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鬥陣俱樂部裡,我看到有史以來最強壯最優秀的人,但卻被物質社會所浪費掉,充當加油工、服務生或者白領奴隸。現實的社會和該死的廣告讓我們去追求汽車和時尚,嚮往那些名牌時裝、高檔家具、豪華寓所,讓我們做自己憎恨的工作,好令自己有錢去買其實並不需要的垃圾。我們是被歷史拋棄的一代,沒有目標也沒有位置,沒有偉大的戰爭,更沒有經濟大蕭條。我們的偉大戰爭就是與自身靈魂的抗爭,我們的經濟大蕭條就是面對物質世界和內心恐慌。我們是被電視撫養長大的世代,幻想有一天能成為富翁、影帝或是搖滾明星,但這些都不可能,而且我們正在揭開真相。」

I see in fight club the strongest and smartest men who have ever lived an entire generation pumping gas and waiting tables; or they're slaves with white collars. Advertisements have them chasing cars and clothes, working jobs they hate so they can buy shit they don't need. We are the middle children of history, with no purpose or place. We have no great war, or great depression. The great war is a spiritual war. The great depression is our lives. We were raised by television to believe that we'd be millionaires and movie gods and rock stars -- but we won't. And we're learning that fact.

  ─ ─《鬥陣俱樂部 Fight Club

IMDb 8.8 分,影史百大第 10 名,這輩子看千千萬萬次都不會感到一絲厭倦的電影沒有幾部,《鬥陣俱樂部》就佔去了一個名額,更是人生前十大愛片之一,身為 Edward Norton 的忠實影迷,還有 Brad Pitt 生涯最帥的代表作,已經找不到多餘的詞彙來表達有多喜愛,終於在 1999 年年齡太輕錯過之後,真正有機會在大螢幕一睹 David Fincher 藝術與商業平衡極致的現代啟示錄。

一句一句倒背如流的台詞從兩位主角口中時,內心的澎湃和感動更是難以言喻,非常謝謝聯影願意在我們的有生之年一起重溫這部充滿黑暗、暴力、焦慮、迷網、哲學的反社會神片,也終於有契機認真思考本片所激盪出的巨大衝擊。

 

神作無須再多加歌頌,被歸類為厭世代表作也好,唯恐天下不亂也罷,《攻敵必救》曾說,憤世嫉俗一詞是給過分天真的人來炫耀自己有多世故,當我們一隻眼睛看清世界的醜陋時,另一隻眼睛也會隨之睜開,也許可以比喻為賦新辭強說愁與欲說還休的差別,並不是拒絕相信事實就並非事實,電影始終無法讓世界變得更好。

單單憑著《驚悚》與《美國X檔案》就被 Edward Norton 的魅力與演技收服的五體投地,即使外形並不突出卻彷彿變色龍一樣,眼神流轉之際帶來全然判若兩人的神情。《鬥陣俱樂部》中身兼旁白與演員,以第一人稱的視角帶領觀眾摸索整個故事,從頭到尾都不知道主角姓名,但他就是我們每天忙茫盲的受薪階級,為失眠煩惱為物質操勞,每天無意識的翻閱著 IKEA 的產品型錄,思考何種擺設哪樣設計足以代表自己的品味,最後把家裡布置成形同傢俱展場的寂寞空間,物質充其量只會堆疊出更多空虛和和麻痺。

現代人的悲哀就是,什麼都有卻也什麼都沒有,就連放聲大哭與一夜好眠都是奢求,甚至混入癌末互助團體只期待有人能真正放下身段傾聽我們內心的想法,卻總拿著努力工作所賺的錢購買虛榮昂貴的品味,不知是消費商品還是被資本主義消費,道德經所謂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這些我們自認為所擁有的事物到頭來反而奴役我們的靈魂,得不償失,世俗的富貴功名價值只會讓人終日患得患失。

The things you own end up owning you.

 

我痛,故我在,渾渾噩噩的行屍走肉留在白天,夜晚降臨時,血腥在口中的刺激味道混和汗水與痛楚的侵襲,這些才是活著的具體證明。有些人訴諸酒精、有些人大吃發洩、有些人購物紓壓,都只是為了維持所謂本我和自我、心靈和生存之間的薄如蟬翼的平衡,而往往只會導致越來越像個空殼,因為我們的根本是空的。

也許能夠解釋主角刻劃的是我們每一個為生活疲於奔命的平庸縮影,而泰勒則是一個對立的存在,對立於受金錢擺佈被生存禁錮的現代籠鳥檻猿,他對資本主義不屑一顧,對世俗價值嗤之以鼻,對按部就班不以為然,無所不知又無所畏懼,瘋狂犀利而沒有極限,全然是腦海中飽受壓抑的本我最大值。

兩人在酒吧外荒唐的拳拳到肉互毆行徑意外發展成地下組織,吸引了各行各業多種階層的成員,抓住人類心中深深隱藏不願面對的黑暗本性,讓成員與觀眾都像著魔一般不由自主的被泰勒誘發出道德框架之外的慾望情感,因為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在這裡,沒有千夫所指,在這裡,不分貧富貴賤,透過打架自我認識,透過破壞自我重建,在兩人身上都望見了那個我的存在。

「你不是什麼特別的人物,你不是美麗而獨一無二的雪花,你跟其他生物是同樣的有機體。我們只是來這世界走一遭罷了,跟其他生物沒什麼兩樣。」

You are not special. You are not a beautiful or unique snowflake. You’re the same decaying organic matter as everything else.

 

「你的工作不代表你,銀行存款不代表你,你開的車不代表你,皮夾裡的東西不代表你,你穿的衣服也不能代表你,你只是芸芸眾生的其中之一罷了。」

You're not your job. You're not how much money you have in the bank. You're not the car you drive. You're not the contents of your wallet. You're not your fucking khakis. You're the all-singing, all-dancing crap of the world.

每個鬥陣俱樂部裡的人,沒有名字沒有標籤更沒有包袱,不用扮演顧家丈夫或是完美職員,這是泰勒為人之所以為人而活的理想雛形,在肉體承受撞擊的悶哼聲中學會與痛楚為伍,在鬼門關前走一遭的恐懼感中與自由共處,遊走於癌末的互助團體中無法解決任何問題,學會順其自然才能擺脫不安與控制的慾望。有違道德的交給泰勒,有違良心的交給泰勒,有所顧忌的交給泰勒,因為 In Tyler we trusted,慢慢的漸漸的,像邪教一樣的真理令人們趨之若鶩,這種擁抱天性令人著魔的瘋狂成就了一個法外帝國。

終於有一天,在泰勒的家庭作業訓練之下,鬥陣俱樂部建立起牢不可破的體系,龐大的成員們各司其職,規劃縝密的破壞行動,意圖透過暴動摧毀被資本主義徹底滲透的都市社會。就如同是製作香皂一樣,從人類脂肪得到最好的原料再賣回給花大錢抽脂的貴婦,從社會各層吸收痛苦與憤怒再化成破壞物質世界的救贖力量,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犯罪行為,炸毀地標、綁架威脅、攻擊連鎖企業,甚至賠上了許多人命,這都不是我們/主角最一開始所樂見的。

 

Helena Bonham Carter 所飾演的瑪拉辛格,是貫穿整部電影最微妙的人物,玩世不恭的頹廢女子,到哪裡都刁著一根菸,一開始先爭相瓜分各種互助團體的時間,以眼中釘的身分闖入了我們的生活,之後有瑪拉在的時候,泰勒和主角永遠不會同時出現在同個空間,從我們的觀點而言,她才是那位反反覆覆舉止怪異的人。

奇妙的是,正因為瑪拉置身風暴之中才會無所適從,原來主角與泰勒自始至終只是雙重人格的一個形體存在,符合社會期待的人格與面對內心慾望的想像,換言之就是本我與自我的差異,都同時於我們的靈魂裡流動。當理性和善念主導時,就是主角出現的時候,當欲望和本性覺醒時,就是主角沉睡的時候,但更多場面則是兩人同時存在,也就是佛洛伊德所謂本我與自我和平共存的生活。

不能說泰勒是惡,人不因與生俱來的慾望而成為惡,每個人心裡都有過自殺的念頭,也設想過世界崩壞的樣貌,只是往往在最緊要關頭會選擇拒絕違背自己的良心,才有了最後一場精彩的拔河對峙。即使毀滅了泰勒/心魔,卻依然無法阻止一棟棟大樓的爆炸,反而牽起她的手順其一切自然發生,其實個人解讀來說,人類的本我/欲望永遠不會消失,主角內心一部分也接納了泰勒,認清心底的黑暗與渴望,愛情更確實存在於超越世俗標準的女子瑪拉身上。

You met me at a very strange time in my life.

 

「藝術永遠都能反映現實社會,藝術不會製造暴力,藝術也不會煽動暴力,電影是為了審視暴力和挫折根源、揭露人們為何訴諸偏激手段和方式而存在,而且這正是我們必須針對社會現況與文化所應討論的議題,因為當一個文化拒絕檢視其中的暴力時,就等於否定自己的文化,這才是最危險的一件事。」

Edward Norton 曾經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如此說道,《鬥陣俱樂部》在當時引發很多餘波與爭議,畢竟這部作品太過寫實透徹和幽暗深沉,容易帶來許多模仿效應,深刻剖析了人與人、人與自我、人與欲望、人與道德、人與社會的種種尖銳的不堪和解放,主角的畏懼和壓抑就是建築在世俗上的畏懼和壓抑,泰勒的狂妄和叛逆就是道德不容的狂妄和叛逆。

我們日復一日都在本我與自我中掙扎,理智規範我們認真學習努力工作知足常樂,而追求自由擺脫束縛離經叛道的欲望卻時而蠢蠢欲動,因為個人心中都有一把青冥劍、一座斷背山、一段色戒和一隻 Richard Parker,每個人心裡都存在著一個 Tyler Durden,這就是人性,這就是那股無法抑制的力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