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經歷了一陣子文學改編電影的低潮時期,多部都雷聲大雨點小,甚至被到體無完膚慘不忍睹,而今年才開始半個多月,就觀賞兩部非常出色的改編電影,一部莫屬今年奧斯卡熱門《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而另一部就是 2013 年榮獲法國文壇最重要的龔古爾 Prix Goncourt 文學獎的同名改編作品《天上再見 Au Revoir Là-Haut》,出自於法國當代犯罪小說大師皮耶勒梅特 Pierre Lemaitre 之手。

去年翻開書本後那週都死活抱著不肯放下,小說相當符合個人的閱讀喜好,終於盼到了金馬開出佳評的電影正式在院線上映,演而優則導的 Albert Dupontel 在既有架構之外,綻放出另外一種不同於文字本質的衝突畫面,在紙上的繁花之中再生視覺的繁花,在幻想的夢境的之上再現真實的夢境。

猶如席慕蓉筆下宛如煙火的頃刻,在生命的狂喜與刺痛之間,在世界的荒謬和瘋狂之間,在人性的愛恨和殘酷之間,呢喃著天上再見。

 

故事講述在一次大戰過後的法國,法蘭西賠上了一整個世代的年輕人,在烽火連天之際,有人為求功名富貴不惜謀害下屬,被推入壕溝的阿爾伯特差點慘遭活埋,幸好同袍愛德華不顧性命奮力挖開不知有多深的土壤,雖然千鈞一髮時刻救出了阿爾伯特,下一秒愛德華卻被無情的炸彈炸毀半張臉。雙雙送入醫院後,當初冷血謀害他們的長官博戴勒卻百般阻撓他們轉院尋求更多醫療資源,因此不得不變換身分,兩個天涯淪落人從此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而博戴勒卻平步青雲名利雙收,更殘酷的是還與愛德華的姊姊成婚。

同時面目全非的法國一團混亂,倖存榮民只能苟活如同過街老鼠,政府卻將大把金錢投入打造紀念碑為求安撫家屬紀念英靈,活下來反而是最悲哀的事,因此阿爾伯特與愛德華策畫一起殃及全國的詐騙案,在人性泯滅天地不仁的時候,聯手對這個不公不義的社會展開反撲。

 

《天上再見》小說殘酷黑暗而諷刺,不以戲謔輕蔑的方式敘述,而是帶著浪漫主義的氣息,以藝術之優美、情感之真實與落筆之美妙,細膩勾勒從沙場回歸人間,餘生少了槍林彈雨的威脅,社會卻比是遠比壕溝更難忍受,戰爭喚醒人們的求生意志,然而生活卻慢性扼殺人們的求生意志。

Pierre Lemaitre 完美結合了所謂純文學與通俗文學最迷人的風采,虛實交織而深刻描繪出人性在面臨愛恨、貪婪、生死、慾望之間最善良和最醜陋的千種面貌,強烈的對比層層堆疊,戲劇的張力不斷累積,透過各個角色的肢體和心境描述看遍世間冷暖,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對立崩解揭露世界的失序, 令人啞然失笑的背後卻是淒涼哀傷。

原著設定的結局和電影並不相同,愛德華的父親始終無緣再見到兒子一面,衝入車陣中的愛德華最後諷刺的成為父親的車下亡魂,讀著讀著,眼前彷彿再次上演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鳥人》鏡頭下 Emma Stone 最後一眼的 Michael Keaton,將這齣以鬧劇包裹的悲劇收得磅礡美麗,宛如一首悲涼壯闊的變奏曲。

 

而電影選擇採取倒敘法,與當初讀完原著所預期的方向不太一樣,結局有所出入以外,對於戰爭和各角色內心細節的描述省略許多,即便如此卻都依然帶著非常飽滿而強烈的法國色彩,敘事流暢節奏快速,透過黑色幽默的手法,打造藝術華麗的氛圍,形成一種衝突有如舞台劇的風格,因此相當驚喜。

Albert Dupontel 所表達的電影語言在獨特的視覺上,殘破的閣樓,綺麗的面具,奢華的派對,莊嚴的畫作,墓園的殘景,無良的權貴,漠然的社會,空洞的眼神,生存的殘酷,這些曾經為國奉獻的軍人變成邊緣卑微的榮民,聲嘶力結卻無人傾聽,毫無容身之處的他們不敢也無法再奢求任何事物,在看似浮誇又木然的表象下狠狠剝開一層層悲劇的謊言,活著已經不再是值得慶祝的那種幸運。

無論是串起整個悲劇故事的愛德華,還是不離不棄的阿爾伯特,甚至是罪該萬死的博戴勒,都在外貌和心靈、人倫和秩序,公理和正義的支離破碎裡迷失自我,噙著淚水從陽台縱身一躍之後,名為恨的報復與名為愛的和解,都在這一刻憑空化為塵土,卻無法修復社會與時代撕扯出的巨大傷口。

 

觀賞完這部電影之後,更覺得法國當紅的阿根廷演員 Nahuel Pérez Biscayart 比斯卡亞演技令人懾服,他在《BPM》裡展現的是一個人在經歷病魔折騰後生命熱忱的由濃轉淡,眼神從炙熱強烈逐漸變得黯淡無光,而《天上再見》裡遮住半張臉的狀態下,則憑著雙眸傳達出細膩又強烈的情緒起伏與心境轉折,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導演拓展了想像,延伸了夢境,取鏡調度盡其可能的奔放浮誇,比斯卡亞的情緒起伏則悠遠深沉,美麗哀愁而動人,將名為復仇的荒謬再拉高至命運和文化的格局,一方面尖銳呈現了鴻溝失調,另一方面卻溫柔含蓄的表達情感,在嚴肅正經與荒唐可笑的一線之隔取得平衡,相較小說更帶著人性層面的救贖。

平心而論,在這部作品中,個人對於原著的評價還是略勝電影一籌,古典老派的發展,光怪陸離的樣貌,不疾不徐的敘述,還有寫實又違和的情感,所帶來的變化萬千的反差與無邊無際的想像讓人歎為觀止。

 

在 Pierre Lemaitre 詩意的筆下看見社會各個階層的悲哀,在 Albert Dupontel 激昂的畫面中我們深受似夢似真的震撼,同時更見證了最慘烈的戰場與最奢華的饗宴,最貪婪的嘴臉與最真誠的情感,最疏離的關係與最緊密的羈絆,最冰冷的態度與最溫暖的諒解。

小說很多幕電影沒有都拍出來,阿爾伯特在遠走高飛的火車上,等待著愛德華的到來,卻在列車鳴笛的剎那,他低下頭泣不成聲,因為此時的他心裡明白這一瞬間就是所謂的天人永隔。戰爭摧毀了家庭,揭露了人性,掏空了時代,分裂了國家,挖開了鴻溝,撞碎了表象,強化了仇恨,剩下了殘骸,我們在裡面凝視著歷史的殘忍和社會的畸形,還有那生而為人不可逆的悲劇。

「每個故事都找得到結局,這是生命秩序。」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5/12/22

 博客來:《天上再見》

 

 

〖延伸閱讀〗

【電影】BPM,明年我就不會參與同志大遊行了。

【電影X小說】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人一輩子只愛一次。

【電影X文學】麥田捕手與叛逆的麥田捕手。

【電影X小說】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在虛與實之間。

【小說】呼喚奇蹟的光,跨越時間與空間而感知的事物。

【小說】我們一無所有,人世間最溫柔而真摯的救贖。

【小說】行過地獄之路,萬物之初的光芒。

【電影X小說】夜行動物,神魂顛倒的異色童話。

【電影X小說】異星入境 Arrival 與妳一生的預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tin 的頭像
Kristin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