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認為沒有希望了,那就確實不會有一絲轉機,如果你覺得還有自由,那就會有改變一切的機會,就會有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的可能。」

If you assume that there is no hope, you guarantee that there will be no hope. If you assume that there is an instinct for freedom, that there are opportunities to change things, then there is a possibility that you can contribute to making a better world.

  ─ ─ 美國語言學家 Noam Chomsky

必須承認,這部電影從英文片名到中文譯名,是完全令人無法提起興趣作品,單純憑著對《魔戒》亞拉岡 Viggo Mortensen 從未消失的熱愛和信心,加上一點點的電影簡介與難以抗拒的公路元素,以及國外從影展到獎季以來的肯定,因此左盼右等,《神奇大隊長》成為上周迫不及待的前往戲院的首選。

即使以本質而言是個輕鬆溫馨、笑中帶淚的親情小品,卻有意觸碰到各個嚴肅的家庭、教育、社會和兩性等議題,透過些許諷刺戲謔的方式,深入淺出的讓我們得以藉由家人間緊密互動反思當今層出不窮的人倫悲劇,還有東西方文化差異,甚至是傳統與現代觀念的變化。

 

電影的故事從山林中展開,一個爸爸帶著六個兒女,大到 18 歲,小到 6 歲,過著有如烏托邦式的自給自足生活,親近自然、捕獵採食,不僅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體能訓練、求生技能,野外不止遊樂場更是競技場。除了飲食與活動,書讀的太少也是爸爸認知中的美國社會通病,因此對於各類書本的廣泛閱讀是他給孩子們非常重要的課題,不僅要將所讀的知識熟記於心,更要經過思考消化變成自己的見解分享出來,不論在政治、哲學、文學多方涉獵,同時訓練他們的獨立思考、判斷能力,並塑造每個人健全價值觀念,再加上音樂等各式各樣的才藝,可以說是朝向所謂「全人教育」的理想在努力。

私毫沒有讓爸爸失望,每個孩子都有著相當卓越與傑出的表現,家人間關係緊密、互敬互愛也手足情深,對彼此的了解、關懷和包容著實令人稱羨,對於整個家庭的認同在肢體語言中不自覺的流露出來。

他雖為一家之主,當孩子們面臨骨折受傷時,身兼父親與教練的他選擇袖手旁觀,畢竟這是需要自己學習面對的問題。而他們心生反對或不滿時,爸爸也不以打罵相待,反而鼓勵他們表達自己的想法,並以理駁之,以道訓之,點出孩子們的盲點和癥結,引導他們透過思考走回正軌,不過有時依然夾雜許多成見與情緒,也可以見到帶著些許高壓和獨裁的模式。

 

整個故事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在於,爸爸從來沒有因為他們只是小孩的緣故,就選擇過度保護,甚至是在許多觀念的建立上避重就輕,因為如果希望孩子能夠成熟獨立的第一要素,就是周遭的人停止將他們視為孩子。但其實對於許多父母來說,這是非常理想化的教育模式,許多觀念和想法都是需要經歷一定程度的歷練與成長,在實際的人與人互動之下才能真正了然於胸,否則一切都只是紙上談兵。

然而在真實的人生戰場中,臨危不亂的實戰經驗與心理素質往往才是克敵制勝的最重要關鍵。

再者,要扮演一個老師的角色,其實並不只是懂得一些道理,而是必須深入了解並融會貫通,從文學到歷史,從政治到哲學,法律到物理,從植物到宗教,從心理到生理,從物理到化學,從幼教到醫學,還有生活所有小到細節大到環境,爸爸責無旁貸的一肩挑起,可是有時候,剛愎自用與擇善固執只有一線之隔,又要如何能夠證明自己的觀念與解釋正確無誤?如此浪漫又理想的生活方式平心而論是談何容易。

 

但隨之而來的劇情發展,讓人對整部電影讚嘆連連。

因為曾經陪在孩子們身旁的母親不幸辭世,由於爸爸決定離群索居的怪異行徑與一意孤行的衝動性格,其實與親戚和岳父的關係老早就降至冰點,加上媽媽的自殺身亡,或多或少會把這齣悲劇的主因歸咎於他的身上。但最後,還是被骨子裡浪漫的靈魂所驅使,開著一台猶如遊覽車大的車輛浩浩蕩蕩帶上一加六口,展開見媽媽最後一面的公路之旅,也開始讓他們重新與世界接軌,並好好深思到底之後該如何走下去。

在這一路上,不乏溫暖歡樂的場景,也漸漸展現爸爸並不完美的一面,例如以解救食物之名行超商行竊之實,還有隱居山林背後真正的原因,更發生很多令人啞然失笑的種種與社會脫節行徑,導演透過一種幽默戲謔的方式呈現這種飽讀詩書卻又一無所知的對比,就好比王語嫣悉心研讀各類武功,卻在真實世界裡毫無用武之地。其實看到這裡,心底多少明白,我們很難知道,到底真正對孩子好的教育方式是什麼,任何事都是有利而有弊,有捨而有得。

 

就像是《生命中的美好缺憾》裡 Hazel 所說的,喪禮永遠都不是為逝者而舉辦,而是為了生者,因此他們下定決心,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他們堅持按照母親最希望的方式陪她走完最後一程。

無論當初爸爸如何替孩子們的教育做抉擇,但至少他把自己這一顆善良溫柔的心傳承給了孩子,徹底凝聚他們對這個家的向心力,不管前方是風是雨,都尊重彼此的選擇一起表達心中的愛與實踐心中的理想,帶著難能可貴的同理心,任性而義無反顧的偷走棺材。幾個人重回那無憂無慮的大自然懷抱中,歡欣鼓舞、開懷忘情,唱著母親最愛的歌曲,陪伴在她身邊,直到有形的軀體化成灰燼,而無形的回憶則成為心底最美的風景。

 Viggo Mortensen 的這趟旅程中的眼神流轉,超越言語,這是父親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最為溫暖動人的身教,帶著他們明白何謂「愛」的真實面貌。

也不禁想起,托爾斯泰的「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個不同」,其實,真正的幸福家庭,是透過彼此不斷的教育、磨合、溝通、退讓,父母需要學會如何成為父母,兒女也需要懂得思考體諒與成長,很多時候,父母不見得是完美無缺的,卻往往是世界上最不願意傷害我們的人。

 

 

〈Sweet Child O' Mine〉Guns n' Roses

Her hair reminds me of a warm safe place
Where as a child I'd hide and pray
for the thunder and the rain to quietly pass me by

她的頭髮讓我想起一個溫暖的安身之處
在我的孩提時代,我常躲藏其中並祈禱
祈禱著能平安躲過雷電和暴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