸騰的張力,在球場上打球比重更是少得令人失望。

其實不知道該以什麼心態看待《勝負反手拍》,也不太明白導演想傳達的主旨,人物傳記應當強調心境轉折,運動電影應以打球為重,愛情故事則需引發共鳴,兩性平權則應深度闡述,但似乎所有元素都輕描淡寫。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這麼想了解他的死,但你有多了解他的人生?」

  ─ ─《梵谷:星夜之謎 Loving Vincent》

能突破現今日新月異的科技之下,所帶來五花八門觀影體驗的作品少之又少,而《梵谷:星夜之謎》就是集眾人之力一筆一劃悉心繪製而成油畫動畫,在經典中尋求突破,從筆觸體現藝術生命的美麗奇蹟,如果你熱愛藝術,如果你曾被「星夜」感動,這部電影將會告訴你有多麽的與眾不同。

一般人對舉世不可多得的荷蘭畫家 Vincent van Gogh 所知有限,印象中認為他是天才、是瘋子、精神異常、情緒不穩、妄想自殘,最終走上自我毀滅一途,從 28 歲左右才開始繪畫,37 歲就終結了戲劇性的一生,生前只賣出過一張畫作,卻在這十年間畫出超過兩千幅的作品,世人卻從未真正理解他孤獨的內心世界與背負的掙扎苦痛,為了走上藝術家一途勢必得付出昂貴龐大的代價。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