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的解讀而言,Edgar Wright 的電影美學有兩種次元,他的靈感源自於動漫與電動,當你對他所有作品中的人物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時,幾乎都鮮明到足以直接手繪而成,無論穿著、舉止都栩栩如生的出現在腦海裡,所以最重要的是,將所有角色身上注入相同的情感共鳴。這部很明顯為一個現代色彩濃厚的電影,需要更多立體空間美學來填補和加強,我們在顏色方面做出許多大膽的選擇,同時能夠娛樂觀眾和滿足影迷,我已經開始勾勒出大家在萬聖節時打扮成這些角色的畫面了。」

  ─ 《玩命再劫》服裝設計師 Courtney Hoffman

Edgar Wright 是一位個人風格極其強烈的導演,總能創造出觀眾最佳的視覺停留效果,而色彩的趣味運用更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從《活人甡吃》Simon Pegg 的鮮豔紅色,到《終棘警探》的飽和藍色,再到《醉後末日》的詭異綠色,當然更少不了《歪小子史考特》,鮮豔明亮的繽紛色彩幾乎成為了他的正字標記,然而到了《玩命再劫》更將作品提升到全新境界,其中每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在不同搶案裡,都身穿了和本身個性相互呼應的顏色和衣服。

 

Courtney Hoffman 是好萊塢近幾年聲名大噪的其中一位服裝設計師,僅 32 歲左右的年紀,除了曾經手《八惡人》、《神奇大隊長》等作品外,也因為與大導演 Quentin Tarantino 交往而因此廣為人知。早已是 Edgar Wright 忠實支持者的她,對於能參與此次《玩命再劫》更感到非常榮幸,在美感之外,劇中的每位角色都有各自的靈感來源, Buddy 和 Darling 便是來自於 1993 年的《絕命大煞星》和 1990 年的《我心狂野》,更像從不同世界聚集於此的人物,萃取各部電影中各類的元素,再設法激盪出屬於這個世代的一群人,這就是她在本片中努力嘗試的最大目標。

「Edgar Wright 確實拍攝出一部非常獨特的電影,並不單純只是銀行搶劫或是飛車追逐,而是建立於一長串的歌單上,從拿到劇本的同時也收到了歌單,我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你能夠邊讀劇本邊聽著配樂,好似打從一開始就賦予這部作品栩栩如生的互動性與源源不絕的生命力。而音樂早已決定了所有方向,這首 50 年代,那首是 rap,另一首則是嘻哈,正如歌曲所帶來的動力,我希望美感也能營造出同樣程度的感受,既然導演的音樂挑選自世界各地,我的衣服也必須一眼讓人覺得來自於世界各地。」

 

Ansel Elgort 飾演的 Baby 是造型必須第一個拍板的角色,Courtney Hoffman 希望他從頭到尾就只穿一套最主要的衣服,但找尋那一套完全符合形象的唯一一件,可是比為一個人找尋三十套還要困難,因為 Baby 是一個按照自己步調生活的人,以相當特殊的方式看待眼前的社會,所以他的外型必須從簡,不能讓人感覺太流行、太現代或是太有魅力,最好能符合這麼一個獨來獨往之人的喜好或理想形象,而且他似乎正好就活在 50 年代的幻想裡。

Baby 身上看不出任何一點的罪犯特徵,但除了犯罪集團首屈一指的車手這個身分以外,Ansel Elgort 這麼解釋:

「他從來都不喜歡暴力,卻真的打從心底熱愛駕車,但當這些沾染上血腥又同時遇見 Deborah 之後就開始產生改變,他深知自己愛上了這個女孩,也讓養父置身危險之中,所有他在乎的人都因此面臨生命威脅,所以他漸漸動念想擺脫江湖上這一切,但黑幫從來都不是能來去自如的環境。」

 

Baby 的角色設定更是非常典型,在劇本裡還被形容要像是《萬花嬉春》的 Gene Kelly 在買咖啡的樣子,因此他身上的色調必須如實反應他的世界,與一起共事的流氓搶匪鮮明大膽的用色產生視覺上的強烈對比,Baby 所感知的世界只有黑白灰,當他被這些危險的人物為繞時每個人身上都擁有自己的顏色,Bats 是紅色,Darling 是粉色與紫色,Buddy 則是藍色,就像在漫畫裡一樣,每個人物身上衣服的顏色就代表他們一部分的人格特質與個性。

但 Baby 並沒有維持太久的出淤泥而不染,在黑社會龐大的壓力和 Deborah 帶來的愛情下,也導致皆下來一發不可收拾的後果。而 Courtney Hoffman 隨著劇情的發展在 Baby 黑白分明的乾淨外型上加入許多細微的巧思,當事情開始超出預期發展時,Baby 身上的顏色也逐漸加重,他承受撞擊、衣服染上血跡,並做出許多選擇,從一開始穿著的純白 Tshirt 在設計師的仔細手染之下,共以四種由淺到深的顏色出現在電影裡,最終結局身穿灰色上衣畫下句點,這是非常低調的改變,可能沒什麼觀眾會注意到,但當 Baby 涉足犯罪世界越深也就越黑暗,此時他極度厭惡這一切,只想擺脫過去,就像是經歷了一場心靈歷練的旅程。

 

Baby 身上這件外套幾乎是貫穿整部電影,就如同《活人甡吃》一樣,設計師不停的問自己,到底甚麼樣的服裝能夠讓眾人被激起爭相模仿的欲望?

最後,他們從大半在 TOPSHOP 購入的 80 件候選外套裡,挑選出樣式完全不同的三件,像科學怪人般拼湊出觀眾眼前的灰黑夾克。因為其實 Baby 沒有多餘的收入能買新衣服,所以 Courtney Hoffman 並不打算直接讓他穿上成衣店的商品,必須加工出二手外套的感覺,重點是要看起來非常平價,最好像是從舊貨店裡買來的。而當片場側拍照流出時,Twitter 上面也真的爭相詢問哪裡能買到 Baby 的外套,可見觀眾真的非常喜歡 Edgar Wright 的電影,也真正有在注意其中的獨特美學。

Deborah 與 Baby 邂逅於一間餐廳,因為她的角色設定活脫是一位 50 年代的理想女性形象,因此最佳的出場服裝便是 50 年代女服務生的可愛餐廳制服,最有趣的地方在於,這樣的打扮並無法以視覺效果透露她真正的性格,單純只為了上班而穿上這套衣服,必須讓觀眾跟隨 Baby 一同探索,部分服裝還是透過他的想像才出現,更為電影本身帶來許多樂趣。

 

而其他一起執行任務的搶匪相對於 Baby 來說用色就非常鮮豔,Buddy 和 Darling 就像一對鴛鴦大盜,即使這對夫妻並非圓滑好相處的人,感愛敢恨的個性卻相當立體而直接。

Courtney Hoffman 參考了 Arthur Penn 執導的1967 年《我倆沒有明天》改編自真人真事的情侶 Bonnie 和 Clyde,還有 Tony Scott 執導的1993 年《絕命大煞星》裡的 Clarence 和 Alabama,這些愛與情感都是真實的,只是他們都沒有做出最適當的選擇。Buddy 和 Darling 永遠都會這麼自私,在拉斯維加斯和非法地帶之間游走,隨著劇情的推進他們並不會有明顯的變化,直到觀眾感覺事情不太對勁,也發現這個世界開始對他們產生影響。

 

飾演 Darling 的 Eiza González 表示:

「不論發生什麼,他們能互相成為彼此的後盾是一件很可愛的事,不僅個性互補,也時時照應對方,碰到困難時都會先保護另一個人。Darling 個性很酷,打從骨子裡也是真正的壞蛋,但有時又像個置身事外的路人,在笑臉迎人的外表下藏著駭人的瘋狂,我喜歡在詮釋這個角色時,能將她最甜美的一面展現得淋漓盡致,甚至讓觀眾懷疑她是否有能力融入黑幫裡,但當你親眼看到後面的發展後,會告訴自己:『非常好,原來她是一個瘋子。』」

而演出 Buddy 的 Jon Hamm 也跟著解釋,Darling 絕對有辦法能夠操控 Buddy 的身心,她就是他的弱點:

「Darling 任性無拘、追求享樂,而 Buddy 則是帶點嚴肅、機警聰明,兩個人是相當理想的結合,他在法律的背面找到了自己,也在法律的背面找到快樂,能遇到像 Darling 這樣的情人談場戀愛,即使是身處另一邊的世界也很美好,我認為讓 Buddy 最沉醉的莫過於這個部分。」

 

然而當 Bats 出現後,事情變得不再如此單純,他每天都像是處於極為憤怒的狀態,任何一點小小舉動都可能激怒他,對周遭所有人一視同仁,一旦發作就是格殺勿論,也不太在乎其他人感受。

Bats 認為自己是當地霸主,不需聽命於任何人,他行事喧鬧鋪張惟恐天下不知,身為經驗豐富的江湖老手,設計師在安排他的外型時,遵從導演「我要他全身上下都是紅色」的建議,從頭到尾讓他穿著最大膽的顏色,採用大量鮮艷的紅,顯示在電影中是個性火爆直接的亞特蘭大在地流氓,完全符合此色在他身上的意象。從穿著都像是走在當地街頭會看到的樣子,因此選擇忠於街頭風格,這就是《玩命再劫》的拍攝地,這就是亞特蘭大,看著 Jamie Foxx 在每一幕的鮮紅色裝扮就是整部電影最賞心悅目的事。

「我們還希望他戴上一些金光閃閃的配飾,Jamie Foxx 說,他想可以是 Bats 從某人身上砍下來的一截指頭,然後鍍成金色,所以這就是他戴了整部電影的東西。」

 

Edgar Wright 的電影總會有很多強烈的個人風格,從敘事、取鏡、剪接、視覺、音樂到人物堆疊,不僅提升喜劇和娛樂片的質感,不再只剩無謂的爆破特效和濫情戲碼,更在老套的設定裡玩出耳目一新的英式幽默。《玩命再劫》不只飆車、飆歌、飆演技,更飆票房,成為導演生涯裡最賣座的作品之一,續集劇傳目前 Sony 也正在和導演討論當中,有些慶幸他當初退出了執導漫威的《蟻人》,能讓我們在超級英雄的電影世界之外看到更多意想不到的驚喜佳作,帶著 Edgar Wright 獨樹一幟的美學和浪漫,更期待往後他所帶來的每一部追求感官饗宴和偏執極致的大師之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