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意用一切,來交換再次與 TAIJI、HIDE 再一次同台的機會。」

  ─ ─ Yoshiki《WE ARE X:X JAPAN 重生之路》

小學到高中這段期間,那時候五月天還沒紅成這樣便準備入伍,周杰倫也才剛打開知名度發了第二張專輯,別人聽的是蔡依林、蕭亞軒、SHE,而我桌上散落的 CD 全是 Gackt、L'Arc-en-Ciel、LUNA SEA,與 X Japan。桌面寫下的歌詞是 Dry your tears with love,第一首認真讀懂的英文歌曲叫做〈Art of Life〉,不會半句日文但走在路上嘴裡哼的卻是詞不達意的〈Forever Love〉,高中放學後總在西門町的「九五樂府」留連忘返, Gackt 來台之後生平第二場演唱會就是 2009 年 X Japan 在板橋體育場的台灣公演。

那時候,聽的狹隘卻聽得很深,上台報告硬是要以 X 當主題,沉醉於 Yoshiki 左手打鼓右手彈琴的才華橫溢,也始終堅信 Hide 絕對不可能會尋死,即使日後漸漸脫離了日本搖滾與文化,X Japan 的地位卻始終居高不墜,他們一直都不是普通的勵志故事,而是披荊斬棘承先啟後的日本搖滾神話。

從未想過,一個曾經陪伴我走過青春歲月的視覺系樂團,有一天也化作千言萬語,被賦予需要以文字細細整理思緒和回憶的電影意義。

 

其實難以想像,對 X 一無所知的人會如何看待這個樂團與這部紀錄片,從他們標新立異、狂妄不羈,到後來卸下武裝、回歸樸實,就像看著每個人經歷所謂的叛逆時期一樣,是一種帶著源源不絕的生命力與創造力的自由意識。受他們歌曲所感染的族群遍布各年齡層,最為人所稱道的,就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也都是 X Japan 的著名樂迷之一,曾多次使用他們的名曲〈Forever Love〉作為國政選舉廣告的音樂,2000 年時,更為樂團逝世的吉他手 Hide 捐出祖產土地,在橫須賀建設一棟紀念博物館 Hide Museum。

X Japan 之所以歷久不衰,在於他們是日本史上第一個以獨立製作專輯打進主流唱片排行榜的搖滾樂團、日本地下音樂界獨立搖滾專輯的銷售紀錄保持者、第一個正式專輯銷售破百萬張的視覺系搖滾樂團、第一個參加 NHK 紅白歌唱大賽的視覺系搖滾樂團、第一個連續三天在東京巨蛋舉行演唱會的藝人,也提攜非常多後期知名的樂團與歌手,至今都影響深遠。

Luna Sea 曾說:「他們對音樂的態度、激情,是我們的榜樣。」
Dir en grey 也表示過:「Yoshiki讓我們這些下一代敢於夢想,如果說有一座我們都渴望能翻越的高山,X Japan就是那座山。」

 

《WE ARE X:X JAPAN 重生之路》在今年初的日舞影展首次登場,榮獲「最佳紀錄片剪輯獎」,並在 IMDB 上開出相當高的成績。由靈魂人物團長兼鼓手的 Yoshiki 親自推動,以他從一而終的角度述說整個樂團戲劇性的點點滴滴與興衰起落。

他們被稱為劃時代的樂團不是沒有原因,從 1982 年成軍,1989 年出道,在非常短的時間內便累積了超高人氣,也是時尚、音樂與文化的領導者,但不勝唏噓的是,一路走來風風雨雨波折不斷。中間歷經吉他手 hide 的意外身亡(也有自殺一說),主唱 Toshi 的退出、洗腦與破產,前 Bass 手 Taiji 的自殺,還有 Yoshiki 的舊傷累積等等,讓樂團一度經歷解散、復出和重組等折磨,最後終於重新向世界進軍,並在 2014 年登上了麥迪遜花園廣場,而「We are X」是專屬樂團與樂迷的一種精神口號。

「我們已經不是 30 歲,而是 50 歲了。」

隨著電影裡,鏡頭之中歷盡滄桑的 Yoshiki 悠悠的欲言又止,似乎五味雜陳的情感依然難以言喻,深埋心底的過往至今無法侃侃而談,但眼神所透露的千頭萬緒,在一起走過的記憶中是無比清晰又無比鮮明。這些轟轟烈烈狠狠活過的烙印一瞬間都盡在不言中,剪不斷理還亂,不僅是屬於上個世紀的東洋搖滾傳說,也是我們這個世代無法抹滅共同記憶,存在於汩汩流動的血液裡。當雙手交叉升至胸口時,當震耳欲聾的爵士鼓響起時,當遊走於古典和創新的鋼琴落下時,屬於 X 的靈魂便開始躁動不安,一呼百應。

 

假使完整道出對於 X Japan 的複雜情感與深厚羈絆,可能會寫出論文長度的萬言之書,但相信 Yoshiki 在著手拍攝此部紀錄片的時候,所面對的選擇取捨和呈現方式必定更為龐大困難。

在歲月的風化與時光的洗鍊下,當年許許多多的片段和影像,帶著物換星移的感慨,從準備麥迪遜花園廣場這個聖地的演唱會展開,穿插著過往 X 成軍、崛起,到曲終人不散的酸甜苦辣,這條前無古人的血路即使襲捲東洋也無法讓他們自此之後一帆風順,以 Yoshiki 的觀點切入過去與當下的故事核心,小時候父親過世所開啟的分水嶺,帶著古典樂的深厚底子結合搖滾樂的崇尚自由和情感宣洩,除了生命的奇蹟外,也締造了音樂的神話。

「在同一個時代,有著相同的痛苦、有著相同的傷痕,擁有同樣的寂寞、同樣的孤獨的朋友們,因為音樂走到了一起。」

1997 年的《The Last Live》是一場永遠也看不完的演唱會,泣不成聲的 Toshi 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所有人把樂團解散的罪名歸咎於主唱身上,畏懼籠罩著他,害怕壓抑著他,眾人提防著他,這卻是 Toshi 人生中無比黑暗慘痛的谷底遭遇,不但自我懷疑,甚至被洗腦組織徹底控制,然而這也是前陣子才被攤在陽光下的真相。

當時台上幾個再熟悉不過的面孔,有人眉頭深鎖,有人真情流露,有人無奈不捨,有人氣力放盡,而有人滑落了幾滴淚水,卻沒人料想到,這是 X Japan 最後一次全員到齊,雖名為暫時解散,卻也永無團聚的一天。

 

整部《WE ARE X》,不敢想像的莫屬關於已故吉他手 Hide 的部分,他在 23 歲的時候加入 X Japan,那把鮮豔亮眼的 Yellow Heart 吉他宛若他的化身,然而在 34 歲時,被發現於自家公寓內掉死於房門把手上而氣絕身亡,警方最終以自殺結案,有些歌迷承受不了打擊而追隨他的腳步,但稍微對他有了解的人都不願意相信 Hide 會意圖自我了斷。

其一,是因為一般人不會選擇低處的門把自縊,反而吉他手由於長期背琴造成肩頸僵硬,會透過毛巾幫助頸部舒壓與拉筋,可能是酒醉加上獨自居住,意外導致悲劇的發生。其二是因為他開朗樂觀、正向積極,事事都抱持著赤子之心,他熱愛變化與創意,透過藝術詮釋自己,喜歡以各式各樣繽紛搶眼的的造型和曲風驚艷觀眾,他的音樂與個性如出一轍,充斥著歡樂、活力與希望,總是以溫柔耐心的態度照顧著團員們,對 X 來說,他的愛有如母親一樣照耀著大家。

總是不允許自己表演時出任何差錯,彈奏指法精準,歌迷對他來說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支柱,永遠把我們視為第一考量。當時,《The Last Live》落幕的隔天,他馬不停蹄組織新樂團「Hide with Spread Beaver」,展開一連串緊鑼密鼓的行程,因為,他不願意讓 X 解散的事實帶給歌迷傷害,因此努力扛起責任,「在歌迷還來不及感覺到悲傷的時候把他們向前推出去。」

這是 Hide 的溫柔,這是日本第一的吉他手,更不可能終結自己的生命帶來更巨大的傷害。

 

Hide 驟然離開人世,是 Yoshiki 遲遲難以接受的事實,雙手顫抖語帶哽咽的受訪畫面十幾年來揮之不去,葬禮上悠揚陪伴他走完最後一程的〈Forever Love〉,送走的不只是形體,更是一起勾勒屬於 X 的夢想和藍圖,Yoshiki 蒼白瘦削的肩膀,背負的不只是「他」,而是「他們」,也是這個世代的樂章。

Yoshiki 的地位極為崇高,不只是奉命為日本皇室譜曲,並親自在「慶祝天皇陛下即位十周年國民慶典」演奏,也不單因為日本前首相是他們的樂迷,而是在關鍵的年代,以金屬為本以古典為輔,本著音樂的形式帶動文化、時尚與思想的解放和改革,坦率表達真誠以對,將最為強烈的情感注入每個音符和鼓聲之中,同時衝擊感官、渲染靈魂。

對於能有幸見到這部紀錄片的誕生,我打從心底以身為 X Japan 的資深歌迷為傲,電影所述說的不只是樂團的心路歷程,更是我們一起活過、共同成長的證明。謝謝 X 願意賭上一切,謝謝 Yoshiki 從未放棄任何可能,一次又一次拾起碎的滿地的心靈,拼湊成音樂與藝術最美的姿態,寫下這齣永垂不朽的搖滾傳奇故事。

「在我死亡的那一天,我會告訴我自己,至少我什麼都試過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