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手遮住今年暑假檔期的兩部大片,《敦克爾克大行動》Christopher Nolan 與《玩命再劫》Edgar Wright 兩位名導都對彼此的作品讚譽有加、相互推崇,這種極其獨特而強烈的個人特色任誰都無法仿效學習。在晚了國外幾周後終於親眼見識這部傑作,音樂帶動劇情的大師之作,打破既往音樂為輔的不成文規則,帶著童心未泯的稚氣、簡單鮮明的人物、靈巧精準的節奏、風格十足的選樂品味、華麗刺激的飆車場面,是集所有浪漫於一身的爽快電影,是聽覺與視覺的將近兩小時的感官饗宴。

無法忽視的音樂成為故事發展的主軸,導演抓住所有觀眾喜愛的元素,打破陳規撞擊出前無古人的嶄新風格,喜歡《玩命再劫》直接的劇情卻藏著不簡單的背後設定,從家庭陰影遙指自閉傾向,從天賦異稟望進對家人的責任、對音樂的堅持和對愛情的執念,鮮活的角色個性帶出身為人的希望和無奈,如果這世界能夠容許一輩子聽著歌開著車旁邊坐著心愛女孩的夢想實現,那必定會是個不惜一切代價遠走高飛的迷人國度。

整部電影就是充滿爽度、非常過癮的娛樂傑作,以品味取勝,以歌曲敘事,以浪漫支撐,以善良跳脫,以節奏躍動,闖出過去相似類型作品難以匹敵的全新境界,非常非常精彩,完全是一部令人驚豔的犯罪飆車音樂劇電影。

 

Ansel Elgort 飾演的 Baby,年紀輕輕就成為犯罪集團的頂尖車手,看似沉默寡言、置身事外,對殺人搶劫敬而遠之,只要有和拍的音樂,沒有一輛車是他無法駕馭,每天依照不同的心情決定選擇哪台 iPod,歌曲成為他生活裡最重要的鎮定劑,彷彿雙耳帶上耳機的剎那,就能在自己夢想的世界裡喘息,透露著導演沒有點明的性格特質。對人群選擇疏離,對情感追求純粹,對音樂和開車近乎偏執,然而在 Baby 與世界之間隔著一道高牆,除非他主動放下城門,否則沒有一個人能越雷池一步,即使人在江湖也獨善其身完美扮演自己的角色,那惜字如金的壁壘後面,是始終不肯沾染血腥、不願傷害他人的善良少年。

在 Edgar Wright 完全拒絕使用 CGI 特效與 Green Screen 綠幕合成等技術後製的堅持下,所有飛車追逐場景都是真實拍攝出來的,這也是為什麼打從第一起銀行搶劫就能帶來爽度十足的震撼開場,於駕駛座上的 Baby 帶著強烈的專注力,目光如炬眼觀八方,極為敏感的內在造就心思縝密的個性,而如此纖細的神經源自於揮之不去的家庭悲劇和成長夢魘。多年以來隨身不離錄音器,將發生在他周遭的一切聲音對話與悲歡離合紀錄下來,在自行加工變成一首又一首的人生歌曲,就像是《星際異攻隊》的 Awesome Mix 一般,這些錄音帶目睹了母親的死亡悲劇,也見證了孤獨城市中因音樂而相遇的浪漫戀曲。

 

「你不屬於這個世界。」

養父苦口婆心希望能喚醒 Baby 的自覺,在他眼裡,永遠是那個善良討喜的孩子,龍蛇雜處的環境裡不會有他的長久容身之處,甚至可能不幸陪上自己的性命,然而導演卻在只圖一己私利、殺人不眨眼的黑道世界裡,塑造出這些難以打從心底厭惡、敢愛敢恨的情與真。每位立體鮮明的人物都帶著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特質,Bats 不按牌理出牌的瘋狂不羈,Darling 挺身誓死抵抗槍林彈雨,Buddy 隻影不願獨活一心只想為妻子復仇,Deborah 對愛毫無保留如飛蛾撲火,Doc 老謀深算卻依然無法背棄自己的良心,即使 Baby 最終認清自己早已與這些無惡不作的犯罪份子並無二異,同時似乎也發覺他們並非全然如此十惡不赦。

這些戲精等級的配角讓人非常驚喜,不僅演活了整部電影,在故事轉折和心境轉變上牽動生澀的年輕主角,自然精準隨著音樂創造出感官的衝擊,特別是好幾幕發展雖不意外卻相當震撼,喜歡 Darling 在餐廳裡嚥不下 Bats 的瘋狗挑釁,眼神兇狠的為 Buddy 出頭,也喜歡她是在警方包圍下第一個縱身躍出的人,Bats 狂傲妄為總令人不自覺屏氣凝神的捏了好幾把冷汗,更被 Buddy 萬念俱灰的神情而撼動,當一個人只求玉石俱焚時,就是這樣的令人畏懼。而最讚嘆的還是 Doc,Kevin Spacey 在道貌岸然老奸巨猾的外表背後竟然選擇做出如此崇高的舉動,對 Baby 的憐惜疼愛在強烈的反差之下剎那間毫無保留,導演的浪漫成為《玩命再劫》中最迷人的純粹。

 

Doc 很浪漫,Darling 與 Buddy 很浪漫,Baby 與 Deborah 則將浪漫體現的淋漓盡致,Deborah 是除了養父之外能讓他重新與世界接軌的關鍵人物,Baby 能與之分享自己的音樂國度、談論難以正視的母親陰影,因為她,Baby 開始對未來產生期待,勾勒那一場擁有音樂和她相伴的公路之旅,也獲得心靈與人生的救贖機會,只能親手將水深火熱的現況畫下句點,才有重新開始一天。

人在江湖往往身不由己,一但涉足一輩子都難以翻身,Deborah 有很多的時間點大可一走了之,不為了在餐廳萍水相逢連真名都不知道的人淌這灘渾水,然而就如同我們一樣,她也相信那雙善良、執著而認真的雙眸,情願與他一走了之、情願為他開槍殺人、情願為他出生入死、情願為他飛蛾撲火、情願相信他的身不由己、情願等待他有朝一日真正還清不歸路所付出的代價。

「你不屬於這個世界。」

然而生命裡出現一位說什麼都需要勇敢捍衛的人,Baby 無法繼續逃避,也不能再躲回自己的世界,前面幾千步走錯了不打緊,重點是從今以後的來者與明日,如果兩個人連鬼門關前都已經攜手走一遭,迎面而來再多的威脅都不足為懼,所以他壓下了 Deborah 的槍口,眼神宣告著必須靠自己終結這一切的決心,真正揮別過去的陰影和是非,這是 Baby 的善良也是他的偏執。

 

Edgar Wright 對於自己的作品有很多堅持,與諾蘭一樣要求最少的特效最真的場景,他籌畫超過 20 年的《玩命再劫》,片名取自美國民謠搖滾二重唱 Simon & Garfunkel 1970 年代的一曲〈Baby Driver〉,不只飆車場面力求真實,幾乎是全無特效輔助,所有槍響、演員動作與鏡頭剪接都堅持對上節拍,而且如果觀眾夠仔細聆聽,電影中每一首播放的歌曲都能聽到細微的嗡嗡耳鳴聲,就像是 Baby 耳裡的聲音。導演更為了能隨時保持與演員溝通,他總是要求乘坐在架設攝影機的車內,而非後面尾隨較為安全的車輛裡,養父 Joseph 是一位聾人,因此真正請來八十幾歲的聾人演員 CJ Jones 來詮釋,Ansel Elgort 為此特地去學手語和他對話。

通常一般在音樂性較強的電影裡,都會有一兩首我們特別喜歡或印象深刻,只要提到特定作品,腦海裡就會自動播放起這些歌曲,但唯獨《玩命再劫》特別有趣,再度聽著原聲帶的時候,不是電影喚起對音樂的記憶,相反的,是歌曲播放的剎那劇情就隨著音符的舞動躍然眼前,每段旋律、每種節奏都被賦予電影的片段靈魂,好像是音樂帶出了畫面的生命力。無法說出比較喜歡這部裡的哪首歌曲,因為正是這些音樂組成了此部作品,這一首相遇,那一首打架,另一首飆車,下一首槍戰,好像又再度重溫了一次這場視覺與聽覺的饗宴,真的非常過癮。

 

一直以來,對飆車與犯罪主題都相當感興趣,但已經厭倦所謂為拍而拍的複製貼上劇情,一成不變的公式化手法,其實爽片與商業電影是能夠不和空洞乏味只剩特效畫上等號的,《瘋狂麥斯》、《玩命再劫》等都屢屢證明了這點,本片善用各種元素、對白和演員之間的互動,在幽默與正經之間達到完美平衡,為人所稱道的招牌快速特寫鏡頭帶入緊湊之感,更提升喜劇的境界,劇情雖然經典卻不落俗套的突破五感,顯示了這位英國鬼才名導多層次而獨特的風格。

飆車、飆歌、飆演技,讓觀眾隨著音樂享受感官刺激,並在你死我活的江湖裡看見寥若晨星的浪漫情真,以令人神魂顛倒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延伸閱讀〗

【電影】敦克爾克大行動 Dunkirk,古來征戰幾人回。

電影】羅根 Logan,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電影X文學】馬克白,莎士比亞最短的悲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