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真正為你的孩子做些什麼?」

What would you really do for your kids?

   ─ ─ 導演 John Krasinski

《噤界》的情節設定、氣氛營造都非常特別,故事緊湊、流暢刺激、訴求單純,沒有冗長的鋪陳直接切入主題,結尾收得鏗鏘有力,網路上不乏批評認為劇情漏洞百出,但有一種質疑就有一種解釋,是否合理還是自由心證,只要不去深究細節自然可以融入故事當中。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些人看《戰爭與和平》只是一個簡單的冒險故事,而有些人光憑著口香糖的包裝紙就能解開宇宙的秘密。」

Some people can read War and Peace and come away thinking it's a simple adventure story. Others can read the ingredients on a chewing gum wrapper and unlock the secrets of the universe.

  ─ ─《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雖然劇情老套不出所料,現實世界裡的人物性格相對平板,卻真正達到了雅俗共賞的境界,高超的抓住各年齡層的觀眾,連大亂鬥的場面都復古的熱血沸騰,令人大呼過癮。有人說《一級玩家》太過單薄,其實如同故事的主軸,人們為何會沉迷於虛擬遊戲,因為在電玩的世界,每道關卡、每條性命、每個步伐、每個動作、每個暗示都有其意義,有時更是破關的線索,因此玩家必須聚精會神心無旁鶩的「活在當下」。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俯視著我自己,我依然能看見大人體內住著一個小孩,小孩體內住著一個大人。我始終都是分裂的,儘管並不完全是我的錯。雖然是我自己選擇過雙重生活並成為有雙重心思的人,但別人老是喊我雜種,不這麼選也很難。我們國家本身也受到詛咒,也分裂為南北變成雜種,如果說我們是自己選擇分裂、選擇死在這場不文明的戰爭中,也只算說對了一部分。我們並未選擇讓法國人貶低我們,讓他們把我們分裂成北中南這不神聖的三位一體,也未選擇被轉手給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兩大強權,進一步分裂為二,然後又在一盤冷戰棋賽中被分配到戰鬥部隊的角色,這是穿西裝打領帶的白人在有空調的室內下的一盤棋。」

  ─ ─《同情者 The Sympathizer》阮越清

在中國市場漸漸碰壁之後,許多商人現在都將希望放在投資越南,但我們又對越南有多少理解呢?也許你會在很多美國主義下的電影書籍中認識到,越南是一個分裂過的共產國家,越南共產黨是當地唯一的合法政黨,越戰是一個美國八分為面子的荒唐戰役,卻沒有真正思考過這些歷史傷痕撕裂了越南深處和其人民的根本處境,更看見一樣無所適從的台灣悲哀。

雖然今年才過了快三個月,但這本 2016 年普立茲文學獎得主《同情者》卻極有可能成為 2018 年所讀到最喜歡的一本小說,429 頁最剛好的迷人厚度,透過戰爭的共通性打造出故事格局的時大時小、時遠時近,大到呈現大時代下毫無自主權的國家生存困境,凌駕於歷史、政治與種族之上,小到以一個間諜與私生子的內心自白發出真實而赤裸的疾呼,撼動了當今美國視角所奠定出的荒謬表象。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每天有地方可去的感覺,我嚮往人際關係、興奮感,我想接受挑戰,甚至想被需要。科技方面可能要花點時間搞懂,我得打給九歲的孫子才瞭解 USB 連接器為何,但我會弄懂,渴望學習。我曾讀到,音樂家不會退休,直到心中沒有音樂才會停止,我心中還有音樂,這點無庸置疑。」

  ─ ─《高年級實習生 The Intern》

在 Netflix 上重溫了一次之後才重燃寫文章的念頭,也在心底暗自想著,或許年輕個五歲十歲應該會非常喜歡這部電影吧。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便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便是對未知的恐懼。」

The oldest and strongest emotion of mankind is fear, and the oldest and strongest kind of fear is fear of the unknown.

  ─ ─ H.P. Lovecraft

憑著《人造意識》的成功從編劇跨足導演的 Alex Garland,全新科幻改編巨作《滅絕 Annihilation》因為被電影公司認為結局太過艱深不容易被觀眾接受,但製作團隊堅持不肯更改結局,因此在中國與美國以外的地區丟給 Netflix 負責發行,這也是讓人恨意最深之處。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隨著《E.T.》冉冉上升離開了地球,難以壓抑胸口激昂的情緒,《電影配樂傳奇 SCORE:A Film Music Documentary》是一部感動到令人掉淚的紀錄片,一段一段知名配樂大師的訪談,這是劇情的主軸,一幕一幕影史經典的片段,這是核心的靈魂,互補似的濃縮於一個半小時的畫面裡,喚醒我們的是當年愛上電影的強烈悸動。

電影之所以讓人感動在於故事,但是要能讓人產生雞皮疙瘩與刻骨銘心的震撼則需要仰賴音樂傳遞,配樂是另一種角度的詮釋,點石成金、推進劇情、填補空白、帶出餘韻、放大視覺效果,最重要的是畫面本身無法命令觀眾如何感受,但是身為一部電影的核心要素,音樂卻足以操控我們的大腦。

而當聽覺藝術與視覺藝術完美結合時,就是電影那亙古不朽的心跳聲。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總是擔心永遠無法擺脫過去,我們總是畏懼迎向未知的一切,我們總是害怕得不到愛、不被喜歡,和等不到成功的那一天。」

We're afraid that we will never escape our past. We're afraid of what the future will bring. We're afraid we won't be loved, we won't be liked. And we won't succeed.

  ─ ─《淑女鳥 Lady Bird

想起 Richard Linklater 的《年少時代》結尾以「時間的片刻抓住了我們」作結,人人口中常都掛著把握當下,但其實應該反過來思考。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聞是歷史的初稿。」

News is the first rough draft of history.

  ─ ─《郵報:密戰 The Post

今年獎片真是形形色色又處處令人驚喜,這部也意外的相當精彩,說實在以美國近代史為主軸的電影都不是第一時間能吸引目光的主題,但 Steven Spielberg 不愧是經驗老道的當代最偉大導演之一,不慌不忙有條不紊、緊湊流暢張力十足地說完整個五角大廈文件洩密一直到為第四權奮鬥的新聞界傳奇故事。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格爾曾經說過,悲劇不是對與錯之間的衝突,而是對與對之間。

As Hegel said, tragedy was not the conflict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but right and right.

  ─ ─《同情者 The Sympathizer》阮越清

想到最近在讀的 2016 年普立茲小說獎得主裡面這句話,當電影剛開始的時候,看板公司的年輕老闆手裡拿著一本小說,鏡頭刻意諷刺的帶到,叫作《好人難尋 A Good Man Is Hard to Find》,三張乏人問津的廣告看板一夕之間將整個小鎮鬧得翻天覆地,其實與其說《意外》裡沒有好人,不如說裡面沒有壞人,只是每個人人生字典裡的「正義」各個不同。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絕對不是一個世俗認知下的愛情故事,而會有相當奇特的發展,非常多位導演試著複製《蝴蝶夢》卻都以失敗作收,我很可能也是下一個砲灰,但這部電影一定會與眾不同。我相當沉迷於一些龐大的哥德式浪漫電影,特別是出於過去一些大師之手的作品,讓我最喜歡的莫過於這些完美結合了愛情與懸疑的迷人氛圍。」

  ─ ─ 導演 Paul Thomas Anderson

《霓裳魅影》也是一部難以一言以蔽之的電影,更是 Paul Thomas Anderson 精雕細琢的藝術品,導演開宗明義早早就預告,將會帶來一段挑戰觀眾世俗標準的愛情故事。一位幾近偏執追求完美的名裁縫師,一個愛到深處一無所有的鄉下女子,在看似華美亮麗的高級訂製服的魅影糾纏下,暗暗包裹著世俗認同的眼光,上流社會的偽裝,禮教品味的僵化,還有生活與情感的病態真面目。

陳粒的〈易燃易爆炸〉開頭兩句是,盼我瘋魔還盼我孑孓不獨活,而這部則是兩個人愛到瘋魔,愛到相殺,愛到孑孓不獨活,被時尚優雅精美包裝的歌德驚悚愛情故事,面前端上來的這一盤是毒藥抑或是美食,並不在於食物本身,而是在於吃下去的人需要從中獲得什麼。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