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正在分崩離析,也許我想讓它修復並不是什麼壞主意。」

With the world so set on tearing itself apart, it don't seem like such a bad thing to me to want to put a little bit of it back together.

─ ─《鋼鐵英雄 Hacksaw Ridge

也許,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真的必先苦其心志,一部讓人熱淚盈眶的電影,一位勇敢以柔克剛的戰士,一場極其慘絕人寰的戰役,一段堅定渺小信念的人生,卻在二戰時期的沖繩軍事重地在鋼鉅山脊上,卻在梅爾吉勃遜的寫實震撼的鏡頭底下,赤手空拳的浴血奮戰,闖出超越人類極限的賺人熱淚英勇戰爭故事。

《鋼鐵英雄》在我心底所激起的浪花,是許久沒有享受到的澎湃與震撼,瘦削的肩膀與真摯的神情,所乘載的是不容置疑的信念執著以及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氣。大家總是說著,戰爭開打的剎那就是真理消失的時候,卻依然有人誓死捍衛,好久好久,沒有欣賞到這麼惕勵人心又慷慨激昂的完美戰爭片。

 

「如果不能忠於自我信念,我不知道該如何生存。」

一位沒有受過太多教育的年輕人,他的父親是一名參與一次大戰倖存的軍人,但是戰爭帶給父親的影響卻是他們從小到大的陰影,酗酒成性、陰晴不定、家庭暴力,讓 Desmond 隨著母親從教堂得到心靈的慰藉與依歸。也因為童年的一起意外,還有曾與父親發生過的爭執,都讓他暗自在心底發誓不碰任何槍械、虔誠信奉宗教,進而盡一己之力設法拯救生命。

此時正值二次大戰時期,所有年輕力壯的男丁都捨身從戎、報效國家,Desmond 不落人後,決定以軍醫的形式幫助自己的國土,希望能以救人取代奪取性命。但是啊,在當時這種風聲鶴唳的亂世,志願從軍卻不碰任何兵器,對於國家、軍隊甚至是同袍都是難以接受的一件事。

不能說講求紀律的軍隊這樣做出發點錯誤,不到緊要關頭應該沒有人想雙手沾染血腥,如果準備在前線殺敵的士兵各個堅持不肯手持槍械,可能這場仗也不用繼續僵持了。因此長官們一心想逼他退役,使出渾身解數、百般折磨,Desmond全都咬牙苦吞下來,只為了實踐自己心中拯救生命的壯志來保家衛國。

 

我好喜歡對於爸爸這樣一個矛盾角色的安排,成天行屍走肉醉生夢死,睜開眼只知道借酒澆愁,心煩意亂時就拿孩子與太太出氣,生活不停的籠罩在一次大戰所帶來的仇恨與恐懼裡,卻也忠實呈現戰爭對於人類所帶來的心理與生理影響。但膝下的兩個孩子,父親身為軍人的悲哀他們從小看在眼裡,卻依然在千乘萬騎出發之時義無反顧的擠身隊列之中。

縱使父親心中有千萬個不願意孩子步上他的後塵,卻在Desmond被軍隊逼到絕境之時,再次披上那塵封已久戰袍,動用當初一同並肩作戰時所打下的私人關係,千里迢迢只為兒子求情。他帶著還未凋零的軍人尊嚴,眼神中閃耀著驕傲,原來他始終是以自己和不願屈服的孩子為榮。

Hugo Weaving將這個痛苦的父親詮釋的相當立體細微,不僅畫龍點睛,也為整部電影添加幾分家庭與親情的動人,據說梅爾吉勃遜一眼就決定讓它來擔任父親這樣一個衝突的角色,當他不顧一切衝進法庭的時候,也讓我不禁一陣鼻酸。

 

「再救一個人吧,再救一個就好。」

鋼鉅山脊 Hacksaw Ridge 是一個易守難攻的地形,美軍派出了無數軍隊前往都是有去無回,包括了 Desmond 所在的這支,當時日軍有如蝗蟲過境,源源不絕的士兵瞬間血洗所有外國人。位於此處的美軍情勢非常危急,只好下令立刻撤軍,更無暇顧及還留在上面的無數傷兵。看著滿地身首異處的同袍,四周哀嚎與救命的聲音此起彼落,Desmond牙一咬心一橫,奮不顧身的再次衝入黃埃散漫的槍林彈雨之中,他所僅有的,除了滿袋的血漿和嗎啡,只剩下一本聖經與渴望救人的滿腔熱血。

然而,一整夜不眠不休的憑著意志力搶救 75 條寶貴的性命,可愛的是,裡面還包括兩個日本士兵。他拖著疲憊的身體,沾著數不清的血與汗,滿臉塵埃,口中不停的念著:「再救一個就好」,卻一個接著一個,都當作是最後一個,直到日軍將他逼到懸崖邊緣,他唯一一次碰槍的時候,就只是為了有一根桿子能夠移動躺著受傷長官的臨時擔架。

這段讓人不禁流下兩行熱淚,那曾經被踐踏鄙視、被冷潮熱諷的婦人之仁,現在卻成為了支撐他從危機四伏的沙場中拖出一具又一具還有一絲鼻息的身軀。沒有矯情的特寫與多餘的鏡頭,只有真實的呈現 Desmond 曾經渺小到差點被熄滅,卻又龐大到足以拯救幾十名弟兄的信念與執著。

 

這些在底下見證奇蹟的同袍,都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曾經被他們瞧不起、連槍都不願意舉的「弱者」,而今卻成為自己能繼續活在這世界上的救命恩人,帶著敬畏、夾雜慚愧,要為國家盡一份心力絕對不是只有訴諸槍砲彈藥的唯一一種途徑,而是取決於將選擇權操之在己的人們。

每個人對於愛的本質是相同的,但信念與方法才決定我們是什麼樣的人,如同鄧不利多說的,選擇永遠比天賦與才能來的重要。一件事情,或是一個物品,本身都不具備對或錯的條件,只有使用方式、對象與心態足以帶來兩面的影響。就像武器、宗教、金錢甚至是情感,只要有心都能變成傷人的利器。但是,一個人是否偉大,往往都是來自於從別人那裏得到多少愛,因為善良始終都是一種選擇。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如果每個人都像 Desmond 也許可以少去很多歷史的殺戮與傷痛,可惜的是多數的人沒有這麼高尚的情操和堅定的信念,當初手無寸鐵的他稍有閃失就命喪沙場也不無可能,又能說其他人錯了嗎,每個人深信的理念都不一樣,這也只是因應世道的一種適者生存之法而已。

 

梅爾吉勃遜的執導能力始終都是有目共睹,不僅在節奏掌握與敘事鋪陳都掌握得分毫不差,讓前後半段的安排堪稱完美比例。層層堆疊、寫實沉穩到後面的重頭戲一併爆發,好久沒有看到這麼精彩細膩的戰爭場面,時而拉近時而調遠,殘酷又毫不留情的鏡頭底下,是那亂中有序、情感飽滿又極具感染力的深厚功力。

他對於眼神的捕捉讓我一直揮之不去,Andrew Garfield 真摯堅毅的神情、Hugo Weaving 複雜深遠的神情、Vince Vaughn 果斷可靠的神情、Sam Worthington 執著剛烈的神情,這些演員精湛的演技都被一五一十又淋漓盡致的呈現在老派卻撼動人心電影裡。就像 George Miller,就像 Christopher Nolan,堅持用最少的特效打造最真實的畫面,越貼近事實的場景,越傳統扎實的拍攝,才能有條不紊的捕捉戰爭,清晰展現場上軍人的舉手投足,這都是金獎光環底下的堅持。

許多人批評這部電影在情感的塑造上太過飽滿,還有宗教信仰的介入與比重過重,但我覺得這都是構成一個真實故事的應有元素,剛好宗教是他的信仰罷了。不過,對於最後朝向天空的處理手法讓我頗有微詞,我知道這是暗示 Desmond 是神的子民的意象,稍嫌刻意塑造。除了此點以外依然瑕不掩瑜,節奏緊湊、劇情直接、場面震撼、感動人心,我不懂有什麼理由不給這部電影應有的好評,非常非常精彩,論感染力與娛樂性都屬精典規格的一絕之作,錯過大銀幕真的太可惜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