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爾曾經說過,悲劇不是對與錯之間的衝突,而是對與對之間。

As Hegel said, tragedy was not the conflict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but right and right.

  ─ ─《同情者 The Sympathizer》阮越清

想到最近在讀的 2016 年普立茲小說獎得主裡面這句話,當電影剛開始的時候,看板公司的年輕老闆手裡拿著一本小說,鏡頭刻意諷刺的帶到,叫作《好人難尋 A Good Man Is Hard to Find》,三張乏人問津的廣告看板一夕之間將整個小鎮鬧得翻天覆地,其實與其說《意外》裡沒有好人,不如說裡面沒有壞人,只是每個人人生字典裡的「正義」各個不同。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絕對不是一個世俗認知下的愛情故事,而會有相當奇特的發展,非常多位導演試著複製《蝴蝶夢》卻都以失敗作收,我很可能也是下一個砲灰,但這部電影一定會與眾不同。我相當沉迷於一些龐大的哥德式浪漫電影,特別是出於過去一些大師之手的作品,讓我最喜歡的莫過於這些完美結合了愛情與懸疑的迷人氛圍。」

  ─ ─ 導演 Paul Thomas Anderson

《霓裳魅影》也是一部難以一言以蔽之的電影,更是 Paul Thomas Anderson 精雕細琢的藝術品,導演開宗明義早早就預告,將會帶來一段挑戰觀眾世俗標準的愛情故事。一位幾近偏執追求完美的名裁縫師,一個愛到深處一無所有的鄉下女子,在看似華美亮麗的高級訂製服的魅影糾纏下,暗暗包裹著世俗認同的眼光,上流社會的偽裝,禮教品味的僵化,還有生活與情感的病態真面目。

陳粒的〈易燃易爆炸〉開頭兩句是,盼我瘋魔還盼我孑孓不獨活,而這部則是兩個人愛到瘋魔,愛到相殺,愛到孑孓不獨活,被時尚優雅精美包裝的歌德驚悚愛情故事,面前端上來的這一盤是毒藥抑或是美食,並不在於食物本身,而是在於吃下去的人需要從中獲得什麼。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觸摸不到你的形狀,因為你包圍了我,我的雙眼因你而溢滿了愛,我的內心因你而變得柔軟,你的愛無處不在。」

Unable to perceive the shape of You, I find You all around me. Your presence fills my eyes with Your love, It humbles my heart, For You are everywhere.

  ─ ─《水底情深 The Shape of Water

耗盡上帝所有層次的湛藍,抽離人間陰鬱垂死的渺小,深不可測的水底萬物為此而靜止,透明的泡沫柔和沐浴在這道光芒週遭,輕舞旋轉再散開冒向上方的水平面,靜靜閃耀著永恆的光芒,一旁寒冷的黑暗不動聲色,隔絕了整個塵世的紛擾庸俗,這是愛情最純淨而懾人的樣貌,兩個孤獨破碎的靈魂毫無掩飾的深深一吻,為彼此而生,為彼此而死,猶如水般柔軟填補千瘡百孔的軀殼,為彼此而完整。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知道為什麼我最喜歡這棵樹嗎?因為它倒了,卻還是繼續生長。」

You know why this is my favorite tree? 'Cause it's tipped over, and it's still growing.

  ─ ─《歡迎光臨奇幻城堡 The Florida Project

其實有點意外並不如預期中的喜歡上《歡迎光臨奇幻城堡》,作品本身當然無疑水準之上,是值得反覆咀嚼仔細品味的電影,在孩子童言童語的笑聲裡揭露成人世界的殘酷失序,天真無邪的舉止中流瀉出 Sean Baker 的人文關懷,雖然導演無意於博取觀眾對於角色的認同和對於海莉的同情,卻以樂觀多彩、充滿幻想的迪士尼城堡強烈對比著難以教化、絕望傾頹的大人國度,真實刻劃出這些曾經鑄下錯誤的社會底層永無翻身之日的困境和未來。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國人啊,他們渴望有崇拜的對象,也需要有唾棄的目標,而這些討厭我的人總說『嘿 Tonya,講實話啦』,但這個病態社會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實話。」

America. They want someone to love, but they want someone to hate, and the haters always say.“Tonya, tell the truth!”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truth. I mean it’s bullshit.

  ─ ─《老娘叫譚雅 I, TONYA

比起這陣子同樣是運動主題,沒有一個議題到位也沒什麼在打網球的《勝負反手拍》,繞著主題打轉卻都沒有切入核心,個人非常喜歡這部帶著黑色幽默又誠意十足的傳記電影,在溜冰與生活之間的比重都很適中,也深深愛上裡頭瀟灑率真、演技突破又跳脫形象的 Margot Robbie。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沒打她,沒這回事,胡扯,我沒打她,我沒有,(把水瓶丟到地上),喔嗨,馬克。」

I did not hit her. It's not true. It's bullshit! I did not hit her. I did not. (throws water bottle on the ground). Oh, hi Mark.

  ─ ─ 《大災難家 The Disaster Artist

從成癮般的大笑、重複不停按下播放預告開始,很少有獎片可以讓人如此開懷又抒壓,《大災難家》神還原讓人在捧腹大笑之餘也徹底五體投地,矛盾突兀、違和極致到無以復加的 2003 年影史爛片《房間 The Room》歪打正著的憑著口耳相傳搖身變為另類神作,當今的頂尖導演一字排開也沒人能拍出這種電影,然而這樣災難瘋狂的拍攝過程卻在今年成就了一部精彩幽默的改編傳記,簡單直線又諷刺討喜,實在是令人拍案叫絕。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年經歷了一陣子文學改編電影的低潮時期,多部都雷聲大雨點小,甚至被到體無完膚慘不忍睹,而今年才開始半個多月,就觀賞兩部非常出色的改編電影,一部莫屬今年奧斯卡熱門《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而另一部就是 2013 年榮獲法國文壇最重要的龔古爾 Prix Goncourt 文學獎的同名改編作品《天上再見 Au Revoir Là-Haut》,出自於法國當代犯罪小說大師皮耶勒梅特 Pierre Lemaitre 之手。

去年翻開書本後那週都死活抱著不肯放下,小說相當符合個人的閱讀喜好,終於盼到了金馬開出佳評的電影正式在院線上映,演而優則導的 Albert Dupontel 在既有架構之外,綻放出另外一種不同於文字本質的衝突畫面,在紙上的繁花之中再生視覺的繁花,在幻想的夢境的之上再現真實的夢境。

猶如席慕蓉筆下宛如煙火的頃刻,在生命的狂喜與刺痛之間,在世界的荒謬和瘋狂之間,在人性的愛恨和殘酷之間,呢喃著天上再見。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時候,老天總能狡猾的發現我們的弱點。」

And when you least expect it. Nature has cunning ways of finding our weakest spot.

  ─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Call Me By Your Name

我們看過《斷背山》的悔恨壓抑,我們走過《模仿遊戲》的孤獨哀悽,我們跨過《因為愛你》的掙扎抗拒,我們也經歷了《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成長蛻變,而如今終於坦然迎接《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到來,一年褪去一層不必要的偽裝,如果說同志電影不同之處在哪,那就是彼此心底最深處的情感和欲望本質,在人與人最親密的互動之間,帶著理解和釋懷宛若灑下一種你我生命的救贖。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高空俯瞰被染成鮮紅的塞納河,順著蜿蜒曲折的河道汩汩流動,宛如年輕世代滿是憤怒的血液,滿腔躁動的求生意志,彷彿抗議著巴黎的冷漠,哀悼著逝去的靈魂,那不是人們記憶中流動的饗宴,也不是玫瑰色的美好年代。

身為坎城影展的評審團大獎、代表法國角逐本屆奧斯卡外語片的《BPM 120 battements par minute》是一個相當寫實殘酷而悲哀沉重的故事,在 1990 年代的巴黎,每年平均都增加六千名感染愛滋的病患,那時候同志平權意識高漲,然而愛滋病毒卻迅速蔓延,對於這樣的現代瘟疫,政府選擇漠視、世人百般歧視、同性戀者恨不得切割,最無奈的是,抑制病情的藥物受企業壟斷,面對嚴重的副作用,藥廠更隻手遮天的隱瞞臨床實驗結果。

這一群受愛滋病所苦的族群宛如被上帝遺棄的生命,面對自己逐漸凋零的軀體和視若無睹的社會,只能串起同病相憐的將死之人設法喚醒世人的共鳴,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轍。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將戰鬥到底,我們將在法國作戰,我們將在海上和大洋中作戰,我們將具有愈來愈大的信心和愈來愈強的力量在空中作戰;我們將不惜任何代價保衛我們的島嶼。我們將在海灘上作戰,我們將在登陸點作戰,我們將在田野和街頭作戰,我們將在山區作戰,我們決不投降。」

We shall go on to the end. We shall fight in France, we shall fight on the seas and oceans, we shall fight with growing confidence and growing strength in the air, we shall defend our island, whatever the cost may be. 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 we shall fight on the landing grounds, we shall fight in the fields and in the streets, we shall fight in the hills,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 ─ Winston Churchill

原本在《贖罪》、《傲慢與偏見》和《安娜卡列尼娜》都是很喜歡這位導演 Joe Wright 的,直到前年《彼得潘》莫名出現之後決定要開始觀望他接下來的作品,平心而論,《最黑暗的時刻》絕對是一部非常難拍的傳記電影,除了邱吉爾本身的爭議評價之外,二戰時期的英國議院政治鬥爭主題,不但無法呈現另一端西歐戰線的精彩度,可想而知也會缺乏吸引觀眾的故事性。

文章標籤

Krist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