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今日所做,日後將有回報。」

“What we lost in the fire, we found in the ashes.”

  ─ ─《絕地7騎士 The Magnificent Seven

《絕地7騎士》是重啟自 1960 年的《豪勇七蛟龍》,最原始的版本則是黑澤明的 1954 年的經典日本電影《七武士》。而相隔了五十幾年之後,再次證明西部片永遠都是歷久彌新、百拍不厭的主題,雖然近年來的此類主題作品票房都不佳,但是依然沒有阻擋《震撼教育》、《震撼擂台》美國導演 Antoine Fuqua 推動《絕地7騎士》的決心。

經歷了多次換角,終於最後還是以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龐大卡司問世,邀請到影帝《震撼教育》Denzel Washington、《侏羅紀世界》Chris Pratt、《年少時代》Ethan Hawke、《特種部隊》李炳憲、《藍色茉莉》Peter Sarsgaard、《列車上的女孩》Haley Bennett 等人組成華麗的演員陣容。

不僅各個鏡頭分配得宜、故事簡單明瞭、劇情節奏緊湊,在娛樂性與震撼度都十足掌握,保留經典氛圍又加入了全新元素,各個演員的魅力更讓整部電影出乎原本期待。

 

故事講述一個小鎮,因為黑心企業家博格長期毫無良心的對鎮上居民強取豪奪,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不僅逼迫他們賤賣土地,雇用大批職業殺手罔顧人命,還買通賄絡了當地的刑警,導致他們束手無策也求助無門。

因此逼得善良百姓不得不團結面對外侮,轉身尋求願意挺身而出、率領鎮民的義士,設法憑藉著還沒沾染過血腥的雙手努力絕處逢生。

丹佐華盛頓所飾演的山姆齊森為七騎士之首,被寡婦艾瑪忿恨不平言詞的動之以情,決心幫助這個地區的人民脫離暴權的籠罩。所以他開始尋找身懷絕技並願意伸張正義的有志之士,在有限的時間裡面網羅七位各有所長的法外之徒,有的是賭徒、有的是逃犯、有的是退伍軍人,但是在他們心裡都有一把名為正義的尺,不容動搖也不容挑戰,信念與勇氣讓他們不為強權的捨身取義,甚至是飛蛾撲火。

 

在《絕地7騎士》裡,演員的個人魅力幾乎撐起了整部電影,因為導演其實對於角色間的情感與連結沒有多加著墨,所以比較難讓觀眾引起共鳴。但是導演也給足了演員們塑造人物形象的空間,以演技刻劃出每個人鮮明的個性,沉穩內斂、木訥寡言、聰明機警等等,各種特質經營出相當成功也討喜的角色魅力。

不論是 Chris Pratt 還是 Ethan Hawke,利用前後劇情發展的對比所展現出真正的肩膀,雖然可想而知卻也百看不厭。平心而論,我們總是特別喜歡那些看似沒有肩膀的人,在最後關頭願意成為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英雄橋段,他們一開始也許散漫、心不在焉,但當面對生死關頭時,卻不會有絲毫猶豫,為了共同的目標與理想,不惜壯烈成仁。

 

丹佐華盛頓的領導風範總是隱隱散發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息,每每開口講出的言詞都意蘊深遠,藏在他謀定後動的性格背後,則是綿延無盡的滄桑與心酸。

最後結尾的安排,是整個故事的伏筆,也許這個版本多了一種私仇,而掩蓋了伸張正義的偉大情操,但是這也讓人不禁反思,假使沒有個人情緒與不堪回首的過去,或多或少隱含或投射在故事背後,那這些道德崇高的風蕭蕭兮易水寒的行為,未免也顯得有些過於冠冕堂皇,對於導演這樣的全新安排是合情合理的。

礙於劇情的篇幅,無法細細交代每個人的背景歷史,或許他們這麼選擇都基於某種原因。電影裡對於他們為何會為了萍水相逢的鎮民捨命奮戰,甚至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動機都少了合理的交代。也許就像山姆齊森一樣,這群人都有不得不扣下板機的過去,可能令人不忍直視,也可能令人不勝唏噓,雖然不影響整體的情節發展,但這也是比較可惜也缺乏說服力的部分。

 

有不合理的地方無所謂,有瑕疵的部分也不重要,因為導演 Antoine Fuqua 確實明白觀眾對於這部電影的期待為何。單刀直入的敘事模式,黑白分明的正邪對立,快速準確的推動劇情,無比爽快的槍林彈雨,誠意十足的槍戰篇幅,加上亮眼搶鏡的各國明星陣容,絕對足以構成一部大快人心的娛樂之作。

雖然說是一部非常不錯的娛樂片,但是導演也並沒有讓電影停留在純屬娛樂的格局裡,提升了角色和台詞的深度。

很喜歡當時這段對話,當牧師語重心長的說,居民們非常願意守護自己的家園,但是他們都不是能狠下心的殺手。山姆齊森這樣回答,沒有人天生就是如此,直到他們低頭看見了自己手中的槍管。如果不用堅強,沒有人會硬著頭皮提槍上陣,但是往往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這是一部不需要耗費腦力思考的娛樂電影,在聲光效果與爆炸場面都相當震撼,沒有複雜糾纏的人物關係,沒有真實模糊的價值觀念,也沒有沉重緩慢的煩悶壓抑,單純的挑戰極權、伸張正義,足以讓人放鬆兩個小時欣賞爽快的槍戰與西部英雄的魅力。

雖然名為一部重啟的作品,但是導演應該已經意不在豎立新的經典,而是著重於動作場面和娛樂效果,緊抓著情義、犧牲與對決的要素,也塑造出相當多的亮點和浪漫,並非每部電影都為了挑戰流傳千古而生,有時後純粹享受一場紓壓饗宴也是一種觀影樂趣,最後再搭配一曲舊版的配樂,完全心滿意足的走出影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