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人生某個時間點,你必須決定自己想當什麼樣的人,別讓任何人替你做決定。」

At some point, you gotta decide for yourself who you're going to be. Can't let nobody make that decision for you.

  ─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 Moonlight》

最一開始看到電影資訊時,直覺這是一部是非裔黑人男同性戀版的《年少時代》,可能也會像前幾部類似主題的先例一樣雷聲大雨點小,沒想到卻從不被看好躍升黑馬,一路橫掃各大影展,過關斬將,成為今年奧斯卡的最佳影片。

親自靜下心來不帶任何先入為主的想法坐在影廳內好好觀賞之後,由內到外被這麼一部餘蘊無窮,後勁極強的電影所震懾,滿溢奔騰的各種情緒持續湧現,震耳欲聾,現在很少很少有作品能夠以如此唯美詩意、深入淺出的角度述說這麼一個異中求同的時代普遍性故事,尤其又是鎖定同性戀和黑人為題材。

導演 Barry Jenkins 反向思考,一改過去既定的類似電影模式,選擇不落俗套、突破窠臼,不著重於種族歧視和同性戀所承受的種種不公待遇,從內心的自我對話傳達存在在每個社會角落中的身影,將不平之鳴留給觀眾咀嚼、品味與延伸。

 

源自短篇舞台劇《月光下,黑色男孩看來好似藍色 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原作者 Tarell Alvin McCraney 同時也是本部電影的共同編劇,與導演一同提筆改編,把充滿詩意的掙扎與孤寂結合人生的三個階段,真實而美麗的藝術手法將兩人的真實故事情感幻化成電影語言,並拿下本屆的最佳改編劇本。

劇情的中心圍繞著一個菲裔黑人從小孩蛻變到成人的成長過程,不是完整的紀錄而是如同記憶片段的捕捉。靈感來自於侯孝賢導演的作品《最好的時光》,而導演 Barry Jenkins 的偶像則是王家衛,處處可以看到再熟悉不過的影子,電影刻意清楚分成三個章節,代表我們從幼童、青少年和成人的無論是主動或被動的改變與轉折。

夏隆 Chiron 從小是一個內向自卑的孩子,單親媽媽雖然愛他,卻長期沉迷於毒品而無暇顧及,他總是附近同年紀孩童的霸凌目標,因此塑造了忍氣吞聲、逆來順受的個性,也成為他這輩子揮之不去的童年陰影。

雖然成長經歷令人鼻酸,但也讓他遇見了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幾個貴人,不論是愛上唯一一位的朋友 Kevin,還是對他視如己出的 Juan 與 Teresa,都模糊了小小心靈裡所有好與壞的界線,進而成為一個在太陽下懂得武裝自己,卻在月光下選擇反璞歸真的藍色火花。

 

Little、Chiron 與 Black 三個名字都是他,卻彷彿定義了每個階段的面貌。主要是由三位不同的演員來詮釋,卻將同一人不同時期裡眼神與肢體語言裡的變與不變細膩微妙的完整銜接,似乎真的擁有相同的靈魂,複雜、深沉、壓抑而飽滿。

第一段裡,他是眾人眼裡的 Little,受盡欺凌都不發一語照單全收。但接下來的第二個章節,他決定成為自己心裡的 Chiron,第一次感受到愛的悸動與渴望,也是第一次決定勇敢反抗。而跳至第三個部分,他體會到了所謂的成長,並非否定過去的自己,而是坦然接受種種不完美,這才是當初 Kevin 眼裡的 Black,是那潮水聲中月光灑落時單純真摯的回眸。

Mahershala Ali 奪下最佳男配角的角色 Juan,雖然戲份並不多但他的存在就像是夏隆從小缺乏的父親,教導解釋他許多正確的觀念、享受溫暖的天倫時光,也在夏隆最需要愛的時後拯救這個面臨深淵邊緣的幼小心靈。很難想像,假使當初夏隆沒遇上 Juan 的話,將會變成什麼樣的人。幸好人生沒有如果,但很可惜也並非完美,Juan 同時也是讓夏隆母親日漸依賴毒品的加害者,此時他赫然明白,這個世界的善與惡從來都無法清楚劃分。

 

刻意分段的章節,將許多細節發展留給觀眾想像與延伸,填入自己所想像的故事。而除了母親角色的轉變,凱文也都在夏隆這三段過程中扮演最為關鍵的人物,像海一樣從未遠去,持續流動。

「我有時候會哭到覺得自己快化成眼淚。」

小時後,凱文鼓勵他該勇敢就不要示弱,青少年的時後,凱文是那個願意傾聽他與接納他的朋友,也是真正觸碰到他內心最深處的唯一一人。纖細敏感又脆弱的夏隆,唯獨在他面前願意吐露最真實的情感,沙灘這幕壓抑又強烈,都像看到過去似曾相識的影子,曾經害怕友情瀕臨毀滅,也曾畏懼被投以異樣眼光,但真實濃烈的情愫就算摀著嘴,也會難以隱瞞的從眼裡跳出來,更何況,在能夠一眼看穿我們的人面前永遠都是無所遁形。

那一夜的海邊,即使懵懂茫然,也似乎開啟了什麼,抓住了什麼,就如同當初少不經事、橫衝直撞的自己,還好當時我們與世界都還很年輕。

 

「你是誰?」

時間一晃眼從指縫中流逝,再回首時才驚覺竟然也走了這麼遠,在各自不同的戰場上往往我們也逐漸蛻變,不論是好是壞。在歲月的洗練之下,夏隆有如脫胎換骨判若兩人,不僅名車代步收入優渥,掛著金鍊戴上銀牙,也練了一身令人望而生畏的肌肉與線條,看似堅強可靠、成熟勇敢,活像當初 Juan 的翻版,卻因為母親的真情流露而落下淚滴,也因為失聯多年的凱文一通電話,不辭千里前往了他所工作的餐廳。

與初戀情人的久別重逢,總是讓人近鄉情怯,忐忑不安的隱約情緒一直圍繞著夏隆,在他心裡一定模擬過千百種可能的開場白與對話內容,但最後在眼睛對上的剎那一切都是徒勞無功,心臟一瞬間躍上喉嚨,怔怔然連思考能力都暫時離自己遠去。

兩人閒話家常的關心彼此近況, 逐漸安於平凡腳踏實地的凱文看著夏隆的改變與成長,似乎所有的偽裝都變得多餘,當初令他心動的夏隆永遠都是那個最為真實赤裸,不懂自我保護的小男孩。

「你是唯一一個碰過我的人,唯一一個。」

但漸漸熟悉的氛圍再度圍繞在兩人周遭,帶著難以言喻的默契相視而笑,伴隨安撫情緒的海浪聲,一次一次在心頭渲染蔓延開來,沖淡了之前的惶恐、壓抑與窒息,像是時光倒流般頓時卸下所有武裝。當夏隆帶著顫抖的聲音說出這句話時,整個世界都為此靜止,彷彿在愛情面前,我們都是乞求對方一絲絲回應的卑微靈魂,不分性向、不分種族,也不分你我。

那再度靠上肩膀的溫暖畫面,讓人無法抑制撲簌簌落下的淚滴,終於來到了這個時後,成為真正值得的自己,有些事物永遠都不會改變,在熟悉的味道旁,在潮聲的圍繞裡,在月光的擁抱下,真實單純而柔軟美麗。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透過相當詩意的手法在敘述這個無法忘懷的故事,含蓄內斂也細微深刻,贏在餘韻和共鳴,突出在言有盡而意無窮。我們都曾如此壓抑掙扎、如此畏懼表達,而學會自我保護築起高牆,但總有一個人,一個看穿我們的人,能夠喚起因為被傷害而瑟縮在角落、總是不願妥協的初心,那就是自己的真實面貌與核心價值。

整部的情感流動、眼神的無聲言語,都令人強烈感受到心底深處的暗潮洶湧,最後結局收的單純美好、回歸自我,走過的都是風景,留下的才是人生。原來這世界上,還是有很多亙久不衰事物存在,能夠被牢牢記住的,始終都是問心無愧、坦然以對的自己,也是我們最喜歡的樣貌。

超越 LGBT 和種族議題更深一層的自我探索,是此片能夠脫穎而出的最重要原因,跳脫著重歧視與不公的既定模式,由內而外,由少數到普世,透過溫柔的手法從情感脆弱面切入,以酸楚、悲傷隱隱然的共同感受,輕輕帶出整個自我成長的漫長時光,最佳影片實至名歸當之無愧。

Richard Flanagan 的小說《行過地獄之路》裡說:「偉大的書會逼迫你反覆閱讀自己的靈魂。」那我所能想到對《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最高的禮讚就是:「偉大的電影則會逼迫你反覆省視自己的人生。」

關於愛,自愛、母子之愛、同性之愛、友情之愛、男女之愛,我們的理解總是少之又少,謝謝這輩子有幸能遇見電影,在萬千世界中透過無數的故事反省、對話、學習並面對那不討喜的自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完美的影評
  • 非常謝謝你的鼓勵:)

    Kristin 於 2017/08/26 10: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