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打她,沒這回事,胡扯,我沒打她,我沒有,(把水瓶丟到地上),喔嗨,馬克。」

I did not hit her. It's not true. It's bullshit! I did not hit her. I did not. (throws water bottle on the ground). Oh, hi Mark.

  ─ ─ 《大災難家 The Disaster Artist

從成癮般的大笑、重複不停按下播放預告開始,很少有獎片可以讓人如此開懷又抒壓,《大災難家》神還原讓人在捧腹大笑之餘也徹底五體投地,矛盾突兀、違和極致到無以復加的 2003 年影史爛片《房間 The Room》歪打正著的憑著口耳相傳搖身變為另類神作,當今的頂尖導演一字排開也沒人能拍出這種電影,然而這樣災難瘋狂的拍攝過程卻在今年成就了一部精彩幽默的改編傳記,簡單直線又諷刺討喜,實在是令人拍案叫絕。

而且看完幾天之內只想戲劇性的大喊這句台詞:

You're Tearing Me Apart, Lisa !!!!!

 

簡單直線的故事說的是一段笑中帶淚的追夢過程,如同我們都會有的自我懷疑,Greg 和 Tommy 到底有多少天賦和才華,觀眾不得而知,只看到一個缺乏自信、過於在意旁人的觀點而綁手綁腳的普通年輕人 Greg,一個操著奇怪口音、表情木然卻總是誇張用力演戲的謎樣男子 Tommy,兩人不太能說是一拍即合,反倒像都是社會裡格格不入的靈魂遇見了彼此,帶著相似又難以對旁人啟齒的明星夢,和不知道打哪裡生出來的勇氣,從夜訪 James Dean 的失事地點開始一路鼓舞彼此,終於腳步來到了洛杉磯,這個夢想多如繁星的城市。

Greg 憑著亮眼討喜的迷人外型,很快便被一間經紀公司簽下,看似順遂實則苦等不到演出邀約與試鏡機會,甚至是一點風吹草動也沒有。

然而另一方面,Tommy 就是社會大眾眼裡的怪咖一類,好不容易拍攝了宣傳照卻處處碰壁,口音詭異加上行徑怪異,被周遭的人調侃訕笑和嗤之以鼻,多位好萊塢的導演與老師也屢屢打擊他,說著像 Tommy 這種條件的人就應該去演反派和壞人例如德古拉或科學怪人,尤其是那種能迴盪在影廳裡的笑聲。但常常大笑過後緊接著的是反差極大的心酸,這幾幕令人無法忘懷,於眾所矚目的舞台上憤而指責缺乏同理心的人才是壞人,在眾目睽睽的餐廳裡大受打擊的當頭棒喝,這些讓 Tommy 困窘的場面再再逼得他灰心喪志。

 

站在與初來乍到時同樣一棟大樓的屋頂,凝視著同樣一隅洛杉磯的繁華,仰望著同樣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既然這個世界盲目到不願意給他們機會,那不如創造屬於自己的那片宇宙。

雖然對如何撰寫劇本、基本篇幅長度都一無所知,但帶上破釜沉舟的決心,Tommy 埋頭苦寫潛心創作,荏苒就是三年的時光。終於完成的剎那,他興沖沖的帶著厚厚一疊的紙張迫不及待想聽聽 Gerg 讀過後的想法,兩人再次迅速達成了共識,幾年前一起來到這裡,現在則一起拍攝夢想中的好萊塢電影。

抓上自己的劇本,買齊所有設備,隨便湊齊需要的劇組人員,也舉辦了有模有樣的試鏡甄選,一部被後世影史公認最爛的《The Room》終於有了雛形。然而,正式展開拍攝的時候才是最為精彩的時候,除了劇情怪異、發展弔詭、畫面違和、演技誇張、台詞突兀以外,工作人員們暗地裡的嘲弄質疑和對 Tommy 本人缺乏理解,導致最終變成了貨真價實的鬧劇,沒有人敢對成品多回顧一眼。

 

完全與原作背道而馳,《大災難家》描述《The Room》從無到有的完整過程,自成一格的揉合了電影與自傳兩種主題,時快時慢的節奏掌握得恰到好處,劇情的深度與厚度同時兼具,從開始到結束全無冷場,獨樹一幟的幽默不全然是為搞笑而搞笑,而在友情互動與不為人知的真性情裡多加描繪,對夢想的努力給人猶如《醉鄉民謠》的孤獨感,也感受到《樂來越愛你》的沮喪挫折,因此笑中帶淚的同時也被觸動了心弦。

我們總是太在乎別人的眼光,一如 Greg,我們並沒有才華橫溢的資質,一如 Tommy,在社會框架和規範的束縛下,念著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演戲顯得荒謬可笑,為何只能成為這些人定義裡的反派,而不能 Tommy 星球裡的英雄?

在片場裡設置導演專用的廁所,毫無經驗缺乏專業素養卻剛愎自用聽不進他人建言,天氣過熱也不願意供應飲用水,總是言語帶刺的歧視劇組人員,片廠常常衝突一觸即發,墨鏡不離身與一張撲克臉難以掩蓋心底波濤洶湧的情緒起伏,在不該爆發的時候一發不可收拾,這些層層武裝和古怪行徑,都顯示著在自命不凡的表象下滿是自卑和渴望認同。

但其實他骨子裡善良真摯,擁有革命情感的 Greg 是最清楚不過的人,所以他總是扮演和事佬,搭建起 Tommy 與現實世界之間的橋樑,也是《The Room》得以問世最重要的推手,讓兩人的夢想有實現的一天,即使不是以最理想的方式。

 

幾乎可以說是分毫不差的畫面神還原令人嘆為觀止,James Franco 演出的 Tommy Wiseau 更看得出費盡苦心下足苦功,說話方式、口音腔調、行為舉止到笑聲與神韻都揣摩的維妙維肖,一個演戲成自然的演員詮釋一個演戲毫無技巧的角色,進而拿下了金球獎音樂喜劇類影帝的榮耀,還真的是非常奇妙。

從他的眼神裡,能感受到他全然將自己投入到這個角色之中,那曲高和寡又不受拘束的靈魂,總是突發奇想標新立異,因此引來輿論爭議與批評質疑,名聲或多或少有所損傷,但就如同 Tommy 一樣 James Franco 本性仍舊善良,只是希望能忠於自己以最真實的面貌面對電影和群眾, 他演出過《蜘蛛人》系列、《127 小時》、《自由大道》和《猩球崛起》等知名作品,始終對於自己的演藝生涯和鎂光燈生活感到迷網孤獨,一直到近幾年才重整腳步開始轉而跨足幕後行列,也學會重視自己所參與的每一部作品,才能以今天的姿態走上的舞台。

Dave Franco 戲裡戲外都是 Greg,調和著哥哥與 Tommy 的宇宙,如果沒有他對希區考克一番貼心的見解,Tommy 最終依然看不淡舉世的嘲笑聲音,是給自己幾步台階也好,是虛榮享受觀眾掌聲也罷,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口中講出「謝謝你們喜歡我的喜劇作品」時,兩個虛實交錯的身影霎時在布幕前緩緩重疊了。

 

「這是一部講述拍攝史上最爛電影的最棒電影,但實際上則是一個關於友情的故事,我一直希望能夠有屬於我的柯恩兄弟,而我們現在也已經擁有了自己的法蘭科兄弟,謝謝母親把弟弟帶給了我。」

我們對於追求夢想都有一個理想藍圖,早就在還沒開始努力的時候就勾勒出來了,只是人生往往都不會如我們預期方式的發展,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James Franco 有才又聰明的與眾不同人盡皆知,不合乎世俗標準變成一種似乎是笑柄的茶餘飯後,這就是我們的社會,需要有人能給大眾崇拜,也需要有人能給大眾嘲笑,更需要有人能給大眾唾棄,所謂的壞人是那些隨波逐流的盲從群眾,但終有風水輪流轉的一天,那時舞台會來到堅持到最後的人身上,以一個忠於自己的方式獲得肯定。

或許人生的潛規則是認真就輸了,但如果能認真到底,有一天你就贏了。

 

 

 

 

〖延伸閱讀〗

電影X小說】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人一輩子只愛一次

【電影】最黑暗的時刻 Darkest Hour,我能貢獻的別無其他。

【電影】敦克爾克大行動 Dunkirk,古來征戰幾人回。

【電影】銀翼殺手 2049,每個贗品都藏有真實的一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tin 的頭像
Kristin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