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癱瘓、二食慾不振、三雙眼流血、四死亡,一二三四我用我最快的速度說完了。」

  ─ ─《聖鹿之死 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

其實在《單身動物園》後對 Yorgos Lanthimos 這位風格極度詭譎的希臘導演有些怯步,猶豫了一下才下定決心,《聖鹿之死》卻意外成為這幾個禮拜內最令我驚喜的電影,整部作品色調冷峻,配樂突兀,音效強烈,取鏡獨特,神聖又黑暗驚悚,肅穆又震耳欲聾,驚豔四座的更是《敦克爾克大行動》裡少年 Barry Keoghan 的演技。

宛若《母親!》的扭曲警世,投以《夜行動物》的復仇姿態,《聖鹿之死》名為正義的血債血還更為殘酷,卻是唯一能讓痛苦稍微舒緩的唯一方法,華美泡泡的美滿家庭表象下暴露了人性的醜陋虛榮,彰顯了社會的病入膏肓,眼科醫生被蒙蔽雙眼,心臟科醫生的冷血無心,在神的面前一切都無所遁形,這就是天譴,人類永遠都別以為自己凌駕上帝有能力掌控生死。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有人要你在正確與仁慈之間做抉擇,選擇仁慈。」

When given the choice between being right or being kind, choose kind.

   ─ ─ 美國作家 Dr. Wayne W. Dyer

《壁花男孩》一直都是銘記在心的電影之一,Stephen Chbosky 在睽違五年所帶來的新作改編自 2012 年 R. J. Palacio 的童書, 雖然直覺會是觸動淚腺的故事,導演卻是更吸引我買票進場的原因,可能一部分也是暗暗抗拒在外頭哭得太醜會嚇到路人,但燈光亮起時依然頂著紅腫的雙眼和未乾的淚痕走出影廳。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冰冷僵硬的緊握著,求他留下;我點亮船舶燈火,求他留下。
 他必須離開,我對抗他,如對抗曙光;海浪襲來,偷走了他,將他帶往戰場。」

 Begged him to stay, in my cold wooden grip
 Begged him to stay, by the light of my ship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身為眾多網球人口與電影成癮者之一,毫無疑問相當期待《勝負反手拍 Battle of the Sexes》,劃時代的兩性平權議題加上美國網球場上的廝殺,光從消息釋出、聽聞主題就勾起非常濃厚的興趣,而且又是由新科影后 Emma Stone 與 Steve Carell 打對台,沒想到看完之後竟然無法喜歡,觀賞的整個過程從節奏到比賽都有些失去耐心,但最滿足的還是的兩位主角精湛詮釋與演技了。

這是一部運動主題的電影,卻沒有呈現出比賽場上的情緒激昂;這是一部傳記改編的電影,卻少了刻劃主角如何克服困難與心魔;這是一部探討兩性議題的電影,卻在題旨上只是保守帶過蜻蜓點水;然而花上非常大的篇幅敘述性向,也就是 Billie Jean King 與女造型師的戀情,除了 Bobby Riggs 角色形象鮮明以外,有點難以對其他人物的性格產生共鳴,缺乏運動電影熱血沸騰的張力,在球場上打球比重更是少得令人失望。

其實不知道該以什麼心態看待《勝負反手拍》,也不太明白導演想傳達的主旨,人物傳記應當強調心境轉折,運動電影應以打球為重,愛情故事則需引發共鳴,兩性平權則應深度闡述,但似乎所有元素都輕描淡寫。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