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那種波瀾不驚不再需要其他選擇的歸屬感,只會於一生中天光雲影的白晝與月明星稀的夜晚裡撞擊出火光,從此像塵埃般停駐,無法再度因風而起。

可能是笑談著彼此都曾看過的電影裡的一首歌曲,例如《異星入境》例如《真愛每一天》。可能是偶然遇見滿城的紫藤花海在春風輕撫時恣意綻放,隨著你悠閒呢喃的口吻傾瀉而出。可能是當溫差過大的夜景灑落,身旁遞過來鮮豔欲滴的紅色玫瑰也抵不住我瑟縮在你外套下的胸口起伏。可能是向來並非重點的言不及義,若有似無串起彼此過往曾經擦肩的同一片雲朵,如今風化成了愛恨痴真的掌紋。

抑或是燈火通明的都市點點光害裡,你低頭看見了我黯淡的微光,而我恰巧抬頭望進了你的眼眸溫柔如海。

 

但是當大浪打來的時候,才發現原來狂風驟雨會落在眼裡,原來枯葉飄零會壓毀情緒,原來夢境遠離會支離破碎。能緩和紛飛思緒的是年歲,能撫平劇烈脈搏的是寂寞,其實恆星看起來始終都是無聲運行靜靜獨舞著。

「揮霍了緣分,看透了景色,我懂得深刻。」

選擇當潮汐帶不走的一粒沙,選擇成為枝頭殘存的一點紅,選擇任憑弱水三千奔流入海,是在緣份散盡之後凝視來時路才明白還不算太過顛簸,含淚轉身是無法抗拒的晴雨蒼涼必經過程,不如強顏歡笑揮一揮衣袖目送彼此回歸平行。

然而,翻過了幾個章節,送走青絲迎來白雪,儘管暗自推演過千千百百種重逢的悲喜鏡頭,胸腔的百感交集彷彿心臟瞬間越上咽喉,昏天黑地捱過如一個世紀長久的語塞之後,忽然之間時針不只停擺而像倒流,也許更加確信永遠解釋不清卻逐漸了然於胸的愛。

 

「我想,當年輕的時候,人總認為未來會有許多心靈相契的人,可是人生走到後來,才發現那是少之又少。」

I guess when you’re young, you just believe there’ll be many people with whom you’ll connect with.
Later in life, you realize it only happens a few times.

    ─ ─《愛在日落巴黎時 Before Sunset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