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眾多網球人口與電影成癮者之一,毫無疑問相當期待《勝負反手拍 Battle of the Sexes》,劃時代的兩性平權議題加上美國網球場上的廝殺,光從消息釋出、聽聞主題就勾起非常濃厚的興趣,而且又是由新科影后 Emma Stone 與 Steve Carell 打對台,沒想到看完之後竟然無法喜歡,觀賞的整個過程從節奏到比賽都有些失去耐心,但最滿足的還是的兩位主角精湛詮釋與演技了。

這是一部運動主題的電影,卻沒有呈現出比賽場上的情緒激昂;這是一部傳記改編的電影,卻少了刻劃主角如何克服困難與心魔;這是一部探討兩性議題的電影,卻在題旨上只是保守帶過蜻蜓點水;然而花上非常大的篇幅敘述性向,也就是 Billie Jean King 與女造型師的戀情,除了 Bobby Riggs 角色形象鮮明以外,有點難以對其他人物的性格產生共鳴,缺乏運動電影熱血沸騰的張力,在球場上打球比重更是少得令人失望。

其實不知道該以什麼心態看待《勝負反手拍》,也不太明白導演想傳達的主旨,人物傳記應當強調心境轉折,運動電影應以打球為重,愛情故事則需引發共鳴,兩性平權則應深度闡述,但似乎所有元素都輕描淡寫。

 

背景設定於 1973 年,女性只屬於廚房和臥室的年代,這時是美國網壇的分水嶺,也為世界女子職業網球協會 WTA 的草創時期,正是由女主角 Billie Jean King 所帶領,很可惜在電影的開頭簽名畫面裡並沒有多加解釋,一般觀眾可能無法得知此舉對後世帶來多大的影響。Bobby Riggs 為年屆 55 歲的退休老將,Billie Jean King 則是處於人生顛峰的 30 歲現役女子球員,為了挑戰刻版印象、歧視偏見與過於懸殊的男女獎金失衡,因此接受挑戰,在全球矚目之下上演了一場「性別大戰 Battle of the Sexes」世紀對決。

Billie Jean King 有一位背後默默支持她站出來爭取相等酬勞待遇的先生,而在比賽中無所畏懼的她也處於為自己的性向所掙扎的困境。另一方面,Bobby Riggs 則將過往的豐功偉業和名聲全盤賭在這場對決,希望能再度尋求個人舞台。兩人所激起的火花共同寫下了一場超越網球本質和意義的文化奇觀與共鳴,並喚醒從臥房到會議室世界上每個角落的性別意識和相關討論。

 

《勝負反手拍》讓人非常敬佩的一點在於極為忠於史實,連早期衣著、打球方式還有比賽過程都如實重演,看得出兩位主要演員都在網球部分下足苦心,但也許因為兩位演員本身不是職業網球選手的緣故,所以導演選擇從生活切入,盡量減少球場上的鏡頭以免暴露太多短處,但可惜的是著重太多私生活便顯得失衡,追尋愛情和面對自我可以是一部分,竟然耗費大半篇幅,也沒有交代她如何走過挫折、選手為何需要嚴格自我規範。

因為球場表現反映人生現況,因為場上與場下的世界必須相互呼應,因為網球選手的運動生涯就是人生前面的三十幾年。

本來真的期待看到像《決戰終點線》雙方立體的心境描繪,或是《KANO》、《飛躍奇蹟》等的比賽張力,不能否認如實呈現非常重要,還是可以適當加入一些調整,因此很多地方真的太過薄弱,無法對角色產生認同感,怎麼整頓自己走出低潮克服難關也沒有著墨,最重要的男女平權訴求只是透過三言兩語草草帶過,似乎也沒有在電影裡經由這一戰傳遞出來。

 

「我是一名網球選手,只是恰好也是一個女人。」

相信有在從事運動,或是同時在關注男女體壇的人都無法否認 Bobby Riggs 的觀點其實有他的道理,男性在生理上確實比女性具有優勢,其實電影中提到很重要的一個觀念,她們爭取的不是證明自己比男性優秀,而是最基本的尊重。並不能說這場比賽公平,男女生理條件就是不同,網球選手 30 幾歲就被稱為老將,退休與現役的狀況也差異很大,有些頂尖選手常常因傷休息一年就難以再回到行列裡,不是努力練習就能爬到世界前十,職業運動場上就是這麼艱困。

電影裡所看到的早期球風不能與今日狀況同日而語,早期單打多上網和切球講究巧勁,所以當初 Bobby Riggs 和 Billie Jean King 才有機會從零開始分個高下,而現在單打則是盛行底線抽球講究強力,男女在體力、球速與球質的差距更遠,很難真正一較高下,如果男女都是排名相近的現役球員站在場上,那女性不會有任何勝算,從那時開始所謂的「性別大戰 Battle of the Sexes」持續不定期在世界網壇上演,最近的一場就是 2013 年塞爾維亞前球王 Novak Djokovic 對上中國前球后李娜,每局男生讓兩分也就是從 30–0 開始打。

開先例的「性別大戰」創下當年繼登陸月球之後全球收視率最高的紀錄,比賽引發巨大的後續效應,被視為性別平等的一個表徵,同時也是女權運動相當大的躍進。不過即使 Billie Jean King 直落三贏得勝利,平心而論並無法證明女性優於男性,體力大不如前的 55 歲 Bobby Riggs 輸給現役女子球員真的不為過,但卻可以為女性贏得應有的尊重,因為同工同酬的要求並不過分,真正的平等不是齊頭式的平等,而是視兩性的不同之處給予體諒和所需的幫助,這才是《勝負反手拍》應該再次強調的。

 

「不論妳怎麼想,我對你們黑人沒有偏見」,由一位白人女主管口中這麼吐出。

「是的,我相信妳覺得妳沒有」,Dorothy不帶任何情緒的微笑回覆著。

這是《關鍵少數》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一段對話,因為真正的歧視是不自覺的,Steve Carell 的 Bobby Riggs 維妙維肖活靈活現,彷彿這樣的沙豬樣貌照出當時許多男性的真實想法,也許對他們而言這種刻板印象再普遍不過,卻是對女性極大的不尊重。一個完美女性的模型似乎放在每個人心裡,完完全全建立於男性幻想,從電影從戲劇從藝術從文學,無一不是以男性觀點在塑造女性形象,更以單一標準在看待、評價甚至是物化女性。

女子球員縱使強度和體力不如男性選手,運動表現的起伏很大,但他們付出一樣多的努力,甚至是更大的犧牲, 卻常常因為外型種族和膚色讓這一切都備受忽略,如果沒有長腿或白皮膚就不賞心悅目,想成家生子就必須賠上職業生涯,為了世界巡迴比賽生理大亂,為了更好的表現縮胸停經,被放在最後的永遠都是場上的成績,然而這卻是男性完全不需要面對的問題。

 

真的很感激有一部電影可以囊括這輩子摯愛的網球與非常關注的兩性平權議題,網球球齡十幾年至今,無論男女多少人講過女生打球會變黑、會變壯、手腳長繭、會沒有女生的樣子,卻沒有人在意我們為了網球,不惜在太陽下曝曬、忍耐生理期的不適,加強體能、專注力與心理素質,因為這是一個孤獨的運動,但我們打從心底喜歡網球。

Roger Federer 與 Rafael Nadal 受過多少挫折面對多少質疑,還持續在網球場上燃燒自己,Serena Williams 數度都形容觀眾對她每場的勝利視之為理所當然,就像揹了三個金字塔一樣沉重,但她即使懷孕生子也不願退出網壇,這些受人尊敬的偉大球員光靠著代言費就可以賺進三輩子不愁吃穿的收入,那是因為他們的靈魂寄託在這項運動之中。

Niki Lauda、James Hunt 都以自己的方式愛著賽車,吳明捷忍著滿是血跡的雙手丟出一球又一球,三井壽跪著邊哭邊說「教練,我想打籃球」,所以最令我失望的,在《勝負反手拍》裡看不到一點這種情感,網球好像變成這部電影的附加價值,感受不到鏡頭下的這些選手對網球有一絲熱愛,一部出色的運動電影不應該僅只如此。

 

 

 

〖延伸閱讀〗

【電影】樂來越愛你 La La Land,獻給逐夢之人。

【時尚】樂來越愛你 La La Land,復古優雅的服飾設計。

【時尚】魔幻月光,打造感性與理性的復古優雅。

【電影】關鍵少數,夢想是要贏得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tin 的頭像
Kristin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