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空俯瞰被染成鮮紅的塞納河,順著蜿蜒曲折的河道汩汩流動,宛如年輕世代滿是憤怒的血液,滿腔躁動的求生意志,彷彿抗議著巴黎的冷漠,哀悼著逝去的靈魂,那不是人們記憶中流動的饗宴,也不是玫瑰色的美好年代。

身為坎城影展的評審團大獎、代表法國角逐本屆奧斯卡外語片的《BPM 120 battements par minute》是一個相當寫實殘酷而悲哀沉重的故事,在 1990 年代的巴黎,每年平均都增加六千名感染愛滋的病患,那時候同志平權意識高漲,然而愛滋病毒卻迅速蔓延,對於這樣的現代瘟疫,政府選擇漠視、世人百般歧視、同性戀者恨不得切割,最無奈的是,抑制病情的藥物受企業壟斷,面對嚴重的副作用,藥廠更隻手遮天的隱瞞臨床實驗結果。

這一群受愛滋病所苦的族群宛如被上帝遺棄的生命,面對自己逐漸凋零的軀體和視若無睹的社會,只能串起同病相憐的將死之人設法喚醒世人的共鳴,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轍。

 

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愛滋病患者沒有政治背景,也沒有經濟來源,被視為過街老鼠的他們只能團結一心集思廣益,各司其職分工合作,有人讀過一篇又一篇的研究報導,有人鑽研各種艱深的醫學成果,有人負責策話抗議行動,有人製造假血博取關注,這些飽受病魔折騰的人們定期開會討論多管齊下,只為了不再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劇重演。

從電影一開始,他們就透過激烈的手段傳達訴求和憤怒,曾經懷疑過這些行為的合裡幸,宣導、遊行、示威、抗議、控訴,更像革命,隨著劇情的發展才知道,因為已經沒有時間了,這是抗拒天光沒滅的怒吼。

忙著與政府斡旋、向社會疾呼、和企業抗爭,最重要的是,還得與死神搏鬥爭取更多時間,猶如隙中駒,石中火,夢中身,漸漸傾洩的沙漏,即將殆盡的星火,緊緊抓住每一次舞動雙臂的機會,畢竟,每一年的同志大遊行都可能是人生中的最後一場。

 

擁抱殘存的熱情,搖擺粉色的短裙,一張一張的標語,印著的是血淚交織的生存苦痛,每個睜開眼睛的明天都壟罩死亡陰影之中,Sean 以沉重語氣喃喃自語旁若無人的對著車窗吐露心聲,或許我們都是面臨這樣的光景時才能深刻明白何謂活在當下。

Sean 和 Nathan 是因「愛滋平權聯盟 Act Up」而相戀的同志情侶,愛情故事可縮小到只有彼此的世界,也能夠放大到影響週遭同類族群,整部電影透過 Act Up 的組織行動穿插兩個寂寞靈魂相濡以沫的戀情與多數人不聞不問的人生故事。某些人認為,愛滋病是神對行為放蕩的人們降下的懲罰,坐井觀天在自己的舒適圈以一昧指責染病的患者,如同被強暴的受害人,一定是這些人穿著太暴露,一定是這些人私生活不檢點,卻沒有人真正願意理解他們有苦說不出的心酸過往。

Sean 對生命總能抱有熱忱,在一群人裡一直都是閃閃發光的太陽,身軀瘦小卻敢衝敢撞,抗議、吶喊完全一馬當先,成為大家矚目的焦點,而 Nathan 是組織的新成員,惜字如金的壓抑性格似乎不會輕易敞開心扉,只在一旁默默參與 Act Up 的愛滋運動,卻慢慢受 Sean 對生命積極正向的態度所吸引,白晝的時候,他們聲嘶力竭的吶喊,當夜晚降臨,他們以人類最原始的慾望彼此交融相互撫慰,盡情需索生命帶來種種的激情和喜悅。

 

《BPM》動人之處在於電影所帶來的真實感,組織裡的成員都像是平時會出現於你我週遭的個體,而一個團體裡總有左派與右派、鴿派與鷹派,你一句我一句的從不同立場發表意見,有時情緒激憤有時垂頭喪氣,有人擅於鼓譟有人付諸行動,無論合拍與不合拍,都在各自的困境前陪伴彼此奮力爭取活下去的希望。

最氣餒的是掌握資源的那群人,永遠不將旁人的生命當生命,眼見沙漏一點一滴的慢慢流逝,他們嘴裡卻只重複著,請你們冷靜、不要激動等事不關己的漠然語句,真正默默在倒數時間的無助生命將這些憤怒注入一顆又一顆的假血水球,砸向偽善虛假的嘴臉與透明冰冷的置身事外。

鏡頭一端捕捉著平權運動的困境,在巴黎街頭賠上了 16 條人命,這群人即使血染塞納河、重病到不成人形,整個社會始終視而不見保持緘默。鏡頭的另一端則記錄著 Sean 日漸加重的病情,他的眼神從炙熱強烈逐漸變得黯淡無光,他的求生意志從用之不竭剩下點點餘燼,畏懼取代堅強壟罩著每個睜開眼的黎明,而身邊只剩下母親和人生中最後一個與自己交會的光芒 Nathan。

「對不起,讓你承擔這一切。」

 

我們最終會發現 Sean 和其他人得病並非像千夫所指的自作孽,而是因為大人、社會與教育避而不談所謂性行為的自我保護,在 15、16 歲這種懵懂的成長過程裡成為犧牲品,賠上自己的人生承擔這些折磨與痛苦,如同林奕含如同房思琪,假使我們的社會願意從小灌輸孩子們如何保護自己的身體,像是使用保險套的的必要、像是性行為的正確觀念、像是偽善扭曲的世界背面,防患於未然,這些逐漸黯淡的靈魂也有繼續發光發熱的機會。

他們一方面希望拯救自己,因此不斷抗爭,一方面也盼能讓傷害到此為止,所以走入學校,畢竟有太多不必要的敵意、誤會、對立、歧視和區隔來自於世人普遍的理解不足,無論狂歡還是怒吼,悲痛還是哭泣,在目眩神迷的夜店盡頭,在肌膚相親的歡愉過後,在道貌岸然的官員跟前,在靜默悲哀的巴黎街道,在骨灰灑落的哨音聲中,在兩行淚水的高潮之際,導演 Robin Campillo 以坦然無懼而真誠迷人的姿態,帶著我們貼近這群人最公開的樣貌與最私密的生活,還有那與常人無異卻更為有血有肉、有淚有痛的靈魂。

 

《BPM》彷彿就是塞納河的生命流水,帶走一波江水,再迎來一波後浪,凝視著生命的長河,包容灑下的鮮血,吞噬揮舞的汗水,也承載不甘的淚水。

生而為人,意在享受生命的激情,擁抱生命的悸動,多數人以為一輩子很漫長,每天睜開眼所做的一切只為了生存而不是生活,而他們用力在生命的盡頭跳舞,勇敢爭取,勇敢哭泣,勇敢害怕,滿是哀傷與動容,即使形體逝去,如同革命的平權運動依然傳遞下去,猶如求生的渴望,不曾停頓,宛若心跳的節奏,不曾休止。

 「不要溫順地步入那良夜,
  白晝將盡,就算年老也要燃燒咆嘯,
  怒吼,怒吼抗拒天光沒滅。」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延伸閱讀〗

【電影】月光下的藍色男孩 Moonlight,關於愛

【電影】夢鹿情謎 On Body and Soul,異床同夢。

【電影】神力女超人的秘密,獻給兩位女性的情書。

【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愴然淒美的世界背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tin 的頭像
Kristin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