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去看《牠》,為了你摯愛卻不敢展現的童年,為了你隱藏而拙於表達的恐懼,為了極為豐富、情感多變又高超卓越的美麗取鏡和場景,為了享受趣味,為了忝不知恥又缺乏罪惡感的娛樂,為了機智勇敢的故事,為了 Finn Wolfhard、Jaeden Lieberher 和每位出色的演員們,為了這部電影的一切和背後的意涵,請快去看。

這就是一部娛樂性質的電影應有的樣貌,但也非常罕見,更需要具備相對的水準,展現對觀眾品味和智慧的尊重。」

被加拿大鬼才導演 Xavier Dolan 盛讚是本世紀最喜愛的電影,《牠》源自於恐怖小說大師史蒂芬金1986 年的經典作品,也曾在 1990 被改編成電視電影《靈異魔咒》,作者認為這個故事的重點應該在於成長記憶、童年陰影,和美國傳統小鎮價值觀背後的醜陋,但電影公司的原始想法卻背道而馳,很慶幸最後呈現在我們面前的,不只是一部為嚇而嚇、俗不可耐的粗糙恐怖片,而今天更要來談談設計如何讓書中恐怖駭人的怪物「小丑 Pennywise The Dancing Clown」真正躍然紙上。

 

負責《牠》的是一位美國的電影服裝設計師 Janie Bryant,知名作品多為影集,包括了 HBO 的《化外國度 Deadwood》和 AMC 的《廣告狂人 Mad Man》等,曾因此榮獲黃金時段艾美獎最佳電視劇服裝設計獎項。1974 年初生於克里夫蘭田納西的她從小就相當著迷於時尚流行與服裝設計,六歲的時候還曾偷拿母親的舊圍裙和舊襪子幫自己的洋娃娃設計出相當出色的衣服,自幼便展現服裝方面的天分和敏感度。

她也相當清楚自己的未來之路非常明確,求學過程中,所有繪畫和作品也充滿了對這塊領域的才華和熱情,更在就讀喬治亞州立大學時決定攻讀藝術相關科系,追求她的時裝設計夢想,畢業之後輾轉待過巴黎、紐約等大城市繼續累積經驗,最後選定在洛杉磯定居,努力發展屬於自己的設計舞台,更擅長在作品中融合復古和當代元素,與 Brooks Brothers 和 Banana Republic 等品牌推出聯名系列,因而引領了許多潮流。

 

「他身上所穿的的這一套服裝,絕對來自於各種時空的死去靈魂累積而成,而且他也絕對是一個穿越不同年代背景而來的小丑。」

而在電影裡面,Bill Skarsgård 所飾演不受時間影響的古老超自然怪物「小丑 Pennywise The Dancing Clown」造型更是眾所矚目的焦點之一,她形容自己設計出來的小丑,是融合各種元素的「中世紀、文藝復興、伊莉莎白王朝、維多利亞時代」綜合體。因為根據史蒂芬金的原著所寫,小丑的殺戮嘉年華可以追溯到許多個世紀以前,因此必須要有強烈的年代感。

不同於早期 1990 年《靈異魔咒》Tim Curry 的版本,2017 年的全新小丑臉上的兩條優雅紅線,像獠牙似的從雙頰往上延伸,將眼睛一分為二,臉上斑駁結塊的裂痕呈現有點類似骷髏頭表面的縫線,並加入更多黑暗邪惡的色調,不禁讓人毛骨悚然。

 

小丑的脖子部分被厚重、蓬鬆的衣領圍繞,環狀設計像十六世紀晚期的流行服飾,這種打褶設計有些類似於百褶裙 Mushroom Pleating 的縫製方式,被稱為 Fortuny pleating,但材質與技巧卻比百褶更為緊密複雜,因此也相對昂貴許多,可以創造出類似縐綢狀的效果。Fortuny pleating 的技術最一開始源自於西班牙時裝設計師 Mariano Fortuny,早期都全部使用純絲質手工縫製,而在 1980 之後開始加入聚脂纖維。

Janie Bryant 表示,這項技術不同於伊莉莎白時期的製作方法,不僅採用後期技術,選擇天然用料,也更顯薄透,還添加詭異而鬆軟的質地,並無法直接歸類於屬於伊莉莎白女王時期當紅的兩款衣領設計,皺摺式領圈 Ruff Collar 和進化版的 Whisk Collar 樣式都綜合在其中。因為對於小丑而言,並不需要忠於哪個年代的流行,牠可能是一個長生不死的超自然生物恰巧以小丑的外型出現,融合眼前所見到的各種人們的穿著風格,或者甚至只是單純看見某個被牠吞噬的孩童手中拿著的小丑玩具,才決定打扮成如此。

 

「小丑的這套戲服需要帶著洋娃娃之感,下半身以短褲的型態呈現,外套採用高腰設計,最重要的一部分則是剪裁必須完全合身,才能讓這個角色給人像是孩子般的錯覺。」

因為當初 Tim Curry 演出《靈異魔咒》時已經將近 45 歲,而 Bill Skarsgård 現在也才剛滿 27 歲而已,為了突顯全新的小丑是較為年輕的,所以刻意將其服裝設計成類似 1997 年英國畫家 Thomas Gainsborough 的名畫《穿藍衣的少年 The Blue Boy》中追求時髦、重視時尚的紈絝子弟形象,就連小丑的手套都特別收緊、隱藏縫線,為的就是塑造出雙手如同瓷器精美的效果。

《穿藍衣的少年》可以說是此位天才畫家最廣為人知的作品之一,據傳是以 18 世紀中葉倫敦一個經商致富的豪門朋友之子的肖像,這幅畫被賦予特殊意義原因在於他身上所穿的衣服代表當時流行的工藝,同時象徵中產階級的崛起,以即為柔美活躍的藍色為世喜愛,此畫在 1921 年以僅次於達文西《聖母與聖子》的世界第二昂貴的價位售出,目前收藏在加州聖馬利諾的 Huntington Library。

如果仔細一點端詳袖子的部分,會發現兩邊肩膀都故意做成膨脹感,燈籠褲也是同樣的概念,設計師希望能展現一個葫蘆或南瓜形狀的自然感覺,也就是腰部所特別做的緊身喇叭裙狀設計,而這種裝飾短裙稱為 Peplum,也是源於伊莉莎白女王時代的流行,在當時是為了讓女性腰部的視覺效果看起來更為纖細才出現的。在小丑身上加入這些設計,都是為了突顯身體的特定部分,而且這套戲服在腰部短裙和燈籠褲的地方是收得非常緊的,才能打造出誇張的剪影輪廓。

 

而這麼多細節的設計都是為了讓觀眾的潛意識裡認定這是一個古老的生物,有著瘦長的四肢,頸部以上類似蜘蛛的頭胸部,還有像是球根的蛛網狀腹部,只會站得直挺挺的漂浮移動,拿著一把氣球呼叫每個人的名字。

所以 Janie Bryant 在牠身上大量使用了帶著髒感的暗沉灰色,再灑上些許不同的顏色點綴,上半身衣服上的幾顆絨球採用橘色,而整齊圍繞在袖口與腳踝的球形條紋裝飾則是混雜了橘色、紅色和肉桂色,讓小丑看起來像從下水道、鬼屋等環境中淡入淡出,所以特別選擇灰色絲綢的材質以突顯這種感覺。

而在乍看像是膿包的小腿球形條紋裝飾下,可以看到腳上穿著是紅白相間的靴子,在尖端各有一個小絨球裝飾,塑造出一個完整的小丑造型。Jane Bryant 的小丑不再是明亮多彩的形象,讓牠幾乎像是魅影一樣,整體都是陰暗色系更以利於隱藏和偽裝,與象徵孩子們成長青春的五顏六色形成強烈對比。

 

今天從服裝設計來介紹《牠》希望能讓大家更享受這部作品,因為這不只是普通的駭人電影,有致敬經典更加入創新,著重之處超越了為嚇而嚇的迷思,其實滋養怪物的是人們心中的恐懼,透過一群孩子們的成長,在娛樂性質背後我們看見了史蒂芬金故事中更值得珍惜的核心價值。

小朋友們暑假開始後騎著腳踏車穿梭在林間小路與溪水下游,其實童年沒有這麼無憂無慮,各自帶著不同的家庭陰影和生活夢魘,摸索著世界的光明與黑暗,適應著大人的善意與惡意,和這些孩子一樣我們都曾因為所愛而產生許多恐懼和心魔,也就是小丑,可能繞了遠路、可能迷失方向,卻都在一步一步的掙扎裡回到這條正確的道路上,他們因此認識到唯有團結彼此,一起學會面對內心深處的恐懼,才能真正打擊力量懸殊的殺人怪物。

還因為恐怖片而還在考慮要不要觀賞的人請別猶豫,駭人固然是賣點之一,但最重要的是,人生永遠無法逃避的課題就是學會勇於面對、承擔責任,然後在某個時候也就這麼瞬間成長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tin 的頭像
Kristin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