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麼想了解他的死,但你有多了解他的人生?」

  ─ ─《梵谷:星夜之謎 Loving Vincent》

能突破現今日新月異的科技之下,所帶來五花八門觀影體驗的作品少之又少,而《梵谷:星夜之謎》就是集眾人之力一筆一劃悉心繪製而成油畫動畫,在經典中尋求突破,從筆觸體現藝術生命的美麗奇蹟,如果你熱愛藝術,如果你曾被「星夜」感動,這部電影將會告訴你有多麽的與眾不同。

一般人對舉世不可多得的荷蘭畫家 Vincent van Gogh 所知有限,印象中認為他是天才、是瘋子、精神異常、情緒不穩、妄想自殘,最終走上自我毀滅一途,從 28 歲左右才開始繪畫,37 歲就終結了戲劇性的一生,生前只賣出過一張畫作,卻在這十年間畫出超過兩千幅的作品,世人卻從未真正理解他孤獨的內心世界與背負的掙扎苦痛,為了走上藝術家一途勢必得付出昂貴龐大的代價。

曾經站在阿姆斯特丹的梵谷博物館凝視著《自畫像》、《麥田群鴉》、《黃房子》和《向日葵》,心底暗自假想著梵谷的視野和天空,卻在這些近在咫尺的真跡之前震撼到沒有一點思考的餘地。

 

《梵谷:星夜之謎》是世界上第一部油畫動畫,由英國和波蘭一起合作,千挑萬選出 115 位的畫家,展開為期三週的密集嚴格訓練,一筆一畫在帆布上繪製而成,Dorota Kobiela 和 Hugh Welchman 兩位導演根據 800 封梵谷親筆信、120 幅畫作勾勒出這位史上最偉大的畫家之一美麗而哀傷的生前故事。

在 Vincent van Gogh 自殺身亡的消息傳出後,曾與他有所私交的郵差 Joseph Roulin 發現手上一封生前梵谷寄給弟弟 Theo 的信件被退回,無論內容寫了什麼,於公於私都盼能完成此項任務,因此交付給自己的兒子 Armand,希望將這封信親自送至 Theo 手上。

一開始,年紀輕輕的 Armand 其實心裡對於父親的囑託相當排斥,不只是幫一位死人送信毫無意義,更因為對他而言、對世人而言,梵谷就是一位情緒古怪、精神不穩、性格軟弱的瘋子,曾經割下一隻耳朵當作禮物送給歡場女子,嚇得一屋子的女生花容失色,接著又被送入精神病院,一段時間後醫生診斷他十分平靜,卻在出院六週後選擇輕生,這樣的結局似乎也不令人意外。

 

「兒子,如果你死前寫了一封信給我,我會希望收到,那你會不會也希望能收到?努力活久一點,你會知道再堅毅強壯的人都有可能被生活擊潰。」

面對歷練不夠的 Armand,父親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說了一段話,令人印象非常深刻,雖然詳細記得不是非常清楚,但語意大致上是如此。在父親的動之以情下,他開始動身尋找與梵谷來往密切的人們,從油畫材料的店家得知 Theo 在梵谷死亡後沒多久也離開人世,所以最後來到了梵谷離世前最後居住的奧維爾小鎮。

踩在梵谷曾經踏過的路上,住在梵谷曾經下榻的旅店,也和與梵谷來往的朋友交談,過去 Armand 從來沒有真心了解過梵谷,卻在追隨足跡的過程裡與形體已逝的他產生一種如同友情般的精神連結,想像他在門口作畫、在房裡獨處、在河畔划船、在稻田中迷惘,彷彿聽聞的越多就越認識這個討喜的畫家,也越來越不明白他為何會這麼快走到人生終點。

 

油畫的線條忽靜忽動、忽近忽遠,不像現今電影清晰的畫面能從臉部線條觀察到人物心境變化,卻以一種朦朧之美若有似無的讓觀眾自行捉摸角色的情感流動,彷彿欣賞藝術品一樣由觀眾主觀的感受試著各自解讀。

Armand 和我們猜測的方向相距不遠,對於這起不確定是自殺還是他殺的悲劇下意識的認定一定有位關鍵壞人的存在,不是逼迫欺負梵谷到精神崩潰,就是對他另有所圖。

旅店老闆的女兒把矛頭指向梵谷的心理醫生嘉舍一家人,嘉舍家裡的管家擺明著憎惡梵谷,河邊的船夫卻暗指梵谷與家夏千金 Marguerite 私交甚密,而 Marguerite 的說法則有所保留刻意置身事外,路人說沒人真正看見梵谷在稻田裡自盡,反倒是旁邊的穀倉當晚曾傳來槍響, 更出現另一名醫師堅持真正想自殺的人不會朝肚子開槍,再者子彈角度和高度也有違常理。

像追查一件懸疑案件一樣,他所聽到的說法都各自表述,勾起觀眾對於梵谷身亡謎團的好奇心,如果是自殺,是什麼原因促使他扣下板機?如果是他殺,那又可能是誰下的毒手、所求為何?是在麥田裡還是在倉庫裡?小鎮上眾說紛紜,帶著各自的觀點批判著每個可能參與其中的當事人。

 

Armand 有如一隻無頭蒼蠅,千頭萬緒理不出一個脈絡,東拼西湊勾勒不出一個雛形,最終還是選擇回到原點與核心,也就是嘉舍一家。

舊瓶裝新酒往往處理的好會更迷人,或許我們的思考方向都錯了,梵谷縱使是一個不容易被理解、長期飽受精神疾病折磨的憂鬱天才,卻也是一個善良到令人難以置信的藝術家。原因在於我們都沒有真正認識他,未知生焉知死,這句話不應該用在這裡,但也已經不在乎故事具備多少真實性,當我們連一個人的人生都不了解時,追查出他死亡的真相也沒有任何意義。

「也許這樣對大家是最好的吧。」

要能夠無後顧之憂的追求畫家夢,除了天份才華之外,當然無法忽視現實層面的金錢考量,梵谷有幸能擁有一位這麼愛他、為他著想的弟弟,不惜代價支付所有醫療費用與昂貴畫材,是梵谷之所以成為梵谷的最大原因。但一個善良的人選擇自我終結,不一定是為了自己,而是為所愛之人的生命換得解脫。

偉大的人不容易被理解,但紀伯倫說他們都有兩顆心,一顆心流血,一顆心寬容,梵谷可以容忍鎮上孩子的欺凌,依然天天準時待著畫具出門,卻無法看見摯愛的弟弟為了自己而陷入掙扎。

 

I dream of painting and then I paint my dream.

在這個圍繞著梵谷的國度裡,引述著梵谷的名言與書信,眼底全是梵谷夢裡的星空,置身梵谷眼前的美景,最後深遠的回望流露的是那最真摯的哀傷,耳邊伴隨著〈Starry Starry Night〉再熟悉不過的旋律,動人如昔。

洞悉寒冬凜冽、透視稻浪起伏、圍繞紫色雲霧,每個畫面每張作品都滲透著清醒刺骨的痛楚與洗盡鉛華的真誠,他擁有看遍人世醜陋仍舊相信人世美麗的眼神,他保有孤單寂寞卻渴望理解陪伴的溫柔,他與生俱來歷盡滄桑卻依然溫暖的至美心靈,儘管生命中的苦難多於喜悅,雨水多於陽光,他始終如一以筆尖的燦爛、胸腔的熱愛,經由藝術表達自我,並感動百年以後的我們。

人類的世界配不上如此湛藍的雙眸,也容不下如此美麗的靈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