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有人要你在正確與仁慈之間做抉擇,選擇仁慈。」

When given the choice between being right or being kind, choose kind.

   ─ ─ 美國作家 Dr. Wayne W. Dyer

《壁花男孩》一直都是銘記在心的電影之一,Stephen Chbosky 在睽違五年所帶來的新作改編自 2012 年 R. J. Palacio 的童書, 雖然直覺會是觸動淚腺的故事,導演卻是更吸引我買票進場的原因,可能一部分也是暗暗抗拒在外頭哭得太醜會嚇到路人,但燈光亮起時依然頂著紅腫的雙眼和未乾的淚痕走出影廳。

不出所料《奇蹟男孩》溫暖正向、觸動人心,從不同角色的觀點出發,透過每個人的心境交織出立體多面的成長過程,讓鋪陳更為流暢、清新脫俗,如實呈現為人父母的擔憂,身為姊姊的失落,周遭同學的善良和 Auggie 的勇敢蛻變,繞著愛與善念旋轉,是一部充滿智慧與良善的溫馨小品。

 

《奇蹟男孩》的原著小說出自於一位媽媽之手,有一年,她牽著自己三歲大的兒子排隊準備買冰淇淋,但兒子無意間看到旁邊一名臉部天生有缺陷的小女孩,驚嚇之餘嚎啕大哭,R. J. Palacio 擔心兒子做出不適當的舉動,所以當下試圖把他帶離現場,深怕帶給小女孩與她的家人不舒服的感受,卻沒想到讓場面變得更難堪。之後,她聽到美國歌手 Natalie Merchant 的一曲〈Wonder〉,重新思考了整件事情的始末,更加深信此段經驗給她的啟發足以教導社會寶貴的一堂課,所以在歌詞帶來的靈感之下開始提筆,並以此為書名《Wonder》,接著再以 Auggie 同學們的觀點寫了第二本《Auggie and Me》和老師一月一句格言蒐集成冊《365 Days of Wonder:Mr. Browne's Book of Precepts》的系列書籍。

在 2015 年演出《不存在的房間》以年僅九歲的天才演技震驚全球的小男孩 Jacob Tremblay 這次飾演一位罕見疾病患者 Auggie,他所罹患的疾病名為「崔契爾柯林斯症候群 Treacher Collins Syndrome」,又稱為「下頷骨顏面發育不全」,通常父母其中一人有基因缺陷和此病的家族史,每個人症狀嚴重程度不同,平均每五萬人之中就會出現一名這樣的孩子,但一般病患大多顏面與耳朵發育不正常,卻不會影響腦部運作、思考學習和基本生活起居,卻非常容易招致異樣眼光。

 

「唯一比得到癌症更糟糕的事,就是有一個得了癌症的小孩。」

The only thing worse than biting it from cancer is having a kid bite it from cancer.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裡存在著這麼一句話,聽起來有些哀傷,看著孩子受苦自己卻愛莫能助是為人父母最痛苦的折磨,無論是 Hazel 的爸媽時時提心吊膽做好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心理準備,或是 Auggie 的雙親希望與眾不同的兒子能擁有正常不過的童年生活,卻又畏懼如同社會縮影的學校會有人無情傷害自己眼裡最美的小天使,他們如履薄冰戰戰兢兢,因為終有一天父母的羽翼會再也無法保護孩子,因為讓他成長的唯一途徑就是學會從跌倒中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

由於先天缺陷而總是自卑的 Auggie,或許心靈很脆弱,但慶幸的是他有天底下最棒的父母帶著他選擇善良,受傷的一顆心不需要太多光明,千瘡百孔的時候光線自然有很多縫隙能夠滲透其中。整個家庭自然而然繞著他運行,他的情緒是牽動全身的那一根頭髮,父母的重心、全家的注意力,造就他極其敏感的內心世界。

 

當 Auggie 真正走入校園時,可想而知所有關心他的人心情都是複雜的,了解他的人會情不自禁愛上那天真可愛而聰明機靈的個性,但學校裡、社會裡打一開始就是一個以貌取人的現實世界,尤其 Auggie 早已習慣陌生人無止盡的注目禮,特別擅於觀察四面八方而來的異樣眼光。讓人疼惜的是,樂觀單純的他從未動念報復那些傷害自己的人,即使因此再傷心也設法忽視一笑置之和幽默以對,只是往往在準備展翅時,總是猝不及防狠狠重摔在幾道過不去的難關。

孩子們的小小世界,不外乎朋友、學校、父母與老師,每對爸媽當然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但當兒女真正與眾不同時,不奢求能無憂無慮,卻只希望他能像一般小朋友一樣享有一段平凡的童年時光。

《奇蹟男孩》不落俗套之處除了以溫暖的氛圍和輕鬆的節奏刻劃 Auggie 的成長故事以外,也從各個角色的觀點看待這段重疊的生活經歷,看似都以 Auggie 為核心,實則藉此共通點交錯延伸出每個人所面臨的困境與真實聲音,媽媽努力顧家教子,爸爸用心維繫家庭,姊姊盡力不增添負擔。人天生下來就是不平等,一如 Auggie 無法選擇外貌,有人無法選擇父母、有人無法選擇家境,最終大家都深刻了解,這個世界裡沒有人天生完美,只是每個人的殘缺不見得一眼就能看見。

 

整部電影裡,最令人心疼的是姊姊 Via,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女生,說話輕聲細語,文靜自愛舉止得體,就是每個班級裡都不曾缺少過的乖學生一類,再一群人裡的第一印象通常不會特別亮眼,但卻是笑起來溫柔甜美的貼心女孩。

全世界最疼 Via 的就是已經過世的奶奶,可想而知在弟弟出生之後整個世界都為另一個孩子而旋轉,她早已習慣自己照顧自己,能幫上忙的就是不再給焦頭爛額的父母增加煩惱,她不是不愛 Auggie,但任何一個小孩都希望得到爸媽的關心和照顧,而在開學後又發現過去最要好的姊妹 Miranda 在夏令營回來後就刻意漸行漸遠,連與母親談心的時間都寥寥無幾,難過就獨自前往康尼島坐在沙灘上思念奶奶抒發情緒,好像自己才是那個被神遺棄的生命,沒有悲慘遭遇沒有任何殘缺,卻也沒也人重視。

縱使在家中長期下來多少有些埋怨和不平,Via 還是發自內心愛著自己的弟弟,也從未想過爭取屬於自己的關愛,盡可能扮演好懂事的姊姊與乖巧的女兒兩個角色。直到在戲劇社遇見了開朗活潑的大男孩 Justin,他看見了她的寂寞和光芒,終於有人慧眼發覺長期靜靜凝視著人來人往、在角落被慣於忽視的那塊藍莓派,再如何無私善良的人都還是期待輪到自己被上蒼眷顧的一天降臨,畢竟我們在生活中所做的一切,也都只是為了能被多愛一點。

 

永遠記得《真愛每一天》爸爸在兒子婚禮上說,夫妻最終都會越來越相像,請找一個善良的人結婚,而鄧不利多的名言再三被引用應該大家都不會忘記,但更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天狼星曾經告訴哈利:

「這個世界並不是只有好人跟食死人而已,我們的內心同時都有光明與黑暗存在,真正重要的是我們如何選擇,這才是我們真實的樣貌。」

The world isn't split into good people and Death Eaters. We've all got both light and dark inside us. What matters is the part we choose to act on. That's who we really are. 

因此開場老師所寫下的名言,到 Tushman 校長也說每件事都有兩種解釋,因為正確與否取決於觀看角度,所謂的事實也各自表述,是對是錯世人心裡都有一把尺,但 Being Kind 卻取決於人性和良知,大家常說人的外貌三十歲以前是父母給的,三十歲以後是自己決定的,想成為一個美麗的人,請先選擇當一個善良的人,《奇蹟男孩》就是那最美的風景下以眾人之力融化冰雪的溫暖冬陽。

 

 

 

〖延伸閱讀〗

【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活著的人還是要生存

【電影】梵谷:星夜之謎 Loving Vincent,再望一眼至美靈魂。

【電影】羅根好好運 Logan Lucky,社會底層的黑色喜劇

【電影】模犯生 Bad Genius,善者與貧窮之間的選擇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tin 的頭像
Kristin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