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將戰鬥到底,我們將在法國作戰,我們將在海上和大洋中作戰,我們將具有愈來愈大的信心和愈來愈強的力量在空中作戰;我們將不惜任何代價保衛我們的島嶼。我們將在海灘上作戰,我們將在登陸點作戰,我們將在田野和街頭作戰,我們將在山區作戰,我們決不投降。」

We shall go on to the end. We shall fight in France, we shall fight on the seas and oceans, we shall fight with growing confidence and growing strength in the air, we shall defend our island, whatever the cost may be. 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 we shall fight on the landing grounds, we shall fight in the fields and in the streets, we shall fight in the hills,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 ─ Winston Churchill

原本在《贖罪》、《傲慢與偏見》和《安娜卡列尼娜》都是很喜歡這位導演 Joe Wright 的,直到前年《彼得潘》莫名出現之後決定要開始觀望他接下來的作品,平心而論,《最黑暗的時刻》絕對是一部非常難拍的傳記電影,除了邱吉爾本身的爭議評價之外,二戰時期的英國議院政治鬥爭主題,不但無法呈現另一端西歐戰線的精彩度,可想而知也會缺乏吸引觀眾的故事性。

一年一部涉及政治議題的改編電影,與去年 Natalie Portman《第一夫人的秘密》有異曲同工之妙,可以說是以人物演技和魅力挑起整部作品,劇情都較為薄弱,比起不太熟稔的美國歷史和纖細脆弱的賈桂琳甘迺迪,《最黑暗的時刻》卻意外打動了我。

 

當時 Christopher Nolan 拍攝《敦克爾克大行動》時巧妙的處理了可能造成爭議的邱吉爾部分,卻也是一塊空缺,《最黑暗的時刻》開宗明義則是邱吉爾的人物傳記,在英國最黑暗的時刻接下這塊燙手山芋,此艘日不落戰艦陷入存亡危急之秋,在舉國不看好的情況下他卻一肩扛起千金重擔帶領大英帝國撐過「敦克爾克大撤退」走過「不列顛戰役」,在歐洲淪陷之際,堅守最後的底線不願陷入無法回頭的和談窘境,論劇情、論結果,其實就是舉世皆知,那如何詮釋、如何解讀遂成為這類主題最重要的部分。

關於劇情並沒有耗費篇幅多作解釋,除了是普遍的歷史常識以外,一般觀眾理解上沒有困難幾乎可以歸類是因為有《王者之聲:宣戰時刻》與《敦克爾克大行動》兩部偉大前作的存在,私心認為 Joe Wright 應該非常感謝 Tom Hooper 和 Christopher Nolan 兩大導演,像是不同面向、不同主軸卻處於同個時空背景的故事。

畢竟,觀賞《最黑暗的時刻》無比動容之處在於,耳中一邊響起邱吉爾惕勵人心的演講,腦裡一邊上演敦克爾克的海灘三十萬英軍撤退的畫面,眼前一邊也浮現喬治六世同時在為了英國對抗口吃的過程,三部電影互補交織成一個屬於英國的二戰時期世界觀,無論我們給予這位人物的評價是好是壞,都一步一步慢慢對相關歷史故事有更透徹的理解。

 

從《第五元素》、《終極追殺令》到《黑暗騎士》、《哈利波特》等作品以來真的難以自拔的愛上變色龍 Gary Oldman,其實到這部電影開始一直到結束,過程中都非常用力的在尋找微乎其微的熟悉度,還是看不到哪一點足以說服自己,眼前這位英國首相邱吉爾就是由他所飾演,好吧除了那兩片薄薄的嘴唇和真誠無懼的眼神,親眼目睹他再度把演技巔峰推至幾近下一個神乎其技的境界,實在是目瞪口呆五體投地。

Gary Oldman 充滿靈魂的演技活生生地讓邱吉爾震懾全場的氣勢奔騰而出,容易脾氣暴躁、心直口快,旁人總是無法預期下一秒他會作何反應,因此連當時喬治六世都對他敬而遠之,但隨著電影的發展還有圍繞在他身邊的親人、下屬與官員,甚至是素昧平生的路人,漸漸發現他與生俱來的正直與善良。人生很多事還須仰賴年歲的積累,智慧有些來自書中,有些則來自時間與歷練,這是爐火純青的風霜洗鍊,只有 Gary Oldman 能真正呈現邱吉爾埋藏在雪茄與酒精背後的樣貌,不是每個演員都在經歷大風大浪後還能保有一雙睿智的眼眸。

在他的詮釋下,邱吉爾之所以偉大在於他明白一位領導者的是非底線,深諳一位決策者的勇氣魄力。當然,這是一個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結果論評價,如果聯軍不幸於二戰落敗,那他也只會淪為被冠上剛愎自用、自負狂妄等歷史評價,可惜的是,這世界永遠不會有如果,危機就是轉機,而時勢才能造英雄。

 

面對內閣議會的反彈,他力排眾議;面對即將沈船的英國,他一夫當關;面對四面楚歌的窘境,他不願退讓;面對結髮妻子,他脆弱柔軟;面對放下身段的國王,他坦誠相待;面對地鐵上的人民,他側耳傾聽;面對歐洲的淪陷,他站穩陣腳;面對秋風掃落葉的納粹德軍,他永不投降。

在電影中有句台詞大約講著,英國與法國必須在戰爭與屈辱之間選擇,有些國家選擇了屈辱,卻還是得面對戰爭。因此,不能只有匹夫之勇,也不能貿然躁進,在民族尊嚴、追求和平、維持民心和保持戰力的多面夾擊之下又該如何兩害相權取其輕,同時又與橫掃歐洲如入無人之境的強大敵軍抗衡?

為國家和百姓著想,勢必和平必須放在首要位置,如果各退一步能換來海闊天空當然何樂而不為,但面對納粹與希特勒的不可理喻,和談只可能迎來一步錯步步錯的無法回頭,自古以來自由、獨立與尊嚴的代價總是很高,假使最終都必須賭上一切,與其苟且偷生還不如抬頭挺胸帶著破釜沉舟的絕心,做足背水一戰的準備。

 

事實是主觀的,取決於人們觀看的角度,而歷史是人寫的,取決於後代執政者的立場,所謂的真相就是對於同一件事情的不同主觀感受與個人解讀,邱吉爾的一生是功是過《最黑暗的時刻》再次提供世人一把尺。你可以說他是一個只出一張嘴、拒絕面對事實的老頭,終日受酒精浸泡受雪茄薰染;你也可以說他是一位膽識過人、謀定而後動的睿智首相,一手創造二戰奇蹟的偉大領袖,因為傳記電影也是一種角度,只是導演刻畫的是邱吉爾的性格與情感。

雖然特別安插的地鐵橋段稍嫌刻意,傾聽民意卻是身為一位首相或政府高層往往最缺乏的一部分,往往換了位置就會換了腦袋,他清晰堅定的一字一句之所以能凝聚人心激勵群眾,在於那切入核心正視問題的談話,而不是迂迴曲折華而不實的空泛內容。

我想,執政者就像父母,父母就是孩子的榜樣,對我們或多或少都會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當一國首相抵禦外侮不肯退讓、面臨威脅不願示弱時,也會漸漸感染人民的勇氣與正義感。

 

對於 Joe Wright 的收尾相當滿足,象徵議會的肯定與舉國的信心,宣告這是一個全新的起點而並非大英帝國的終點,承擔責任很難,國家興亡攬在身上很沉重,戰爭賠上的是一整個世代的年輕人,沒有人願意背負這種歷史罪名,但假使英國過去沒有邱吉爾的出現,或許我們現在將會活在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如同告訴投身政府的人們,我原封不動一樣告訴議會:我能貢獻的別無其他,唯有鮮血、勞苦、眼淚和汗水。」

I would say to the House as I said to those who have joined this government:I have nothing to offer but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

 

 

 

 

〖延伸閱讀〗

【電影】敦克爾克大行動 Dunkirk,古來征戰幾人回。

【電影】神力女超人,不受塵世沾染的善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tin 的頭像
Kristin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