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便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便是對未知的恐懼。」

The oldest and strongest emotion of mankind is fear, and the oldest and strongest kind of fear is fear of the unknown.

  ─ ─ H.P. Lovecraft

憑著《人造意識》的成功從編劇跨足導演的 Alex Garland,全新科幻改編巨作《滅絕 Annihilation》因為被電影公司認為結局太過艱深不容易被觀眾接受,但製作團隊堅持不肯更改結局,因此在中國與美國以外的地區丟給 Netflix 負責發行,這也是讓人恨意最深之處。

在觀賞之前,看到許多影評和媒體將 Alex Garland 與 Stanley Kubrick、David Cronenberg、Ridley Scott 和 Darren Aronofsky 等傳奇名導相提並論,因此引發了非常強烈的好奇心,一看之下才發現自己的內心世界多麼狹隘,完美結合科幻、奇幻、驚悚與恐怖元素,處處可見 Lovecraft 的影子,龐大的未知恐懼如同空氣一樣凝滯在神秘的區域,真正掌握了心理和精神層面的驚悚,也在視覺與劇情上帶來超越想像的感官饗宴,更是一部尊重觀眾智商的劃時代作品,令人嘆為觀止。

 

原著是「新怪譚 New Weird 流派」大師的代表作之一《遺落南境》三部曲,美國知名作家 Jeff VanderMeer 於 2014 年以華麗、詭譎且實驗性的獨特風格風靡全球,此三部曲不僅擠身紐約時報暢銷榜之一,更被盛讚為華麗目眩、捉摸不定的未來版歌德驚悚小說,能夠帶來純粹的幻想與閱讀樂趣,導演在拜讀之後非常著迷才決定著手改編。

「這部小說的氣息相當強烈,我非常喜歡故事裡營造出的夢境之感,能夠讓人全然置身其中,作品各方面的質量與重量都非常吸引我,所以當下我立刻決定嘗試挑戰看看。」

與原先期待的方向不大相同,以為會是類似《異星入境》的脈絡,沒想到從氣氛、設定、發展等所有細節都讓人無法停止思考,恢弘縝密的運鏡調度,虛幻美麗的自然環境,希望渺茫的生人性考驗,寬廣深遠的理論基礎,詭異危險的探索過程,高度智慧的生存故事,縹緲而致命,壯觀而離奇,挑戰的不只在觀眾的知識與想像力,也是我們對於當今科幻片的舊有認知,影后娜塔莉波曼的細膩詮釋無疑也是《滅絕》如此成功的主因之一。

 

「這部電影其實比我的原著更為超現實,結局改的震撼驚人,遠超越書中的情節設定,類似《2001 太空漫遊》一樣,人們多年後將會持續討論,它令人驚豔、荒誕離奇,壯觀美麗又極為恐怖,並且張力十足,會讓觀眾在看完之後身心持續縈繞著悲傷和痛苦。」

也許是因為翻譯使然,當時讀到 Jeff VanderMeer 的《遺落南境:滅絕》小說時有些難以下嚥所以沒有太深的印象,但同樣也是作家出身的 Alex Garland《滅絕》改編的非常高明,從兩條故事線緊密交織,一條捕捉 Lena 與 Kane 過去的婚姻生活,一條則以 Lena 追隨著 Kane 的腳步尋求解答為主軸。Kane當初為了執行祕密任務,突然從人間蒸發長達一年之久,一日突然出現家中,言行卻像是換了一個人,更無端面臨了多重器官衰竭而陷入昏迷,Lena 為了拯救自己的丈夫,自告奮勇投身下一次的行動,然而過去從未有人活著脫身。

願意踏入「微光 The Shimmer」的人大多都是所謂的「瑕疵品」,人生已經走到一無所有,在自我毀滅與自殺之間抱著各自的理由聚集於此,這些人見識到一株植物能生長出各種品種,也發現鱷魚的血盆大口裡同時出現了鯊魚的牙齒,目睹 Kane 錄製的影片裡人體有著不名條狀物體在流動,植物會長成人形,熊會發出曾經殺害的人的聲音,讓與世隔絕、失去記憶和時間讓小隊成員各個身心都飽受煎熬,而微光更像是一面更黑暗的意若思鏡,放大每個人心底深處各種的絕望,也誘發了潛藏在基因裡的毀滅因子。

 

原來,在「微光」籠罩的區域裡,能絢麗的色彩能折射一切有形物質,包括人類的基因,但同時也被扭曲了。

有人說微光暗指憂鬱症等心理疾病,讓所有組員的理性都逐漸消失;也有人說微光隱喻的是我們的主觀認知,妄想以管窺天合理化眼前的異象;無論最合理的解釋為何,這些無法觸摸的未知恐懼衍生出絕望,都在一步一步吞噬進入此區域的生命體,因為人類的細胞和基因滿是缺陷,而外星力量像病毒一樣從我們最脆弱的部分入侵,接著蠶食鯨吞,直到複製出一個全新的個體,有些會視為突變,而有些則稱作進化。

「它就在我體內,跟我們不一樣,跟我們不同,我不知道它想要什麼,或者它是否想要任何東西,但它會成長,直到涵蓋一切,我們的身體與心靈會被分割得非常微小,直到徹底消失,滅絕。」

耐人尋味的是,劇情所及一切的過程皆從 Lena 的主觀視角述說,因而讓過程與結局都保留著值得觀眾思考的開放可能。就我個人的解讀而言,Lena 與不明生命的肢體接觸,進而映照出瞳孔閃爍的奇異光芒,還有結尾面對 Kane 提問的不置可否,都暗示著原本的她也被同化,而且外星生物正在不斷的進化。

看到網路上有篇文章分析得相當有趣也深具說服力,他說,研究人員最後詢問 Lena 那詭異的人形生物是否為碳組成的,Lena 只回答一句我不知道,但燈塔外所圍繞的白色透明的樹木極有可能為水晶構成,暗示這些未知生物是科幻小說中時常被拿出來探討的「矽基生物」,而且矽基生物無法適應多水的環境卻能承受高溫燃燒。

 

如果你對「克蘇魯神話 Cthulhu Mythos」有點涉獵,一定能在看到《滅絕》瞬間聯想起 H. P. Lovecraft 在 1927 年所撰寫的短篇故事《The Colour Out of Space》,中文翻成《星之彩》或《來自外太空的顏色》,發生於時常出現克蘇魯神話的故事中麻州的虛構城鎮 Arkham,DC 漫畫與電影裡蝙蝠俠高譚市的 Arkham 精神病院就是為了致敬 Lovecraft 而命名。

Lovecraft 的故事由一顆從天而降的隕石開始,有人聲稱它夜裡會發光、能吸引閃電,更為奇妙的是,改變了週遭的植物樣貌、動物行徑、昆蟲生態,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開始精神錯亂,喃喃尖叫著空氣、水中都有無以名狀的東西在流動,花草開始發光、家畜外型產生恐怖的變化,接著碎成灰色的粉末,連人都無一倖免。一旁的井底閃爍著惡魔般的未知色彩,有不屬於地球上的生物在吸吮生命、燃燒火焰,接著吞噬了整塊土地,突然間,散發詭異邪惡的異星光芒,衝向雲層,最後消失在無邊的夜空,卻並非船過水無痕的回歸平靜。

一樣是隕石墜落,一樣有看似流動又充滿超越自然色彩的光芒,一樣造成了動植物的變異,最後文崔絲博士噴出的強烈光束,還有貫徹整部電影裡對未知的恐懼、對超越人類科學所能解釋自然力量的敬畏,卻帶著更美麗懾人的末日毀滅之感。

 

「對劇情所知越少越好,《滅絕》有自己的模式,只需要觀眾去除成見,這部電影會翻轉你的認知,唯一的準備就是請帶著一個開放的心態,隨著劇情探索,看看故事將結束在哪裡,又會帶你去哪裡。」

上到哲學概念生物知識,下到美術設計藝術指導,圍繞著一群聰明的角色,做出高智慧的反應,猶如微光的致命吸引力緊緊抓住觀眾,就是看完想馬上找人討論的一類作品,你會需要沈澱思考幾天,也需要搜尋許多資料,但就是無法擺脫導演精心佈置的餘韻,心甘情願讓腦袋縈繞在連結「人」與「未知」之間的恐懼和微妙,不停咀嚼從未冒出過的邏輯脈絡,反覆沈浸在綺麗致命的詭異氛圍。

在宇宙間如塵埃般的我們始終都極為渺小而無知,超越人腦認知的龐大力量沒有不存在的理由,而 Alex Garland 的《滅絕》將經典的克蘇魯神話真正昇華至人心恐懼的深淵。

 

 

〖延伸閱讀〗

【電影X小說】異星入境 Arrival 與妳一生的預言。

【電影】銀翼殺手 2049,每個贗品都藏有真實的一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tin 的頭像
Kristin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