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開關,一但開啟,地球半數的人口將會死亡。如不開啟,百年之後,人類將面臨滅絕。」

《地獄》可以說是在 Dan Brown 的羅柏蘭登系列小說中,比較平凡的作品,雖然依舊涵蓋大量的歷史、文學、藝術價值,故事架構完整龐大,閱讀時驚喜度沒有《天使與魔鬼》、《達文西密碼》來的高,也可能只是熟悉了作者的寫作手法和公式化鋪陳。

其次,由於小說的格局完美也非常有深度,就連金獎導演 Ron Howard 來領軍都難以達到原著水準的一半,因此知道 Tom Hanks 即將以蘭登教授之姿三度回歸時,其實心底是有些興致缺缺的。

讓人又驚又喜的是,這次《地獄》的電影在劇情推進與最終結局做了大幅度的精簡和調整,盡力改善現存的缺點,雖然沒有小說的錯綜複雜和深入細膩,但也清楚區分了所謂文學小說與電影劇本的差別,與前兩部相比是去蕪存菁,也更上一層樓。

 

羅柏蘭登的系列小說有四部,就有三部在十年之間被拍成電影,分別是 2006 年的《達文西密碼》、2009 年的《天使與魔鬼》,還有今年 2016 年的《地獄》,都由《美麗境界》的奧斯卡最佳導演 Ron Howard 搭配蟬聯兩屆影帝的 Tom Hanks,即使批評聲浪從未中斷,他們依然選擇不離不棄。

以原著而言,個人最獨鍾《天使與魔鬼》,接下來才是《達文西密碼》,而《地獄》居於最後,但是以電影而言卻不是如此,《地獄》個人覺得已經躍居三部裡面最為出色的作品了。

《天使與魔鬼》與《達文西密碼》的致命缺點可以說是過度追求忠於原著,丹布朗的作品就是迂迴曲折、龐大複雜,讀者有時間慢慢分析推敲與吸收,但是觀眾卻是必須跟著電影節奏前進,畫面一帶、對話一過,只要稍微閃神,就可能遺漏了一些關鍵性的發展。再者丹布朗的作品總是含有大量藝術、宗教、歷史與地理等深入且龐大的冷門資訊,更被戲稱為最佳文學旅遊導覽,而這些往往都是緊扣這些懸案的謎底,如果沒有相關的知識背景,又豈能在兩個鐘頭之內全盤掌握。

因此總是流傳著一個定律,越完整精彩又引人入勝的小說,越難改編成有相當期待的電影作品,羅柏蘭登系列也再度印證了這個難以突破的鐵則。

 

「人類是種疾病,地獄就是解藥。」

整部《地獄》圍繞著這句話打轉,這次羅柏蘭登一覺醒來,突然發現自己置身在一間醫院的病床上,額頭遭受創傷,甚至喪失了短期記憶,連自己身在何方、今天幾月幾日,都沒辦法正確回答出來。往窗外一望,才發現原來自己置身於義大利的佛羅倫斯,連如何到達此處都毫無印象。

幻象與回憶不停的交雜在羅柏蘭登的腦海中,哪些是噩夢哪些是現實都已經被紊亂的思緒剝奪走理性的回想能力,導演在這些片段的處理手法非常漂亮,駭人的地獄之景交織著模糊的似假似真,呈現出一股史詩般的美感。

就在此時出現的席耶娜醫師,說著一口標準的英國腔調,帶領他一步步開始認清何年何月何地、曾經面臨哪種致命傷害,但依然無法讓羅柏蘭登清楚想起所有的來龍去脈。這時候竟然有一位看起來像是特勤探員的高大女性,不由分說地闖入醫院並對他們開槍,席耶娜與蘭登教授當下立刻轉身逃跑,抓起手邊沾滿血跡的舊衣物,前往席耶娜的公寓暫時躲藏起來。

 

接著羅柏在自己的舊衣服的口袋裡,找到一個藏有但丁「地獄圖」的投影燈,但是卻並非但丁的原圖,有好幾層被重新排列,開啟了一個看似只有羅柏蘭登才能解開的謎團。

所謂的「地獄」,是指在義大利詩人但丁的史詩著作《神曲》,其中分為的〈地獄篇〉、〈煉獄篇〉和〈天堂篇〉,而〈地獄篇〉是最廣為人知的。波提切利將但丁的抽象概念描繪成圖,形狀是一個分成九層的漏斗,第一層是「靈薄獄」,是給出生於基督之前,沒有機會接受洗禮的異教徒,等待上帝審判。而其餘八層,代表了八種罪惡,分別為縱慾、暴食、貪婪、憤怒、異端、施暴、欺詐、背叛,必須接受不同的刑罰與折磨。

而這個投影燈卻藏有線索,一步一步越來越接近謎底,也揭開了背後為了遏止未來「人口爆炸」的陰謀論。

 

蘭登教授因此足跡遍佈了佛羅倫斯、威尼斯最後到伊斯坦堡,又是一個完美路線的旅遊指南與歷史簡介,即使充滿懸疑氛圍,朗霍華鏡頭之下的這些地方依然美麗的令人屏息,也無比眷戀。

「地獄是最黑暗的地方,保留給那些在道德存亡之際袖手旁觀的人。」

小說這麼寫道,因為在這個陰謀背後的人,認為拯救世界是道德上的義務,運用卓越的知識能力改變未來,只要現在採取行動,就能阻止災難的發生,袖手旁觀等同迎向地獄,人口過剩導致擁擠、食物短缺,惡性循環之下導致人類將會在罪孽中掙扎。唯有透過生物科技來製造病毒散播,才能使全人類在短時間內大規模的下降數量,就像當年造成全世界超過 7500 萬人死亡的黑死病。

如此爭議性的話題,其實至今都沒人敢真正提出具體的作法來控制人口爆炸的可預期災難,小說這部分講述的非常完整,而電影真的只能蜻蜓點水。在原著中,背後的主使者創造的病毒是一種改變人類基因的病毒,藉由空氣散播,將人類清洗改造成生殖力較弱的種族,一種瞄準人類基因的傳染性病毒,這個概念其實極具說服力也非常高明。

 

在道德的審視之下,其實很難對於是非對錯一概而論,任何的行為與改變都是兩面刃,永遠都有得利益者與受害者,科技的目的是帶給人類更好的未來,那到底何謂好、何謂壞、誰該留下、誰該犧牲、誰該掌權、誰該決定,這些都牽扯到了太多的利益糾葛,或許到頭來還是必須等待物競天擇的一天,也或許某一天,我們的科技可以發展出另外一種對全人類更友善共存的方法。

「沒有人選擇惡,只因為惡是惡。他們之所以選擇惡,是因為誤把它當成了自己尋求已久的幸福與善良。」

“No man chooses evil because it is evil; he just mistakes it for happiness, the good he seeks.”

  ─ ─ Mary Wollstonecraft,英國女權主義哲學家。

 

 

〖延伸閱讀〗

電影】絕地7騎士,大快人心的背水一戰。

【電影】赴湯蹈火,寫下西部電影的新經典。

【電影】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人性的光輝。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