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真正為你的孩子做些什麼?」

What would you really do for your kids?

   ─ ─ 導演 John Krasinski

《噤界》的情節設定、氣氛營造都非常特別,故事緊湊、流暢刺激、訴求單純,沒有冗長的鋪陳直接切入主題,結尾收得鏗鏘有力,網路上不乏批評認為劇情漏洞百出,但有一種質疑就有一種解釋,是否合理還是自由心證,只要不去深究細節自然可以融入故事當中。

導演曾說這是以家庭為主軸的電影,恰好帶著驚悚元素,由於只是類似《怪奇物語》第二季的駭人怪獸,因此驚悚程度其實不高,但從寂靜無聲到各種音效造成的壓迫卻相對放大到令人窒息,帶出觀眾心底的深層恐懼,處於一個不容許發出聲響的世界,我們又該怎麼存活?

 

猶記得前陣子觀賞的《電影配樂傳奇》中曾提到,音效與配樂可以放大直覺感受,同時強調視覺的效果,畫面本身無法命令觀眾如何感受,聽覺卻足以操控我們的大腦,《噤界》就是一部善用這種感官元素的電影。

誠如片名 A Quiet Place 所示,被未知生物秋風掃落葉的世界不再響起人聲的嘈雜,萬籟陷入死寂,咬牙苦撐至今僅存的人類為數不多,此處棲身於廢棄農場的一家人還在努力設法求生,平時小心翼翼的透過手語和眼神溝通,日常中充斥的盡是靜默、漸趨急促的呼吸聲、赤腳踩在落葉上的沙沙作響,似乎連一絲風吹草動都充斥著肅殺氣息,深怕連微笑和心跳都會被聽見,因為只要一根針掉在地上就等同是待宰的羔羊。

一部寂靜卻不沉默的作品,從頭到尾不超過 90 句的台詞,導演與音效團隊巧妙掌握無聲勝有聲的訣竅,放大人們未知的恐懼,幾近無聲的環境裡反而讓觀眾的神經變得異常敏銳,透過鏡頭畫面帶領我們一步一步隨著這一家人打開視野。由於無法仰賴視覺,這些未知生物的聽覺出神入化,只要察覺到一絲聲音就會開啟獵殺本能,凡想活命就不能發出一點聲響。

 

萬籟俱寂的環境裡,再細微的聲響都格外引人注目,而只有黑暗的世界裡,再微弱的希望都代表光明佔上了風,這部電影令我如此喜歡的原因,在於彰顯偉大卻不矯揉的親情,無聲捕捉著家人間緊密自然的互動,也在於面臨毀滅卻依然生生不息的人類,即使無法阻止被怪獸殘殺的無數亡魂,卻還能夠迎接一聲劃破死寂的響亮啼哭,生命所帶來的喜悅更是令人動容。

這家四口透過手語溝通除了設法存活以外,也是為了天生聾啞的大女兒,因為過去一次的粗心大意,讓曾經命喪怪獸底下的小兒子成為一家人難以言說的共同傷痛。因為不再具備語言溝通的能力,多年來大女兒自責之餘覺得失去了父母的信任與關愛,小小腦袋總認為爸媽在意的大概只有僅存的其中一個弟弟。

日復一日安靜的煮飯、洗衣,無聲維持基本的日常起居,慢慢拼湊出整個家庭的完整樣貌,觀眾只見媽媽肚子一天比一天隆起,眼看預產期一天比一天逼近,男丁必須負責出去覓食、保護家園,也不禁擔心尚未出世的嬰兒必定會發出的哭聲與種種未知的變數。

 

可能因為本身就是夫妻的緣故,所以Emily Blunt 和 John Krasinski在鏡頭前的互動真實流露出夫妻同心的默契,感受不到其中一方說話份量較重,也看不到所謂一家之主的存在,會覺得在丈夫與妻子之間流動的是全然的信任和同等的尊重,即使無法言語,兩人緊緊並著彼此的肩膀,視線只揪著孩子們所在的方向,肢體語言與眼神流轉形塑出的盡是濃烈的愛昇華之後的樣貌。

當然無法否認 Emily Blunt 是整部電影足以如此成功的主因,真正發揮了自己的深厚實力,特別是獨角戲的部分,全然仰賴精湛的演技與張力十足的詮釋,讓人數度跟著她屏息、咬牙忍住同樣的劇痛,也替她捏了好幾把冷汗,同時看見她柔軟畏懼的一面,也被她為母則強的如炬目光深深撼動著。

這兩人尚未相識的時候,一個說自己最喜歡的愛情喜劇就是《穿著 Prada 的惡魔》,重播一百遍都只為了看她;一個說當初與朋友於餐廳談論著自己有多享受單身時,碰巧在此初相識了他,轉頭的瞬間便心知肚明眼前這位就是對的人,十個月後彼此皆淚灑於訂婚典禮。此份震耳欲聾的愛不只存在於銀幕前,也來自於說故事之人的視角,John Krasinski 將 Emily Blunt 美麗堅毅的綠色雙眸、剛柔並濟的迷人特質,就連汗流浹背拚命壓抑的模樣都捕捉的閃耀動人,隨著導演的鏡頭語言,似乎全世界的觀眾都因此懾服在真實夫妻間、主角與掌鏡者間那份無所遁形的愛情。

 

「如果連孩子都保護不了,那算什麼父母?」

Who are we if we can't protect them?

整部電影最令人動容的還是親情的著墨,父親的一幕瞬間淚流滿面,其實更能說親情才是《噤界》欲傳達的理念,身處一個遭逢怪獸秋風掃落葉的人類存亡之秋,整部電影殘忍的情節不斷上演,然而這個家庭卻從未放棄希望,設法在寂靜無聲的環境裡抓住一絲微弱的火光,更沒有活在過去的傷痛中裹足不前,勇敢按耐呼之欲出的恐懼,這一吼,吼得撕心裂肺。

要相信爸爸,爸爸永遠會保護你。聽著,你媽媽需要你的幫忙。我愛你,我一直都愛著你。子彈上膛、畫面陷入全黑時幾幕畫面幾句台詞依然不停在腦海裡縈繞,女兒赫然發現桌上散落各種失敗的助聽器實驗品,這些都是無法明說、難以名狀的親情之愛,父母運用智慧躲避怪獸的獵捕,並將臨危不亂的勇氣、樂觀積極的態度、防患未然的警覺心、隨機應變的反應力、明察秋毫的判斷力透過身教傳承給下一代,最重要的,還是帶著我們重新認識一個家庭在面對危險時彼此扶持的偉大力量。

 

「人們一直問我,到底為何想拍攝一部恐怖片?但其實我沒有,只是選了一部以家庭為主軸的電影卻碰巧有點駭人。當時讀到初步的腳本時 Emily Blunt 剛生完二女兒,我覺得這部電影可以給為人父母相當重要的啟示。」

John Krasinski 只花了三小時就弄清楚自己真正想拍什麼,因此劇本撰寫的過程並沒有耗費太多時間,Emily Blunt 是當初鼓勵他執導演筒的人,而在她讀了《噤界》的完整劇本後,更清楚建議先生除了自己別讓其他人演出女主角,他聽聞後笑著說,這是整個職業生涯中至今獲得最高的讚賞了。開拍的前一天,夫妻倆都陷入了恐慌,不知該如何著手,也不知該如何表現,因為有些過程真的會將人逼到發瘋,並非全程都充斥著陽光和彩虹。但 Emily Blunt 心底明白丈夫很多行為求好心切立意良善,而且他們深刻了解到,兩人合作才能發揮最大的創造力,雖然為一個全新的挑戰,卻也讓在婚姻生活之外發現了彼此不同的一面。

眼睛看到什麼是一回事,心裡感受到什麼又是南轅北轍,這部電影如此扣人心弦,就在於能寫出這個故事、拍出這種劇情的人對家庭價值和身為父母的心態極為成熟正面,縱觀備受推崇的現代恐怖片幾乎都已經跳脫單純恐怖片的格局,《噤界》不僅夫妻檔的組合吸引觀眾注意,還利用音效技術帶來刺激獨特的娛樂效果,一氣呵成的以簡單的架構和演員的魅力牽動細密如織的情感,更促使處於這些世代的泡沫之中的我們仔細反思愛與家庭難以撼動的本質。

 

 

 

〖延伸閱讀〗

【電影】滅絕 Annihilation,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恐懼。

【電影】聖鹿之死,血債血還的警世悲劇。

【電影X小說】夜行動物,神魂顛倒的異色童話。

【電影】母親!Mother!,一個重啟的黑暗聖經寓言。

【電影】哭聲,一念之間的善與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tin 的頭像
Kristin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