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奧斯卡戰情白熱化的二月已經到來,連續好幾篇電影中優雅復古的服飾文章應該大家也有點膩了,因此這個月的時尚電影學決定轉換電影的風格,先不著重於華美高貴的穿著介紹,就來一起回顧去年第 88 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服飾與妝髮的得主《瘋狂麥斯:憤怒道》,一窺世界毀滅後的造型設計理念與靈感來源吧。

這部經典續集的動作神片,在去年引起全球瘋狂討論與盛讚,成為這個時代最為震耳欲聾的視覺饗宴。被沙漠覆蓋的地球只剩絕望,卻帶來超越想像、突破框架,帶著毀滅性十足的衝擊力與張力,重新定義所謂的商業電影,生於末日,卻起死回生。

而其劇中所有角色們誇張衣著與驚人樣貌,更在這樣的世界裡顯得深刻而駭人,同時也是整部作品如此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幕後的推手之一就來自於金獎服裝設計師 Jenny Beavan。

 

1950 年出生於英國的服裝設計師Jenny Beavan,曾經十度入圍奧斯卡,1986 年的《窗外有藍天》和 2015 年的《瘋狂麥斯:憤怒道》讓她至今為止生涯二次鍍金,也經手過相當多部話題電影的服裝造型,包括 2011 年的最佳影片《王者之聲:宣戰時刻》、蓋瑞奇的兩部電影版《福爾摩斯》,也曾經與李安合作 1995 年的《理性與感性》,是相當資深也備受肯定的電影服設翹楚之一。

從小於倫敦長大,父親是大提琴家,母親則是中提琴家,如此具有創造性的音樂家庭背景下,童年許多時光是在劇院和表演廳裡度過,十歲就懂得欣賞莎士比亞被公認最優秀的喜劇之一《第十二夜》的舞台劇,也因此造就了她一心嚮往從是與表演藝術相關的行業,但非常確定是演戲以外的工作。

而在她 2011 年開始洽談此部電影時,並非首要人選,之前還有一位稍微年長她的設計師經手,最終選擇退出,這個機會才輾轉來到她的面前。

 

瘋狂麥斯 "Mad" Max Rockatansky

「其實要完全打造出這個末日後世界裡的人類外型,當下的感覺就像透過一種特殊的方式在絞盡腦汁,即使深陷其中都非常美好。

這個世界不但架空,也充斥無邊的想像,依然建立在一個相當奇特的現實環境裡,可以自由創造出各種栩栩如生的怪異事物,讓人深深愛上無法自拔。

首先介紹的當然是《瘋狂麥斯:憤怒道》中的靈魂人物,Tom Hardy 所飾演的主角 Max,由於導演 George Miller 的基本原則之一就是要盡可能避免與前作《迷霧追魂手》、《衝鋒飛車隊》等三部電影相似的部分,但他卻不得部對於致敬當初梅爾吉勃遜所穿的經典皮衣設法妥協。在這個初步的共識達成之後,保留不同款的指標性外套和墊肩等類似元素後就被塑造成專屬於 Tom Hardy 的現代版瘋狂麥斯全新樣貌。

Tom Hardy 對於麥斯這個角色,加入非常多見解和想法,所有的零件與裝備都放上去衣服上之後,前後穿脫總共調整二十幾次才完成最終定裝。

 

 

Jenny Beavan 希望能打造出一個截然不同的瘋狂麥斯,但又必須融合舊有的特徵,因此最後決定沿用四項梅爾吉勃遜時期的代表性衣物:皮長褲、長袖運動衫、leg brace 腿部支架與 survival bracelet 求生手環。

最重要的一點,完全不能讓 Tom Hardy 看起來像是一個 Mel Gibson 的替代品,因此從騎士皮衣、褲子與靴子都是警察制服與前三部前作呼應,但選擇添加許多不一樣的配件與裝飾,反應出全新設定的軍事背景,包括圍巾、小刀、補丁,還有編織成繩的袖口細節等等。

最為有趣的是,這些他在電影中所配戴或穿著的衣物,很多都可以在亞馬遜上買到,像穿在外套裡的長袖運動衫,是採用鬆餅式格紋的織法,偏厚也能達到禦寒的效果,但電影裡的則再經過加工,像是將領口撕開、部份洗白,並染上深色的汙漬,看起來才有力盡劫難的滄桑感。而許多人印象最深刻的 Muzzle 人類血袋面罩,則是由園藝所使用的叉子改造而來,連結網站上所販售的是萬聖節變裝的複製版本。

 

令人訝異的還有麥斯腳上所穿的靴子,電影中他其實穿過好幾雙,第一幕出現的是前三部曲使用的複製品,中間就換成現代版軍用靴,而且是 Under Armour 的一款 Valsetz 高筒戰靴,但也經過特殊處理,由其鞋底都已經磨到破爛不堪。

 

芙莉歐莎指揮官 Imperator Furiosa

Charlize Theron 對於自己演出的指揮官 Furiosa,是不死老喬手下最為信任的副手之一,所有男性都要對她敬畏三分,車輛在電影中代表了權力,Furiosa 必須駕駛最大的車輛,因此設計師覺得去除許多女性特徵是非常必要的,莎莉賽隆本人也參與許多關於造型和穿著的討論,就連剃光頭這件事情,都是出自於她的想法,她在訪問中這麼說著:

「我代表著一個全新的母親,必須冒險深入沙漠,所以我覺得我們必須把頭髮剃掉,這個念頭浮上來時興奮到馬上打給導演George Miller,他在電話的那端倒吸了一口氣,然後吐出『好吧』,隔天我們就照著計畫進行。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找不到第二個方法拍攝這部電影。」

Jenny Beavan 與她在當時就外型展開非常頻繁密切的合作,一同挑選出Furiosa 身穿的白色上衣、垂墜式皮褲、保護身體正中央的盔甲,還有橫向繫在腰間的幾條皮帶等等,這整套穿著完全能反應出女性那時所需的基本功能,不僅兼顧舒適度與實用性,也能在打鬥中維持一定程度的保護性,非常堅固可靠。

 

Furiosa 最受關注的就是左手的機械義肢手臂,導演認為這是一個充滿藝術性的組裝品,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上面的扳手、曲軸和部分的汽車引擎,甚至還有從遙控飛機上拆下的小型馬達,是能夠支援她在抽取地下水時的水壓系統。而手掌部分只有四根指頭,用好幾種鋼製的鉗子所拼湊而成,各有不同的用途,手臂則採用皮繩、塑膠管與真空軟管等材質連接,與她的衣著形成巧妙的呼應,同時也代表一個真正鐵打的英雄形象。

而她身上所穿不對稱上衣的材質,與不死老喬的五個妻子雷同,有不少人推斷她成為指揮官之前可能也是一位種母 breeder,因為不再有利用價值而被拋棄,她所展現的憤怒不只是想把五位年輕女孩從地獄救出,也夾雜了強烈的私人恩怨,電影中沒有多加敘述的謎樣身世背景,都在她冷酷強悍的外表下更加引人臆測。

 

再者,應該也不少人很納悶,到底她前額像是機油的黑色裝飾是什麼,塗抹的用意又為何?

根據與喬治米勒從 1981《衝鋒飛車隊》就開始合作的金獎化妝師 Lesley Vanderwalt 表示,在這個《瘋狂麥斯》的世界裡,最高等級的指揮官,都會在前額的部分塗抹上黑色油脂,再用一些金屬或礦物的粉末刻意強調與特別打亮,這同時也代表了一種地位與榮耀的象徵。

 

五位妻子 The five wives

不死老喬的這五位妻子,是電影裡最典型的MacGuffin麥高芬 (指電影中可以推展劇情的目標,例如眾人爭奪的東西,不見得會交代本身的詳細說明,例如《臥虎藏龍》中的青冥劍、《魔戒》中的魔戒。) 讓所有人去追著他們跑, 年輕貌美的女孩就如同荒蕪世界裡的美麗樂章,能夠讓 Furiosa 內心燃起拯救他們脫離苦海的善念,這五個人個性相當鮮明,對她分別都代表了不同的意義。

The Splendid Angharad、Capable、The Dag、Toast the Knowing 與 Cheedo the Fragile 討喜的女孩們,為了使她們能傳達出對比其他角色的強烈反差,必須以最為自然純真的穿著呈現,象徵新生命與希望依然存在。不死老喬視她們為最重要的資產,完全隔離受盡汙染的外界,因此長期囚禁在溫室堡壘中,外頭的人們飽受癌症侵蝕,而觀眾則必須一眼就能看出她們的質樸純潔與格格不入。

五位妻子所身穿的衣服,都是挑選自於Jenny Beavan 的工作室中各種不同的棉質布料與穆斯林的頭巾,設計靈感則來自於導演當時所觀賞的一齣芭蕾舞表演,裡面的舞者統一穿著一種鄒綢布質的繃帶表演服裝。

 

不死老喬 Immortan Joe

曾經演出過《衝鋒飛車隊》斷指老大 Toecutter 印裔澳籍的 Hugh Keays-Byrne,2015 年也回歸《瘋狂麥斯:憤怒道》,再次出任反派角色「不死老喬」。

身穿透明塑膠的胸部盔甲,滲血的瘡疤清晰可見,一頭批散的白色長髮,與臉上骷髏笑容的面具,還有隱藏在下方的呼吸輔助器,都能夠看出他曾經是一位叱吒風雲的偉大將領。但多年來的長期爭戰,與數不盡的有毒物質危害,導致他的身體由內到外嚴重腐爛,因此必須打造出一個被疾病纏身的樣貌,例如梅毒之類所產生的症狀。

也設計出多種不同的身體保護殼,最後決定加上各類勳章當裝飾,象徵獨裁者的意涵,再選用一些車子與手機的金屬數字零件,除了展現他沉浸在過去所帶來的榮耀以外,帶著現代元素的造型也更有質感。

 

戰爭男孩奈克斯 War Boy Nux

戰爭男孩基本上都代表了一半的不死老喬,在這種有毒環境裡的生存欲望是相當低靡的,因此身上裝備的骨頭、骷髏和概念幾乎都來自於墨西哥的「亡靈節 Day of the Dead」,並在身體各處加強許多癌症病變的效果和傷疤,讓他們看起來更加駭人。

Nicholas Hoult 所飾演其中一位戰爭男孩名為 Nux,身上刺著 V8 engine 的圖騰,是許多人鍾愛也歷史悠久的 V型八個氣缸的引擎,因為車輛在劇中象徵權力,這個世界的人也極度崇尚機械,而戰爭男孩就將自己視為是車輛的延伸。他們也總是帶著很多罐銀色噴漆,讓他們在壯烈犧牲之後,可以閃耀且光榮的前往英靈殿。

 

Jenny Beavan 以 65 歲的年紀勝任這麼突破性的電影,還打造出超越想像的末日後世界,完全是非常不可思議的偉大成就。「電影服裝設計師」這個頭銜,也許聽起來像童話般誘人,但是其實卻沒有這麼多的光環,無法喝著香檳與明星從容討論,也不可能被閃閃發亮的美麗布料所圍繞,最困難的永遠都是用最少的預算達到每個人超乎期待的要求。

她認為身為一個服裝設計師,最重要的就是盡可能的學會所有相關技術,不會真正裁剪以及縫紉技巧的話永遠都不是真正懂衣服的人,再者,與蓋瑞奇、喬治米勒等傳奇導演和 Tom Hardy 之類的優秀演員合作,最快樂的事往往是能夠從他們身上學會各式各樣全新的事物,這份工作至今令她如此沉迷沒有第二個原因。

一部電影能這麼成功,所需的一切是身為觀賞者的我們永遠都難以想像的龐大,能夠藉此機會蒐集以及統整這麼多資訊也令人非常享受,雖然無法全盤將電影的藝術概念傳達給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們,但也至少從中有初步的理解,希望能因此讓各位有所收穫,也更加喜歡這部神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