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根好好運》完全是《瞞天過海》的對立世界,也是一部排富版的《瞞天過海》,沒有人穿著體面奢華,沒有人揮霍無度,也沒有智慧科技,他們充其量也只會運用所謂橡皮筋的基本原理,這是我認為最為有趣的地方。」

導演曾經如此說明,也許大家都說這部是鄉村貧民版的《瞞天過海》,也可以視為是輕鬆幽默版的《赴湯蹈火》,但很可惜都不是之所以令人享受的原因。

Steven Soderbergh 帶著一票豪華演員和厲害如昔的劇本,深刻刻劃褪去金字塔頂層奢華外表的真實現況,將社會底層受家計所苦、為家人掙扎的樣貌呈現出來,被生活逼到窮途末路試圖鋌而走險,並抱持一絲尚未熄滅的美國夢,交錯許多魯莽行事的戲謔嘲諷,透過這些不落俗套的幽默進而讓觀眾忽視運氣所帶來的諸多漏洞,精彩詮釋大快人心的邊緣反撲,最後再灑下扣人心弦的佐料,親情。

 

真實的美國社會,是被生存壓得喘不過氣的藍領勞動階級所組成,就像劇中的羅根兄弟 ,Jimmy 曾經可能擁有一個前程似錦的足球生涯,卻因為一次受傷而終生跛腳,拖著一拐一拐的身軀設法在工地裡謀得一職,卻總因為自己的殘缺而無法得到一個穩定的工作。而這一天也面臨同樣的結局,不得不離開 Charlotte Motor Speedway 的修復工程,心情抑鬱無處宣洩,雖然身為一個婚姻失敗職場碰壁的中年男子,但他卻是世界上最疼女兒的父親,只要有鬼靈精怪又貼心可愛的 Sadie 陪伴在身邊,似乎天塌下來都不足以畏懼。

不出許多好萊塢電影的設定,許多在外四處行搶、殺人不眨眼的罪犯,回到家後則是托著孩子腋下飛高高的慈父,銀鈴般的咯咯笑聲就是最治癒的良藥,看著 Sadie 歪著小小的腦袋煩惱才藝比賽的該唱什麼歌曲、選美比賽的該如何打扮,在 Jimmy 的心裡,再多金錢享樂都及不上見到女兒無憂無慮的笑顏來的踏實滿足。

Jimmy 丟了這份工作後,帶著滿腔的怒火衝到而弟弟 Clyde 經營的酒吧,想喝一杯舒緩緊繃的情緒,Clyde 是一位伊拉克戰爭的退役軍人,不幸在戰場上失去了左手臂,因此之後以一支塑膠手臂輔助日常生活。看到弟弟被揶揄欺負,Jimmy 不會選擇袖手旁觀,兩個教育程度不高的人好像就能與世界為敵,兄弟倆相處的氣氛帶著一種微妙的默契,不需太多言語傳達,光憑著「花椰菜」一個旁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莫名暗號就能清楚接收彼此的明確意圖。

 

在完全了解 Jimmy 想做出什麼驚人之舉後,Clyde 提議要招募還在獄中服刑的爆破高手 Joe Bang,卻沒想到需要買一送二,連同 Joe Bang 的兩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弟弟一起納入考量,將準備展開搶劫Charlotte Motor Speedway 的計畫。原本預定在一個普通的周末,卻因為資遣 Jimmy 的公司所負責的修繕工程即將完成,預想的潛入路線都會消失,所以被迫提前一周。

正巧撞上了美國相當有代表性的大型賽車比賽期間,就是一年一度在美國南北戰爭紀念日的當週末,由可口可樂公司贊助、NASCAR 主辦的最頂級賽車系列賽 Monster Energy NASCAR Cup Series 盛大展開的「Coca-Cola 600」,1960 年開始距今已有超過 75 年的歷史,《羅根好好運》整個劇組更直接在 2016 的比賽中取景拍攝。

賽事開始時電影也進入真正的超潮,從獄中、賽場和地下金庫多方聚焦在整起搶案,相當喜歡導演的高級幽默,從角色的反應突顯反差和嘲諷,都越獄準備搶劫了聽到國歌依然老老實實的脫下帽子,打算偷搶拐騙還堅持要聽到所位道義責任的搶劫動機,時間緊迫之餘卻將炸彈擱置一旁努力解釋爆破原理,大費周章在監獄裡聲東擊西卻只要求《權力遊戲》的小說,透過話題時事維持一種介乎荒唐與合理之間的平衡,讓人覺得也還有些道理可循。

 

Steven Soderbergh 令人啞然失笑之處具備一定的格調,而且恰巧都搔到了我的癢處,無論是 Daniel Craig 後龐德時代前所未見的喜感、喬治馬丁的神來一筆,或是塑膠手臂被吸走的瞬間,沒有美國喜劇刻意取悅觀眾的粗俗笑點,但以演技、表情、互動和肢體語言創造出獨樹一幟的戲謔。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真實事件往往比虛構電影還要荒唐,這種硬漢形象背後隱藏的迷人反差讓漏洞百出的搶劫過程本身變成次要,到最後才發現看似傻人有傻福的峰迴路轉下,誰愚笨誰聰明,更並非是全然不經大腦的簡單計畫。

令人無奈的,這是美國普通百姓的寫照,在德州、北卡羅來納等內陸的鄉間真實生活,兄弟倆一個斷手一個跛腳,建構在現實世界之上的底層現況其實並不荒謬,無數百姓庸庸碌碌了一生只為了五斗米和一個遮風避雨的屋簷,而這些忙於生存的人們無暇思考過於遠大或深層的道理,所求是一家溫飽和免於被資本主義一層層剝削的日子,看看《赴湯蹈火》,看看牢不可破的階級,看看如同原罪的貧窮輪迴,這樣的世界稀少嗎罕見嗎?我們都是最幸運的一群人吶。

 

以黑色喜劇的型態展開,以社會底層的角度反諷,再以瞞天過海的手法反轉,此起彼落的笑鬧聲中賦予反思的價值,幽世界一默的同時也聰明的展現一體多面,《蜘蛛人:返校日》反派禿鷹為了家人賭上一切,《蟻人》史考特四處偷竊依然守著女兒,《自殺突擊隊》死射為了賺錢罔顧人命卻甘願為寶貝女兒低頭賣命。

Jimmy 也不例外,在硬著頭皮疲於奔命完成搶劫之後,選擇回到女兒比賽的現場,她一身費盡心思的可愛裝扮,無助徬徨的愣在舞台上,沒看到爸爸人影時說什麼都緊閉雙唇不肯開口唱歌,直到那熟悉厚實的肩膀出現在門口,原來她在最後一刻,將表演曲目改成了前世情人最愛那首歌,獻給小小世界裡最愛的一雙手。

John Denver 耳熟能詳的經典鄉村民謠〈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其實過去沒什麼特殊的感覺,然而卻在《羅根好好運》中幻化成了地緣與血緣之下無比真摯動人的親情意涵,默默也紅了眼眶,相當喜歡也特別享受導演建立在這樣價值觀之下的美國,而那荒腔走板的生活就像女兒五音不全的歌聲一樣,充斥著無力、不公,卻也溢滿浪漫、情感和關懷,更有著難以取代的人生價值,一邊開懷大笑,一邊品嚐不盡完美卻閃閃動人的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