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看《戰爭與和平》只是一個簡單的冒險故事,而有些人光憑著口香糖的包裝紙就能解開宇宙的秘密。」

Some people can read War and Peace and come away thinking it's a simple adventure story. Others can read the ingredients on a chewing gum wrapper and unlock the secrets of the universe.

  ─ ─《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雖然劇情老套不出所料,現實世界裡的人物性格相對平板,卻真正達到了雅俗共賞的境界,高超的抓住各年齡層的觀眾,連大亂鬥的場面都復古的熱血沸騰,令人大呼過癮。有人說《一級玩家》太過單薄,其實如同故事的主軸,人們為何會沉迷於虛擬遊戲,因為在電玩的世界,每道關卡、每條性命、每個步伐、每個動作、每個暗示都有其意義,有時更是破關的線索,因此玩家必須聚精會神心無旁鶩的「活在當下」。

販售回憶是當今電影屢見不鮮的通病,然而這部作品卻將此一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去蕪存菁,再添加了許多全新的元素,應該也只有 Steven Spielberg 這種等級的導演能橫跨東洋西洋、穿越數十年間的遊戲動漫和電影中各個怪獸與人物的版權,在一部作品中真正齊聚一堂,拍攝成懷舊創新又言之有物的科幻大片。

 

預告裡說著,世界上的人們已經放棄了解決問題,轉而在「綠洲 Oasis」裡尋求生活重心與精神寄託,因此整部電影前後調性有些差異,前半段帶著些許無奈與哀傷,真實世界的貧窮殘破對比著虛擬世界的虛幻華麗,而後半段穿梭在兩個國度之間,爽快且誠意十足的伸張正義,集合眾人之力扳倒黑心企業,如果想解決問題、拯救人類,不能光是等著仰賴超級英雄的特殊能力,而是人人都需要出一份力。

綠洲讓人見識到受限的確實只有我們貧乏的想像力,戴上 VR 裝置的剎那,每個人帶著各自的理由、隱身於自己命名的代號、打扮成理想的型態,隨心所欲的探索著奇幻縹緲的世界,你我都不再是被他人眼光定義的樣貌。但也正因為人人都沉迷於綠洲,有的渴望救贖、有的逃避現實、有的利慾薰心,有的則是真正享受遊戲競賽的刺激。

從無到有一手創辦這個虛擬世界的怪咖工程師 James Halliday 一生不擅與人交際,外表貌不驚人,更對交友戀愛等複雜人心不得要領,憑著填補生活空虛的動漫電玩與電影,傾注畢生心血將自己的熱忱、信念、赤子之心和人生中過不去的遺憾深埋於遊戲當中,等待一個真正懂的為遊戲而遊戲的玩家解開自己設下三道關卡,找到真正的彩蛋。

 

對某些人而言,可能遊戲是一個能夠短暫逃離現實折磨的桃花源,但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虛擬世界也建立於真實世界之上,相互依存牽一髮而動全身。James Halliday 精心深埋了三把鑰匙,並錄製一段影片對全世界的玩家發出訊息,凡是只要最先蒐集到三把鑰匙的人,便能擁有夢幻般的綠洲和難以估算的財富,世界各地的廣大使用者瞬間趨之若鶩,一場令全世界本末倒置、不擇手段、虛實交織的競賽就此鳴起槍響。

曾經玩過類似遊戲的人應該都能明白,要取得特殊武器或是隱藏寶物之類,重點永遠不再輸贏,而是要細心觀察關卡中的不尋常之處,有時需要逆向思考,有時需要完成任務,有時則需要仰賴第二個人的協助,這些都指向一個最重要的核心概念,到底我們對遊戲本身理解多少?

《銀翼殺手 2049》裡 Ana 隔著一道透明的牆對 K 說:「如果有真實的記憶,就會帶來真實人類的反應。」因為虛構之處都會反應創造者真實的一面,綠洲也是,想解開 James Halliday 的三道謎題,勢必得從他的一生和心態揣摩尋找所有可能的蛛絲馬跡。

 

為了挖掘遊戲的精髓,首先勢必需要享受「玩」這件事,不能抱著成見,不能患得患失,不能眼裡只有輸贏,不能只為了賺盡金幣汲汲營營,而是必須真正懂得樂在其中。

三把鑰匙緊牽著 James Halliday 的內心,其一,你必須向後退步,也就是逆向思考,回過頭來看看自己一路走來的痕跡,緊握的雙手裡失去了什麼得到了什麼,並暗示我們必須回顧 James Halliday 的生平。其二,勇敢跳出那一步,也就是自我突破,縱使電玩國度美到令人歎為觀止目眩神迷,也都必須從虛假裡挖掘真實,無論友情、愛情、正義,這份真實才是得以讓我們繼續向前邁進的動力。其三,在於合作與分享,綠洲從來都不應該是一個單打獨鬥的遊戲,能走到最後勢必得到許多人無私的協助,在金錢利誘下也遭受無數不擇手段的龐大威脅,玩家與玩家之間沒有勝負分別,唯有背靠著背、透過與他人共享,才能發揮這個遊戲的最大價值。

當然唯一的敵人只有一個隻手遮天的黑心企業,不可諱言其實非常單薄,結局也弱了許多,但是創新線上企業 IOI 執行長 Sorrento 的角色的設定其實相當有趣,特別是他過去在 James Halliday 身邊實習的那段影片,一個是真心熱愛著自己作品本質的創造者、藝術家,一個只是見錢眼開目光所及只有利益的庸俗商人,短短幾句台詞立見高下,我們也就明白 Sorrento 利慾薰心的的盲目讓他一輩子都無法真正理解遊戲本質,更遑論得到綠洲。

 

《一級玩家》裡看見的是時代的眼淚,能有多少感動取決於自身的年紀和過去的經驗,從《快打旋風》、《阿基拉》、《回到未來》、《金剛》、《鐵巨人》、《哥吉拉》、鬼娃恰吉都令人又驚又喜,印象最深刻的當屬見證《鋼彈》出現在這麼一部好萊塢的科幻鉅獻中,那瞬間的感動無以名狀,彷彿東洋西洋之間深不可測的隔閡在剎那之間弭平,輕鬆刺激的回到過去早已褪色的童年歲月。

有些人說這些琳瑯滿目像是只存在於上個世紀的角色搶走了電影本身的風采,但就個人而言卻看得非常過癮,這是屬於高齡 71 歲導演的童心,雖然主角在麥克風前大聲疾呼的感動無法和《美國隊長:酷寒戰士》隊長的一席演講相提並論,但達到了集結眾人之力的目的,眼花撩亂的虛擬人物、簡單直線的劇情套路,加上亂熱血一把的大亂鬥,文戲武戲都真正兼顧,平衡著商業電影往往缺乏的質與量。

原本打算採用《銀翼殺手》卻因為續集而被華納打回票,轉而使用 Stanley Kubrick 的《鬼店》橋段也並沒有相形失色,反而是個人覺得非常加分也最為喜歡的一幕,映入眼簾的大廳、耳熟能詳的旋律,心中默念著 237 號房、237 號房然後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都讓人按耐不住捧腹大笑,這些電玩梗、動漫梗、電影梗都是如此鮮明而活躍的存在著。

 

人走到後來都得學著返璞歸真,找回那曾經手握電玩的觸感、找回沉醉於遊戲世界裡的身影,那時的我們都是因為單純的「快樂」而深受著迷,至於電影裡真正的彩蛋是什麼?

我想,就是從虛擬世界反思現實,從遊戲本質回歸自我,學會分享、學會合作、更學會取得生活與娛樂的平衡,在追逐鑰匙和彩蛋的這些過程裡,再再讓人體會到最重要的始終都不是結果,我們也許會於遊戲中獲得意想不到的體悟,但或早或晚都得腳踏實地的應用在沒有代號、沒有偽裝、沒有武器的真實生活,畢竟這裡才是可以讓我們好好吃一頓飯的地方。

《一級玩家》是一封獻給宅世代的浪漫情書,不能說是帶著貶義的宅,以前選擇讓電玩填補童年時光,是因為對於孩子而言,虛擬世界遠比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來的簡單容易許多,也更能獲得在學校、父母面前所得不到的成就感,但即使這是 James Halliday 創造「綠洲」的初衷,卻也留下揮之不去的人生遺憾,最後是他想說的也好、是史蒂芬史匹柏希望傳達的也罷,人們不應沈迷於虛擬世界的似幻似真,逃到後來依然得回歸無所遁形的現實社會,縱使一場遊戲無法解決人類根本的問題,至少讓再平凡不過的青少年開始跨出一步,勇於面對真正的困境。

 

2018 年 4 月 12 日補充。

其實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討論《一級玩家》小說與電影之間的差異性,因此文章中都避免提及,但當時看到有人因為覺得讀了原著之後改編電影非常難看,認為我沒讀小說所以才會幫電影護航,又因為連假期間的關係手上事情還沒忙完,所以至今沒時間好好解釋,讓我心裡一直耿耿於懷。

《一級玩家》的小說出自於美國作家 Ernest Cline 之手,2011 於美國出版,台灣在 2012 由麥田發行繁體中文版,一本反烏托邦的科幻小說,虛擬電玩拯救世界的設定,主角又相當 YA 的是青少年,書籍簡介還寫著「一份沒有繼承人的億萬遺產,一個無所不能的神奇空間,橫跨虛擬與真實,超越愛情與友誼的終極夢想」,老實說真的不能怪我在史蒂芬史匹柏決定執導前確實一點都沒有拿起來翻閱的興趣,但一讀之下才發現自己實在目光如豆見識淺薄。

其實分析了不少改編電影和原著的作品,想法也漸漸產生改變,其一,電影和小說的訴求絕對是不同的,一個是視覺產物而一個是想像產物,沒有篇幅與時間仔細鋪陳,也必須為一無所知的多數觀眾簡化劇情。其二,在幾種狀況之下不要預期後者可以完全具象前者用文字塑造出的世界,通常是架空世界如《魔戒》、奇幻冒險如《哈利波特》、系列小說如《黑塔》、龐大艱深和特別暢銷的作品如《達文西密碼》等,許多缺點都是非戰之罪,或許也可以說我們期待方向錯誤,當然還是有不少書迷影迷都沒有失望的精彩作品,但重點還是要取決於導演訴求和電影定位。

而至於個人會讚賞《一級玩家》的電影,除了 Ernest Cline 同時擔任編劇之一,也在於史蒂芬史匹柏清楚明白要如何透過畫面說故事,平心而論原著小說的宅度非常高,要將經典影視作品、電玩遊戲全部放在三個小時之內勢必需要經過去蕪存菁的過程,版權因素以外當然還是在於成本與觀眾共鳴考量。

雖然電影與小說大致上架構雷同,卻是全然不同的感受,書中都以主角的觀點出發,顧及深度與條理帶著讀者勾勒出這個虛實交織的世界和身歷其境的體驗,尋找鑰匙的過程較為波折也合理卻沒有電影這麼緊湊刺激、目眩神馳,劇組最初打算安插 Ridley Scott《銀翼殺手》而非 Stanley Kubrick《鬼店》的延伸故事,也在於這部電影曾經在書中佔有一席之地,更是「綠洲」創造者 James Halliday 的生平最愛的電影。

Ernest Cline 的小說無疑非常出色,厲害在不刻意塑造電玩世界卻寫出一段成熟壯觀的旅程,然而史蒂芬史匹柏的改編雖然無法呈現原著的精緻度和完整度,卻將三把鑰匙緊密連結了 James Halliday 的人生,關卡和彩蛋背後的意義為觀眾帶來的反思更甚前者。讀小說要以小說的角度思考,看電影則要站在電影的立場切入,只能說有些改編在於萃取故事精神,有些則是如實忠於原著,導演老派的敘事技巧很適合這個懷舊夢想,中規中矩卻深諳觀眾喜歡什麼樣貌的視覺饗宴,很難讓所有族群都心滿意足,卻也透過極為華麗的場面、熱血復古的大亂鬥、無數熟悉的電玩人物,流暢而刺激的抓住了絕大多數人們的味蕾。

 

 出版社:麥田出版

 出版日期:2012/04/29

 博客來:《一級玩家》

 

 

 

〖延伸閱讀〗

【電影】滅絕 Annihilation,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恐懼。

【電影X小說】異星入境 Arrival 與妳一生的預言。

【電影】銀翼殺手 2049,每個贗品都藏有真實的一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tin 的頭像
Kristin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