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卻驚慌害怕,以為所看見的是魂。

耶穌說:『你們為什麼愁煩?為什麼心裡起疑念呢? 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   

  ─ ─《路加福音》第二十四章

《哭聲》是今年坎城影展上大放異彩的韓國懸疑驚悚電影,是《追擊者》的導演羅泓軫反覆構思六年的巔峰之作,在劇情安排以及畫面剪接上費盡苦心,不僅情節發展極度緊湊,氣氛的營造與結局的巧妙設計帶給觀眾相當強烈的精神壓力,令人從頭到尾瞪大眼睛全神貫注的嘗試歸納出自己心裡的答案。

偏偏導演刻意混淆誤導、似真似假的怪力亂神,隨著故事發展讓我們不停推翻之前的臆測,再穿插詭譎陰森、血腥駭人的畫面,都將觀眾毫無招架之力的被吸進去這真假虛實、撲朔迷離的深淵之中。完美佈局的上乘之作當之無愧,畫面結束的剎那會難以忍耐上網搜尋結局討論的衝動,有些類似《隔離島》結尾的手法安排。

電影涉及相當多的人性與信仰的探討,也影射了許多聖經的故事,建議觀賞完電影之後再接下去閱讀相關討論,否則可能會影響大家觀影時的樂趣。

 

《哭聲》的背景設定在首爾附近一個民風相當純樸的村莊「谷城」,村內的居民彼此都相當熟悉,而主角鍾九是當地的一名警察,透過一場離奇的懸案揭開序幕。

下著滂沱大雨的早晨,竟然發生了幾近慘絕人寰的滅門血案,兇手還是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一份子,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名兇手毫無逃走的意圖,全身遍佈水泡膿瘡,眼神渙散精神崩潰如同喪屍,送進醫院檢驗之後,初步推斷可能是誤食毒菇,但隨即不停抽搐、僵直,呈現違反人體自然的扭曲角度,最後死亡。

但萬萬沒有想到,這只是接下來一宗接著一宗類似屠殺案件的濫觴,而且都是出於至親家人之手,毫無人性的慘劇似乎就這樣一發不可收拾的蔓延擴散在這安寧的村鎮中。村內的居民忍不住開始臆測,毒菇基本上不太可能造成這種近乎喪失心智的行為,可能是惡魔作祟,可能是邪靈附身,也將矛頭指向一個近期才搬入谷城的一位日本老人,據說這位老人曾經強暴過某家人的媳婦,過沒多久,她就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家人們。

 

 

就在其中一樁手刃血親又引發大火的慘案裡,一位從未謀面的年輕的女孩對著鍾九丟了一整天的石頭,之後說出了一連串似乎自己目睹了整起命案過程的話,突然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為之後的劇情發展暗示自己的清白與立場,導演此處的暗喻來自《約翰福音》第八章:

「他們還是不住地問他,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

另一方面,鍾九同時又聽聞有人在山上碰到了一個有著人類外表,舉止卻像是野生動物的獸行,不僅眼冒紅光,生吃鹿肉,還以四肢爬行,僅穿著一件內褲或是尿布之類的衣物。所有駭人的傳聞加諸在一起,讓這整起連環事件不僅是毫無頭緒、束手無策,鍾九也暗暗發毛,每到夜深人靜時都被噩夢驚醒。

 

終於,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女兒秀珍毫無預警的開始發燒,幾天之後言行詭異,性格暴躁、出言不遜、眼神乖戾,時常對他們尖叫咆哮,終於他有天忍不住針對日本人私下展開調查,也發現了女兒的室內鞋竟然出現在日本人的家中。詢問女兒未果,趁她熟睡時潛入她房間。筆記本上滿滿的嚇人圖畫和字句,很難相信這些都出自於他最疼愛的女兒之手,接著他雙手顫抖的查看女兒的大腿與腰間,水泡、紅腫與膿瘡殘酷的出現在鍾久眼前,種種跡象都指向了日本人曾經對她女兒伸出魔爪。

此時女兒突然間瞪大眼睛,滿是怨恨的眼神,厲聲質問她爸是否企圖對她不軌,言行舉止與原本討人喜愛的秀珍簡直判若兩人。隔天一早,鍾久更被眼前的景象嚇得倒退三步,只見餐桌上堆積著滿滿的骨頭,女兒發瘋似的狂吃著魚,此處也影射聖經在《路加福音》第二十四章的紀載,耶穌在復活之後,所吃的食物就是燒魚。

在病情漸趨嚴重,醫院又束手無策的狀態下,丈母娘忍不住請來一位遠近馳名的巫師,想透過宗教的力量嘗試作法幫秀珍去除身上的邪靈。

 

 

導演採用了非常高超的剪接手法,讓巫師與日本人像是隔空鬥法一樣同時在作法,不僅過程有異曲同工之妙,許多端倪也看得出兩人有相當程度的連結。

到電影的結局時,道士透過電話卻告訴鍾久那個當初丟石頭的年輕女孩,是策劃整起無端慘案的惡魔,必須立刻返家看著秀珍。但是此時,這個當初丟石頭的女孩佇立在他眼前,跟他說日本人與巫師從頭到尾都是一夥的,必須等到三聲雞鳴後才能回到家中,否則會破壞她為了幫助他們一家人所設的結界。此時的鍾久,就跟我們一樣,不知道到底誰說的才是事實真相,嘗試著冷靜下來判斷孰善孰惡。

家人的性命危在旦夕,事情會如何發展全在他的一念之間,終於在第二聲雞鳴時,決定轉身回去,女孩不願見到悲劇的重演,抓住鍾九的手設法阻止他,卻也任由毫無溫度的冰冷雙手,洩漏自己確實不是人類的身份。最後,才發現,誰是正誰是邪原來早就告訴了我們。

巫師的作法是在幫助日本人入侵秀珍的體內,而日本人作法則是針對一個早已死在別處車內的另一個被害人,卻意外被這個村莊的守護者,也就是之前丟石頭的無名女鬼給阻撓而導至元氣大傷。三聲雞鳴,則引用《馬太福音》第二十六章彼得背叛耶穌承諾的故事,來暗指鍾九不願相信女鬼的說詞而導致悲劇收場。

 

關於善惡的立場,其實也有另一派言論,也就是無名女鬼是真正的惡,而日本人與巫師是在嘗試幫助鎮上的人們,但對於此類說法的可信度,個人認為說服力較低。

從電影的一開始,便開宗明義的告訴觀眾,這些眼前所見、伸手所觸的並非一定百分之百可以相信。毫無溫度的女鬼可能是村莊的守護神,只是能力沒有大到可以與惡魔抗衡,而有血有肉的人類也可能只是不以惡魔的外表示人,有時候這些惡不一定有理由,在某種程度上而言,自己心裡的信仰不夠堅定時,有可能就會上鉤成為了惡的一方,如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念頭、狗急跳牆的私下尋仇、善良傳教士的行為轉變,都顯示了身為人類的脆弱情感及信仰。

但是鍾九為了女兒的不顧一切,都曾經讓他最接近拯救家人的一線生機,我認為這份對女兒強烈的愛與執著都一度打擊了惡魔,但最後關頭的一念之間,讓他最終敗給了自己的無法徹底明辨是非,空留絕望的哭聲持續繞樑,不絕於耳。

《哭聲》雖然不是我偏好的主題類型,但是每位演員臻至完美的演技,尤其女兒秀珍的性情大變詮釋得毫無缺點。再者整體劇情的安排與說故事的方式可以說是精雕細琢、鬼斧神工,緊扣主題的首尾呼應,讓魔鬼都藏在細節裡,稍微仔細回想便能發現導演所鋪下的線索與痕跡,卻又在最後幾分鐘翻轉了我們心裡的定見。

導演非常刻意的混淆誤導,虛實之間的怪力亂神,似真似假的撲朔迷離,在善惡、人性與信念的之間的精湛描摹,將我們與劇中角色一起玩弄於股掌之間,留下很多值得細細探討的發展與自行判斷的空間,懸疑神作當之無愧。

 

 

 

〖延伸閱讀〗

【電影】踏血尋梅,悽悽慘慘戚戚。

【電影X小說】神鬼獵人,超越死亡的復仇之路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